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1 南人,等 极地文化工作室

抚摸你之前早已抚摸过别人
这让一只肆无忌禅的手开始谨慎起来
在谨慎中等待又一次肆无忌禅
摸向所有想抚摸的地方

而当这只手伸向你的时候
你见过烧着的木柴碰到水时的样子吗
它先是冒出滋滋的白烟
很快就会变成一块木炭
很快就会碎
你还会将它接住吗

递给你的玫瑰呢,就是换一只手换一个角度递给你
它也会给你讲起几年前的另一只手另一个角度另一支玫瑰

注视你的眼神呢,还是那么深情吗
你说从我的眼睛里能看到你自己可你看看
我的眼睛里是两个人不是一个你看看四周除了你我并没有他人
可就有另一个人站在你的旁边跟你一样的可爱又一样的可怜

说给你听的话呢,早已说给别人听过
吻着你的嘴唇呢,早已吻过别人

我们要不要有个孩子呢
它从被第一个孩子玩过的操场向我们走来
去玩别人玩过的玩具去上别人上过的幼儿园
去叫别人叫过的爸爸

除了这些
我又能拿什么去爱你呢,亲爱的

如果你不嫌弃如果你不恐慌
我还有一副骨架呢
要不就让我们拥抱一次

这种骨头与骨头的拥抱
我发誓是以前没有过的
哪怕因为这次拥抱
我们会全身散落甚至碎裂
跟尸骨无异

你肯不肯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