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22 诗魂有道

——回望改开四十年(之一)

有谁还记得卢新华?
四十年的岁月恍若烟云。
走过漫漫的黑铁时代,
谁的心中没有深痛的伤痕?

猩红的时代无异于蛮荒,
失智疯狂后无奈地沉沦。
时光如梭,逝者斯夫,
拿什么去祭奠我永逝的青春?

卢新华是一代人中的幸运儿,
懵懵懂懂地步入高等学府大门。
学院里的世界别有洞天
浓浓的书香五彩缤纷!

同龄人注定是悲催的一代,
疾驶的末班车冰冷无情。
耽误了就是永远地错失,
于事无补冷峻的冰凌。

严冬后的春日姗姗来迟,
泣血的文字率先苏醒。
醒来的文字如刀似剑,
车裂凌迟失血断脉的精魂。

《伤痕》犹如燎原星火,
同龄人的创口集体血奔。
中国啊,你的过往何以言表?
莫非这难愈怆痛是箴言般的宿命!

2018年4月22日

卢新华

四十年前复旦七七级中文系卢新华的一篇短篇小说《伤痕》,拉开了反思文学的序幕,这类作品也因此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伤痕文学”。谨以此诗纪念那个时代。
卢新华现客居美国,同时也是国内某大学客座教授。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