2018.04.09 诗魂有道

一六二零年九月的一个晚上,
薄薄的阴雾吞噬了月光。
一群人带着面包、淡水和盐,
悄无声息地登上了一艘帆船,
他们从容地解缆、起锚、扬帆,
驶离了静悄悄的普第茅斯港。

此前的近两百年,
飞旋的世界已激情飞扬。
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
麦哲伦完成了环球之行,
世界再不像远古时代那样地老天荒。
这艘叫“五月花”的航船,
追寻着哥伦布和麦哲伦的航向。

在古老的英伦三岛,
他们是贱民般的贩夫走卒卑微艺匠。
但他们同为上帝虔诚的子民,
在耶稣的神龛下手捧着《圣经》,
倔强地举起与十字架一样沉重的信仰。

别了,英伦三岛,
我的家园已迷失了神降。
别了,我在兹念兹的故土,
我的救赎和重生在未知的远方。
主啊,原谅我们悄然的不辞而别,
我们就要去新大陆寻觅你永恒的神光。
这一百零二名一名不文的新教徒,
是华盛顿、杰斐逊和佩里的先祖,
是林肯、罗斯福和麦克阿瑟的师长。

三个月的航行九死一生,
踏平了多少不堪回首的惊涛骇浪。
穿越死亡的旅程何其漫漫,
但无可抗拒的自由的召唤荡气回肠。
啊,新大陆已在脚下真实地存在,
英伦三岛的残月催生出了新世纪的曙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