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中国式民工》

2018-05-03 江小鱼 极地文化工作室

这是转型期的中国特有的并且不可或缺的一个庞大却弱势的群体。

在这个宪法尚没有明确公民有迁徙自由的国家,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公民辗转生活并劳动、繁殖于户籍之外的别处。其中来自中国广大乡村的异地打工者至少在2亿6千万人以上,他们在不同的地方和时间里被称之为农民工、民工、打工者、异地打工者等等。

之前的我对这一群体几乎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自从去年因缘担任中国首部关于农民工在都市生存奋斗的励志电影《梦想就在身边》(原名《暴雨将至》)的导演之后,在拍摄的过程中,我对他们有了最深切地感性认知,他们的生存形态让我震撼。

他们之于时代的存在犹如空气之于我们每个人,并由此构成中国30年经济大革命之中最为关键和核心的集体记忆。他们用自已的身体和智慧任劳任怨地推动着整体社会的建设性进步,为了中国城市化进程贡献了血汗、青春、情感,乃至生命,但却因体制和社会的原因,至今仍无法被彻底认同,他们在自已建设的城市社区中一次次成为社会身份的漂流者和迷失者。

最近又读到被众多网友追捧的小说《中国式民工》,让我对这一群体又有了新一层的更为复杂而丰富的认知。

本书是整个社会农民工的缩影,是真正意义上的底层人民叙事。小说以三个来自乡村的年青人背井离乡来到都市拼搏奋斗的打工生涯为主线,呈现农民工的底层生存,以及他们在当下都市中找寻认同感与归属感过程中的无奈和绝望,演绎出一幕幕悲壮的中国式民工艰辛的生存之路。在这部45万字的长篇小说中,既有农民工渴望被城市认同融合的真实感受,更对当下疯狂运转的商业社会做了直面揭示,有力反思了诸种不健全体制。

书中内容多以对话形式呈现, 80%以上的故事都是作者周述恒亲身亲历或亲耳所闻,内容广阔,涉及黄牛党、黑中介、狠城管、黑社会、苦小姐、留守女人等各种社会阶层,亦有工伤索赔、用生命相胁讨要工资、为爱报复、名利浮沉等惨烈故事。

15年前,作者周述恒跟随四川老乡来到我的老家八闽之地打工谋生,当过塑料厂工人,摆过地摊,拉过三轮,做过业务员,炒过股,办过电脑培训与加工厂,更失过业。 他平时要上班,只能晚上写作。在他看来,写书是一个释放内心情感的过程,写到激动处,他会从晚上一直写到次日凌晨,停不下来,因为太迫切地想把内心的想法记录下来。从敲击键盘开始,那些让人心酸的场景就不断闪现在他脑海里,悲伤的情感始终充斥他的胸腔。

若干年过去,人们也许更会把这部关于当下民工生活的小说当成史料文献来阅读观察,就象现在的年轻人觉得“文化大革命”时的生活无法理解一样,未来的更年轻一代也会觉得“经济大革命”时代的国人生存状态不可思议。

不管是震惊、同情与唏嘘,活在当下的我们和未来中国的公民都应对中国式民工心怀感激和羞愧,不仅是出于他们对中国现代化进程所付出的巨大牺牲的致敬,更是反思、观照我们在多大程度上也参与了对他们有意无意的歧视与伤害,他们不仅是我们民族意义上的兄弟姐妹,更是宪政意义上的平等公民。

在自己建设的城市、祖国和星球,象鸟类那样自由地迁徙、劳动、繁殖并歌唱,不应只是徒劳纠结的梦想,更不应是鲜血浇铸的权利,它本应是自然生态下最日常的生活方式。

城市与乡村、大地与天空、原住民与外来者,何时才能不分彼此,成为融洽、自由而相互平等的存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