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在名为“墨炭乌龙”的博客上看到的,是篇评说《听说西藏》的文章。作者是台湾人。

听说西藏

真正在西藏生活中的人们,其实是压抑的,在这个政教合一的领土内,与霸权资本主义的格格不入,又被强制的国家力量介入,让西藏过着撕裂般的生活。

原来我所认知的西藏,不是真正的西藏,美丽的青藏铁路,惬意的旅程,却没有发现西藏的变化,西藏的面貌与自己所认知的,差距有多少。“听说西藏”这本书,以实地的观察,观察外表神圣的西藏,在这些年自中国政府介入管理后,已经在他表面铺上了厚重的灰尘。

阅读此书的同时,偶然在一天早上打开了Discovery看到正在介绍西藏的节目,说到了当年中国与达赖认证闹双胞的班禅喇嘛,最后由中国所认定的灵童取代了正统的西藏班禅的化身。当灵童到了北京接受当年中国主席江泽民在办公室谒见时,江泽民将手中的哈达有点不知所措的挂在小班禅身上,然后向四周众官员哈哈大笑,似乎是一种解嘲,也在宣布中国势力介入西藏的正统。却忽略班禅在西藏的历史身分,用一个几近亵玩的角度,暗示中国对西藏的宰制力量,大大的江泽民对一个孱弱的小班禅。

这也说明了西藏在达赖喇嘛流亡后,这几年的处境,书中从软力量的影响到硬暴力的入侵,描述了西藏真正的历史与文化正逐渐流失并被抹灭掉。就体会比较深的是资本主义侵入了纯朴的中国领土,也包含了西藏,造成西藏的都市化,却带来当地民众生存与就业的问题,反而都市化带给了是那些拥有金钱与技术资本的人才一个绝佳营利并剥削当地的机会,排挤掉当地土生土长西藏人的生存空间。

西藏的观光,也逐渐打破了西藏当地人与僧侣的在寺庙膜拜礼佛的空间,会发现具有历史渊源的大昭寺,观光客与僧侣,常常会有冲突,但这也是西藏仍有突破价值的空间,也是书中说要寻找观光与宗教圣地一个良好的互动空间。但其实,真正在西藏生活中的人们,其实是压抑的,在这个政教合一的领土内,与霸权资本主义的格格不入,又被强制的国家力量介入,让西藏过着撕裂般的生活。

金光闪烁的布达拉宫,少了精神领袖的存在,剩下的只是统治者的傲慢。2008年的西藏暴动,在中国的隔绝下,外界看到的只是零星的冲突,但实际上,有很多的西藏人在这场暴动中身亡,游行人士遭到囚禁与殴打,西藏的人民,羨慕的是台湾拥有的民主制度,而不是中国体制下整齐划一的民族主义,在精神领袖流亡在外的西藏,显得是那样灵肉分离的窘境。但也因此,西藏很多的知识分子仍然努力与中国对话,却年复一年的失望。

书的最后,带出了西藏政局的最后的预测与观察,还是把球回到了中国与达赖喇嘛的互动,预言在达赖身亡后的西藏,将会是不可预测的危险,随时会像科索沃一样闹起革命,这或许也是接下来几十年,国际问题的新落脚处,当西藏的问题从中国的内政提升到国际问题时,西藏流亡政府始终相信,大多数的国家仍然会站在西藏这端,但别忽略了,中国是世界最大要发展的经济市场,国家与国家间的支持,也完全要看对彼此的经济依赖程度,作者从一个比较正面的角度来观察预测未来西藏的发展,却可能忽略了一个黑暗的事实,就是世界经济对于中国的依赖,将可能把选择权从正义抛到了生存的手上。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1月16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