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治维新”一百五十周年记

2018.05.01 诗魂有道

一八五三年六月三日,
西太平洋激流奔腾。
沉睡千年的东瀛诸岛,
迎来了划时代的黎明。

横须贺刚刚睁开惺忪睡眼,
便撞上了魔煞般的美利坚水兵。
一位赫发碧眼的男人浴风而立,
他就是马修.佩里将军。

甫一交手武士们丢盔卸甲做鸟兽散,
哇,这是一个更加强悍的崭新文明!
放下身段和尊严挂起白旗吧,
这不丢丑,在崭新文明前俯首称臣。

签订《日美亲善条约》,
全面开放,开启紧闭千年的岛国大门。
日本民族必须洗心革面脱胎换骨,
武士道的忍者在血与火中浴火重生。

目光朝东,面向太平洋的激流汹涛,
苍茫的大海上翱翔着矫健的雄鹰。
渴望辽阔,渴望汹涌,渴望进取,
只有大海的风云日睹日新。

泱泱帝国的母体脐带早已千疮百孔,
切勿让魔咒般的附体借尸还魂。
流经黄土地的大河已然垂垂老矣,
老态龙钟的昏聩还能做谁的先生?

一八六八年明治天皇登基上位,
东瀛史无前例地开启了立宪新政。
德川幕府时代就这样永远作古,
农耕文明的封建社会悠成远逝背影。

“黑船事件”给大和民族上了深刻一课,注1
一个进取的民族不可能紧闭大门。
更何况这里是大洋中漂泊的孤岛,
没有举国大开放只有没落的沉沦。

新生的君主立宪制青春洋溢,
络绎推出《政体书》、《五条誓文》。
菊花与刀获取了最大的公约数,
全民共识:富国强兵置产兴业开化文明!

脱亚入欧成为决绝的文明取向,
不再痴迷语焉不详的博大精深。
岛国的危机时时面临亡国灭种,
置之死地的嬗变方才可能绝处逢生。

国家主义成为帝国的唯一选择,
武装到牙齿锤炼出现代新军。
大和丸号的狼烟遮天蔽日,
死死盯住近邻以狼一样的眼睛。

欧美宫廷的优雅华尔兹日以继夜,
实业兴邦的渴望植根于野麦岭。
吞噬青春的纺织机不相信眼泪,
强国梦的步履昼夜兼程。

开发民智现代新学遍地开花,
早稻田等翘楚高校应运而生。
陆军士官学校竖起了醒目的旗幡,
走向海域以邻为壑改写仄逼的命运。

一八九四年秋天的黄海波危云谲,
万顷波浪后面闪烁着贪婪的眼睛。
号称亚洲第一的北洋水师外强中干,
五个多小时的交火便船损舰沉。

一九零四年冬天的辽东半岛,
世纪初的北风刺骨的阴冷。
不可一世的北极熊完败于撮尔小国,
旅顺港与对马海留下了巨大坟茔。

十年间打败两个相邻的大国,
弹丸之国的崛起不乏壮怀血腥。
明治维新与戊戌变法南辕北撤,
历史回望着激动人心的百年风云!

明治维新是发生在十九世纪六十年代至九十年代的日本变革,通过这场全方位的社会变革,日本由一个封建岛国迅速蜕变为一个现代军国主义强国,并于一八九四年的甲午海战和二零零四日俄战争,打败了两个相邻的大国。也正是由于举国体制的军国主义,给亚洲和世界带来了巨大灾难。

注1“黑船事件”指一八五三年六月,美国海军登陆横须贺,洞开日本孤岛大门,促使日本全面效法美欧,开始全方位变革的历程。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