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6

近年经常来到首尔工作兼游乐,除了一般正常餐食以外,另一样最喜欢的食物,就是这里便利店推出,林林总总不同款式口味的“三角紫菜饭团”。当独个儿生活,晚了有一点饿,但一个人却难以叫外送炸鸡时,这些拥有各款配料的饭团,便成了一解夜宵饥饿的最佳选择。但对于不吃辛辣东西的我,要在这里找一款不带辣的紫菜饭团绝不容易,但幸好,近一两次来首尔时,都能找到两款“完全”没有辣味的紫菜饭团,除了一款是“烤牛肉”味外,其次就是包有午餐肉的紫菜饭团。

为更方便与体贴现在韩国越来越多一人家庭消费者的购物需要,韩国便利店亦于近年开始,大举进军鲜食品与冷冻食品市场,主打“简单速食”的食物类别,吸引今天韩国庞大的一人家庭市场发展。昔日于韩国的便利店中,它们主要出售的“简便食”都是离不开以学生阶层为主的那些“紫菜卷”与“香肠”的食品,希望解决学生的轻食需求。时至今天,韩国不少便利店再不止于小吃,它们也会推出合乎一人需要的饭盒,而且款式多不胜数。

然而,原来韩国出现这种便利店的饭团新潮流,不是从天而降的偶然机会,而是经过多次深思熟虑,还有克服屡败屡战的营商实践下,才会有今天大获成功的美满结果,而当中的关键人物,其实是来自一位日本的便利店营运专家,曾任日本连锁便利店7-11董事的本多利范,他个人在韩国发起的便利店革命,才有现时的成就。

最近便阅读了由本多利范亲自剖白撰写,把他如何由日本7-11总公司外派远渡韩国,在当地透过只身的实战,把原来不受韩国国民欢迎的便利店饭团,一天只卖出十颗的见丑水平,陆续改造成广为国民爱戴,最高峰时期一天可卖出两亿颗风光经验的书籍——《饭团经营学:年销两亿饭团的便利商店经营传奇》,从中了解到我们今天看到韩国便利店内包装得美轮美奂,味道也极讨人欢心的饭团,当中它们诞生的背景究竟是什么。

早于本多利范来到韩国以前,韩国便利店的行业发展一直只属初步阶段,虽然韩国便利店早于1988年汉城奥运年代已经出现,但便利店作为韩国国民生生活一部份,却远远未能植根。根据本多利范来到韩国时,第一个观察,他便已知道个中答案,原因是韩国便利店的营运,一直未有以顾客为先的态度经营。

与日本便利店里出售的食物种类类似,韩国7-11 便利店内的雪柜,也有像日本一样的饭团摆卖。可是,韩国便利店的饭团却不但一直未有在国内引起热潮,甚至连在大众层面的销售也达不到基本水平,最终没有人重视摆放在韩国便利店内雪柜的饭团,店主便相应放轻它的存在价值,结果饭团便成了可有可无的食物选择。

然而,本多利范作为日本7-11 的管理人,他一天踏进韩国的便利店已经看穿了为何韩国饭团被国民冷待的原因。与日本饭团摆放在一定冷度的雪柜,以致饭团内米饭仍能保持软熟的环境不同,韩国饭团所摆放的雪柜,却冷得令饭团内的米乾得硬得难以吞下。再加上本多利范第一次走入韩国7-11 便利店时,看到店内的光线不但微弱,而且环境又污浊,所以他一早判定韩国便利店的饭团市场,不会有任何发展空间。

不甘放弃的本多利范,决定本着日本人事事尽心尽力,且会从消费者的角度作营商思考的精神,为韩国便利店内出售的饭团,作出大革新的改变。首先,他先从饭团本身的食物质素开始着手,要求建立属于7-11冷冻食物的自家生产工场,务求达到一定水平的食物,才能推出市场。而且,他亦提出不应维持饭团为难以出售的食物,便视之为最终容易被丢弃产品的观念,而放弃投入成本,改善它的食物质素,反之更要不断加入不同食材,尝试生产出不同的品种,供顾客一份新鲜感,每一次买饭团时也有耳目一新的感觉。

虽然他也曾面对着不少失败例子,例如他曾经以日本平价的梅干饭团作参考,在韩国便利店内,推出同样以标榜低廉价钱,而配上只有泡菜的简单轻便饭团。本来以为以日本人相同的成功经验,可在在韩国市场内复制,可惜事与愿违,他却忽略了韩国人视泡菜为免费食物,放在食物架上却要花$500韩圜的泡菜饭团,因而未被韩国人接受。

所以,要在海外市场获得销售的成功,将心比己是从商的金科玉律。想更深入了解韩国便利店饭团,如何从无人问津,到今天一跃而成为国民最喜欢的食物之一,本多利范的经历,绝对值得我们细心阅读!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