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证明了这个政权是野蛮的。”

一位上月初去过新疆的外媒记者对我说。而上月底,平安夜的前一天,他等候在寒风中的北京法院门口,里面正在审讯中国的异议知识分子刘晓波。

我告诉他,就在审讯刘晓波的当日,还有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与西藏有关。一位深孚众望的宗教领袖,53岁的布绒朗仁波切,被这个野蛮政权恣意而为地陷害了。他从2008年5月18日起,就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最后的结果是将要在牢狱中度过漫长而黑暗的八年半。

矜持的记者不禁愤怒了,而我又何尝不是如此?并且,我有一种挫败的感觉。去年,布绒朗仁波切第一次被当地法院审讯时,我曾以为,只要有外界的关注、报道和呼吁,或许可以将他从可耻的陷害中解救出来。许多人都在为之努力,仁波切的亲人,北京的维权律师,知名的国际媒体,以及诸多人权组织。

可是,去年依然与前年一样,是蒙难之年。从西藏各地传来的消息证实,仍有许多藏人被秘密抓捕,仍有许多藏人被秘密审判,而遭到的惩罚都异常严酷。我在博客上尽量地记录着这些消息,可是我的博客发布的尽是这样的消息,多么地令人绝望。就在奥巴马总统驾临北京,轻描淡写地提及“所有的男女拥有某些根本的权利”之时,两位藏人作家贡却才培和更嘎仓央被判重刑。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人权案件尚不能公开,还有许多人连外界遥远的同情都无法得到,我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说过,可能还会发生一系列黑箱操作的人道灾难。话音才落,传来了因为在奥运之前拍摄表达藏人心声的纪录片《不再恐惧》,当知项欠被西宁法院秘密判刑6年。

说实话,我们曾对那位美国总统寄予了希望。固然,把希望寄托给别人是可笑的,可向来声称捍卫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的美国总统,总是会给世界上许许多多的男女带来希望,而且他刚刚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然而,谁会想到他的膝盖竟在一个野蛮政权的面前发软呢?他甚至成了一个坏榜样。是的,并非我们一定要迁怒于他,他确实是一个坏榜样,在他做出敬畏状,对象征极权的长城发出赞叹之后,接踵而至的各国首脑们都把人权两个字吞进肚里了。

我倒不是说,在这个国家,无论持不同政见者,还是像藏人、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所蒙受的不幸遭遇皆因被那些唱高调的政治家们抛弃所致,不过,这当中绝不是没有关联的。所有事物都是相互依赖的,所有生命都是相互依存的,何况如今已经全球化了,已经全球气候变暖了,已经全球都在Twitter了。而一个野蛮的政权,并不是哪个民族、哪个国家独有的悲哀,实际上是人类共同的悲哀。

一切都在继续恶化着。布绒朗仁波切在2010年来临之前蒙冤获罪,意味着有一片地区将不复安宁,就像七年前对另一位宗教领袖丹增德勒仁波切的陷害,在七年后,竟有数万百姓签名按手印,数千百姓静坐抗议,上百人被拘,许多人被打,造成的动荡至今仍未平息。没错,这个国家的政权是野蛮的,但它低估了信仰的力量,半个世纪来,历经重重劫难,恰是深厚的宗教信仰支撑着一个民族,不会自认溃败而臣服。

而我在新年伊始看到的一篇至为感人的文字,来自一位二十出头的藏人,他用藏文和中文这样写道:“我们经常会谈起民族,谈起未来,有时也会很执着,也会有人说我们骂我们压制我们,但千万不要去记仇,更不要报复,我们所受到的一切灾难来自我们在过去所种下的因,最大限度地平和内心,最大限度地怀着慈悲。然而我们不能放弃争取作为人应有的权利,当我们怀着慈悲,不记恨,以平常心,慢慢努力,会有实现愿望,沐浴在温暖阳光下的一天。”

2010-1-5,北京

(《动向》二0一0年一月号)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1月17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