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8 诗魂有道

一路向西,
心中溢满欢喜。
那里有雅典和罗马,
失明的荷马曾漫步于特洛伊。
《伊利亚特》和《奥德赛》史诗,
装扮出伯罗奔尼撒不凋谢的花季。
男人在奥林匹亚裸体运动,
如花女人在战火中飘荡着裙裾。
那是一个盛产英雄的黄金时代,
为人类的黎明留下了传世彩笔。

一路向西,
直面血腥的恐惧。
尼罗河畔的金字塔,
以匪夷所思拷问着人类的经验与智力。
伴随着一次又一次的月落日升,
已成木乃伊的法老似在匀称呼吸。
埃及艳后永远不老,
十字军东征踏响了笃笃马蹄。
拜占庭王朝一朝覆亡,
鲜血浸透了君士坦丁堡和迦太基。

一路向西,
耶路撒冷尽收眼底。
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圣血横流,
摩西率领四十万人出埃及摆脱奴役。
奥斯维辛有几个犹太人生还?
哭墙前人头攒动从未干涸泪滴。
战争的杀戮伴随文明一路走来,
专制独裁是人性不共戴天的死敌。

一路向西,
八百年的《大宪章》未干墨迹。
帝王臆想着“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从不在意公权与私权的边际。
契约成为了人们别无选择的选择,
唯有契约能够制止卑鄙的觊觎。
感谢亚当•斯密,潘恩和杰弗逊等先贤,
天赋人权的普世价值为文明大厦奠基。

一路向西,
俄罗斯的金秋满满诗意。
从莫斯科到圣彼得堡,
绮丽风光与深厚历史辉映交替。
休言什么开疆拓土的丰功伟业,
别再炫耀皇苑宫殿的雄伟壮丽。
在普希金和莱蒙托夫的国度,
“诗者在帝王之上”,这才是绝对真理!

一路向西,
向西,向西,为的是归去来兮。
世界早已不是过去的世界,
人类已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
历史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舞台,
曾经的不可一世如今去了哪里?
盛极而衰,否极泰来,
哪个古今圣人能将这一铁律违逆!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