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2 诗魂有道

一个世纪前那场骤降的冷雨,
浇噬了古老文明的血精。
广场上躁动的青春呐喊,
弥漫着悲壮惨淡的血腥。

突如其来的巴黎辱约,
唤起了百年封冻的激情。
赵家楼冲天的怒火,
改变了中华民族现代的行程。

德赛二君艰难登场,
便在乱象混沌中流于奔命。
救亡压倒了一切,
启蒙无奈地让位于图存。

太过古老的悠久文化,
像垂垂老者痛苦呻吟。
积贫积弱的祸患,
成了她难辞其咎的罪名。

脏水必须倾倒,
哪怕盆中尚有咿呀的孩婴。
割袍不惜断义,
凤凰涅槃要的只有激情。

有谁能为老者声辩?
辜鸿铭王国维们孤独失音。
有谁能妙手回春刮骨疗伤?
散沙的归往只能听天由命。

军阀枭雄粟中玩火,
政客奸贼走马掌灯。
谁都高唱着救国神曲,
高调中藏匿着多少龌龊祸心?

集权专制被祭为乱世宝典,
自由民主成了牺牲的祭品。
硝烟焚坑了忠孝仁义,
成王败寇取向一锤定音。

一个世纪的血泪如泣,
千秋功过还需再评。
枯木逢春还能新芽再绽,
断流之泉何时淙淙畅行?

转了一圈又重回原点,
盛世怎续尚有艰难使命。
创痛心殇当成国师,
奋发突进祭慰历史烟云。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