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伊始,中国的教育部发布新的通知,要求全国各级各类学校,于春节期间组织学生参与“给祖国母亲拜大年”活动。这个“拜祖国”的内容十分琐细:一拜壮美河山,二拜炎黄始祖,三拜历代英杰,四拜革命先烈,五拜英雄模范,六拜亿兆黎民。中国的一位大学教授在其博客上讽刺说“壮美山河持续遭到祸及子孙的破坏性开发和重度污染”,且被达官富豪“分割为一个个私家领地,“穷孩子是见不到的。”

而这段批评相信会触动许多人的内心:“拜炎黄始祖,涉嫌强制统一人们信仰。炎黄二帝是史前传说人物,主要被汉民族崇奉为始祖。……21世纪了,教育部出面要求所有学校组织拜炎黄始祖,既强制干预了个人信仰,也对其他民族固有的始祖崇奉不尊重。”这让我想起两个月前,在中央民族大学听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先生的讲座时,他特意加重语气说:“我们不是炎黄子孙,也不是龙的传人,我们有自己的图腾、文化和历史!”

作为世世代代生活在雪域高原的岗坚巴当然也是这样。从来没有任何一个自古流传的传说、也从来没有任何一页自古记载的典籍,表白过或者承认过,我们与全然不相干的“炎黄”有什么瓜葛。翻开我们的《青史》、《红史》、《白史》等等史书,无不蕴含着深情和美感,讲述在“上部阿里三围如水池,中间卫藏四翼如水渠,下部多康六岗如田地”的雪域高原,观世音菩萨化身的猿猴与至尊度母化身的岩罗刹女繁衍黑头藏人,更早的本教则有着更为远古的创世说。许许多多的古老传说其实更多的与印度有关,尤其是我们的宗教源流。

最近,我在阅读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的著作《身份与暴力——命运的幻象》,他指出,“只有承认我们生活中关系的多样性,并且作为这个世界的共同居民而理性地思维,而不是硬把人们塞入一个个狭窄的‘盒子’中,也许才有可能实现当代世界的和平。”遗憾的是,愈来愈法西斯化的中国挥舞着国家主义与民族主义这两把利刃,甚至连毛泽东时代装模作样反对的“大汉族主义”也弃之不顾了,索性要将被其控制的众多“少数民族”逐个同化并且加快其同化进度。一年前,中国总理颁布将中国传统节日——清明、端午和中秋改为法定假日的法令,要求这个国家的56个民族都须在这三天过这三个属于汉民族的节,从此换上与汉民族一样的“中国表情”。而如今,干脆“从娃娃抓起”,让本有着自己民族的文化背景、文化传承的各民族孩子,从犹如一张白纸的幼年时代起,就被类似“给祖国母亲拜大年”的仪式化节目,强制涂染成有着极权特色的一种“中国色彩”。

极权才是最大暴力的恐怖主义。极权霸占的不仅是土地,还想霸占土地上的人,更想霸占人们的记忆和心灵,为此在进行了毫不手软的军事殖民之后,随之而来的是不遗余力的文化殖民。然而,对一个国家的认同并不是用枪来抵住人的脑袋就可以完成的,否则何以在辽阔而高拔的多卫康大地,这半个世纪以来,几乎每隔十年、二十年就会爆发不顾一切的反抗?难道藏人不知道子弹是会要命的,监牢也是会耗尽生命的?并且,对一个国家的认同也不是由主体民族怀有施舍者的优越感就可以赐予的,正如一位维吾尔知识分子所言:“维吾尔人得到多少国民认同,维吾尔人就会有多少国家认同”,这其中饱含着因歧视、偏见而深受伤害的莫大痛楚。

2010-1-20,北京

(本文为RFA自由亚洲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1月2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