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4 张国庆 伊甸牧童

偷师于里根经济学,始于2015年的中国经济供给侧改革,重点是“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本质上讲,这种产业沉苛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以来,一直都没能解决的历史问题,是一本不断积累的经济老账,关键是,它还是触发中美贸易战的诱因。

论及中国经济存在的这些体制性障碍,前者比较容易被公众认知和理解,但缘何与中美贸易战挂钩呢?显然,这已超出逻辑推论的范畴,即或专业经济人士,因着持守的经济学原理和政治操守的不同,对此必有岐议,倘若不是中国经济长期的观察者、洞悉者,中国制造业这么重大的经济缺陷,很容易被我们高涨的爱国主义热情所忽视、掩盖。

这的确是冥顽不化的历史性经济问题,我自己也有十几年感同身受的宏观观察。

15年前,我在《天府早报》开设的经济时评专栏上,就发过一篇题为“希勒的慨叹”的文章,评述的正是那一时期的中美贸易战的诱因。

希勒是美国著名的经济学家,他与吴敬链在新浪网就中国金融理性问题展开对话时,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那年圣诞节,希勒与他的家人互赠圣诞礼物时,颇为自豪地宣称,我的礼物来自中国——当大家都把礼物盒打开时,发现所有的礼品竟然都来自中国,希勒和家人很是纳闷,既然都被中国包办了,那么我们美国到底在做什么?

美国在干什么?这个答案很快就揭晓了,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认定中国对美出口的彩电对美国本土彩电业构成了“实质性侵害”,决定实施高关税惩罚,请注意,美国的决定是有充分依据的,此前两年,中国出口美国的彩电从21万台激增到266万台,增幅为1166%,这一增幅绝对能写进吉尼斯世界商贸纪录。

彩电行业是劳动密集型产业,彼时,因着中国土地、税收政策的优惠和廉价劳动力形成的“人口红利”,彩电业正从日本和欧美向中国转移,但制造业一旦进入市场化,它就不会再有田园牧歌般的日子,由于核心科技滞后,国内彩电行业只能同质竞争,导致产能过剩,库存激增,不得不竞相压价乃至低于成本倾销……结果被老奸巨滑的菲利浦逮个正着,铁证如山,中国彩电还因此被欧盟“御敌于国门外”长达13年之久。

路漫漫兮其修远,经过长达十多年的求索,按理今天中国制造应该学会怎么在市场上走路了吧?答案仍是否定,因着体制和中国特色的产业发展模式并没有与时俱进的更新,中国制造业迄今没能走出这种恶性循环。

以钢铁为例,特朗普发起的中美贸易战小试牛刀的正是这一行业,中国钢铁产量比世界总和还多出一半,仅河北唐山一市,钢产量就超过8000万吨,直接进入世界前五;极至河北另一个叫安迁的小地方,钢产量竟然也达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5000万吨,俺滴个娘呃~排全球第九位。中国钢铁产量严重过剩,产品积压,价格紊乱,竞争无序,钢铁卖成了白菜价,而向国外倾销的结果,虽然打的是擦边球,但必然对国际现存的经济秩序和贸易规则构成挑战,招惹欧美共同的“千夫所指”亦是必然。

怎么办?供给侧经济改革来了,必须“去产能、去杠杆、去库存、降成本、补短板”,但当下中国社会的复杂性和矛盾积累已到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随便一家稍有规模的钢铁企业,只要敢动一动,就会涉及几千乃至数万人的吃饭问。

统计显示,2016年至2017年,钢铁行业累计化解过剩产能1.15亿吨,靠政府财政补贴,好死不如赖着活的钢企,开始利润回暖,但谁会想到,这一过程,维稳付出的代价有多大呢?深不可测,恐怕比获得的利润更大!?

过去彩电也好,今天钢企也罢,这只是中国制造业整体失衡的一个市场缩影,实话实说,在现有中国体制下,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情况,从公开的官方数据看,2011年迄今,中国制造业这七八年来的利润空间一直维持在可怜巴巴的2.9%-3.3%之间,而同期中上游企业的利润是多少呢?说出来吓死你,达到了惊人的32.9%—120%,差别之大令人咋舌。显然,作为产业链末端的制造业,被中上游产业群利润截流。

这就是中国当下市场扭曲的写照,究其成因,并不复杂,体制是现实的孵化器。

中上游高利润企业,大多都是控制资源的垄断国企,像中石油、电力公司、电讯公司、国家矿业、燃气公司乃至供水公司都是大名鼎鼎的国姓爷,加上国家税制不均衡,银行资本流向有“种姓”偏爱……以私营为主导的下游庞大制造业,被雁过拔毛式地揩油,早已成为经济常态。

这仍不是中国制造业悲歌的终结,危乎高哉的还有中国房地产泡沫下形成的天价土地,如今制造业要想落户在产业群集中的城市周边,越来越难,当购地成本远超建厂支出时,谁还有心专著在制造业领域而初心不改呢?随便撒几个钱买几套房子,每年上涨的房价,都比制造业带来的微薄利润高出N倍。即或免强建厂的,因着价格优势钝失,后续科研经费欠帐,企业竞争力必然也会“再而衰,三而竭”。

这正是今天中国制造业的致命困境,虽然中国貌似世界第一制造大国,但由于缺乏核心科技,其脆弱形同黔之驴,一颗小小的芯片,就可按住“中兴高科”的命门。

资本总是向利润最高的方向流动,世界新一轮产能置换已然开始。说到这,你对玻璃大王曹德旺举资10亿美金跑路美国建厂,是不是有几分理解了呢?尽管美国人工成本仍高出中国数倍,但因着美国建厂用地几乎白给,电价、油价是中国的一半,天燃气只有中国1/3,税费也比国内优惠35%左右,曹德旺在美国生产一片夹层玻璃,实际还要比大陆要多赚15%左右。

今天,特朗普提出“让美国再次强大”的口号,其实是伪命题,美国从来没有真正衰落过,特朗普的潜台词应该是,让美国制造业再次强大。从特朗普推出的系列政策来看,外贸战仅仅只是经济强权的外在的表现,利用体制和科技优势,对中国制造业釜底抽薪,才是杀着。

此番较量,特朗普使用的招数正是里根经济学,其实这就是中国“偷师学艺”并在当下大力倡导的供给侧改革,这次是不同体制下的同题对决,若无李克强总理所言的以壮士断腕的决心,对现有经济体制特别是对国有垄断企业进行市场化改革,中国制造业的优势恐怕将很快钝锉,流水落花,制造大国尚未进入制造强国,严酷寒冬必早早来了。

难怪经济权威人士、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第48届世界经济论坛致辞时也连番慨叹:呜呼哀哉,如果经济长期失衡不均,下游制造业利润空间被挤占,其实,不用等到美国启动全球产能置换行动,中国制造业就已经流失殆尽。

(新公众号启用,欢迎关注)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