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西藏

这里有来自图伯特的声音:诗人嘎代才让、阿顿•华多太、德乾恒美、雪儿东珠、牧笛的同题诗——《我是藏人》。选自嘎代才让博客http://blog.sina.com.cn/gadaicairang,等等。

——————————————————————————–

嘎代才让:我是藏人

之所以我是藏人,每每
觐见大自然的胸怀:雪山、草原、蓝天
湖泊时,忍不住将浮肿的身子
投入其怀抱。因为它从不拒绝
爱着的一切。

你知道吗?

“我的同胞曾被囚禁在这里
四水六岗卫教军曾溃败
在这里。

桑烟缭绕
海螺鸣响
房顶插满五色经幡的地方
这里是我的家——高原的胸膛
西藏!”
——题记

0,

清晨,给佛供一碗净水
我不再要求更多:西藏的存在
使我的一生得以完整
不再害怕失去。

在这里,与你相遇
与万物相遇。感受到了爱
感受到了被爱。

之所以我是藏人,我一直坚信
历史,一直坚信
神灵的存在。

1,

“我听见了无数种族的语言
在我的母语里哭:

铁匠/农夫/猎人
妓女/商人/小贩
……

我已不屑于眼前的景象
虽然有事没事儿爱唱《翻身农奴把歌唱》
但我能分辨清楚
说话带有女人腔的男人必定是个
山东汉
穿着难看的摄影背心的是个
四川妞。

此刻,我正抚摸残损的佛像
怎么也想象不出
这些人在一个月后
一边比划着一边惊诧地说:

“藏人既然是有信仰的
喇嘛怎么会杀人?”
我想:一切都有理由让人畏惧

夜遮盖大地
我们还去往哪里?

2,

因为我是藏人,我有
许多回忆:

“猕猴和罗刹女
与自然和睦相处的天性
以及,图博王朝
格萨尔的传唱”

因为我是藏人,
遇上了悲伤的生活。
因为我是藏人,
得到了足够的安慰。

然而在这个专制的冬天
我写下了这首诗!

3,

“她的眼睛和手掌的纹路都是西藏的
她的名字,西藏的
她的梦和悲伤,西藏的
她的信仰,她的双脚和身体,西藏的
她的语言和她的沉默,西藏的
她的声音,西藏的
她的出生和死亡,西藏的”①

4,

做梦见到了父母
这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我深信,这一刻
我并不伤心

起床去点了一盏酥油灯
这是一个雪天的晚上
我决定退下手腕上的佛珠
念经,祈祷。

此时的夜,真实,
厚重。

5,

对于我来说
天葬并不可怕
对于你来说
天葬是愚昧的

因为我是个藏人
了解自己。

6,

这一次拒绝是
与你的身份有关
我说我每天附带一把藏刀,并不是
为了杀生。
你总猜测世界上有这样一个地方

“说藏语,因为是藏人。
过洛萨,因为是藏人。”

我就这样用母语回答你
“阴阳两隔。
我说我带刀,原因在于清醒地认识自己
恐吓自己。”

7,

“他们来了,在星期六中午
他们来了,乘着形似装甲车似的公共汽车
他们来了,带着轰响的锯子,工具,还有绳索
他们来了,那七位劳工
他们来了,那七个鬼魅
他们来了,醉醺醺地,像抱着鲜花似的抱着啤酒瓶
他们来了,穿着迷彩服一般的绿衣

满脸通红
皮鞋乌黑
他们来了……”②

8,
我是藏人,
要恭顺地膜拜。
我是藏人,
要参与自己的所有宗教节日。
我是信佛的
不能夺走这一个属于自己的
洗礼。

9,

“走多远,我会抵达西藏?
走多远,我会见到父母?
走多远,我会穿上藏装?

赤身裸体
我们将奔向拉萨
以溃烂的双脚
证明我们伤痕累累的身心是
属于藏人的!

花园寂静
拉萨化为一只鹰鹫在飞
雷鸣近了
雨就来了!”

10,

之所以是藏人,跟其他民族不一样
我们遭受歧视、监禁、折磨、死亡,显然变本加厉。
之所以是藏人,我不再恐惧。
没有胆怯,依旧信佛,习惯地
在尊者像前点燃无数供灯
为死去的同胞。

说着母语,深信,这一刻
我是安静的。也是幸福的!

之所以是藏人,我时常打听
除了西藏,哪里还有一块富有诗意的流亡地呢?

注释:
①仿阿拉伯诗人默罕默德·达维什诗作《来自巴勒斯坦的情人》。
②摘自伊拉克诗人萨迪·优素福诗作《星期六早晨》。

2010-2-10,安多

阿顿•华多太:我是藏人

我从视天下众生为父母
那个无边的慈悲
和亘古的轮回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祖母手中转经筒
飞快疾转的微小细风
吹拂到面颊的真谛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喇嘛们闭目静思
为芸芸众生,为天下和平
诵祷的天籁之声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与羚们、鹫们,还有
森林们和山泉们,自然地
和睦相处的天性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尊矿山为神仙
敬水源为神灵
而膜拜,呵护的虔诚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弄脏一块碎小食物
抛弃它时必说的:
“但愿被一只瞎鸟捉到”
的那一句话里
感觉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吐一口痰沫,然后
把它掩埋于土中
这些不经言教的古老举止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伟大的藏语
和不朽的藏文
铸就的格言绝句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远古的三十个字母
在的德格印经院的上空
星星般闪烁的辉煌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格萨尔的赤兔马赛过
阿喀琉斯的战马,与特洛伊战争
同样经典的霍岭大战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当代彩超般的藏医胚胎图
释解生命本质的藏密
和算得出月亮上有水的历法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贝克汉姆踢球时的弧度
吐蕃善毬者的大脚
和皇家马球队的高原基因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达尔文迟过猕猴和罗刹女的婚礼
和这个初为大海,后为森林
再为草原的高原传说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地球之巅寒雪里悠哉的牦牛
雪山下的河边赤身嬉戏的牧童
和曾经偷食过雪狮乳汁的族脉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吐蕃赞普的所向披靡
和萨迦,帕竹,噶丹坡章
自上而下的沧桑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埋于敦煌沙丘的藏文牍简
古格壁画的不朽色彩
和茶马古道高耸的碉楼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卫藏的神圣佛法之区
多康的彪悍俊美之区
和安多的良马佳驹之区的整体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布达拉的白宫与红宫
宫殿下灰色的会盟石碑
和多康的“噶玛洛”部落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我从我自己是藏人
而不知道自己是藏人
的众多困惑和忧郁里
感觉到自己
是个藏人

德乾恒美:我是藏人——一匹思想里羸弱的枣红马

迈动脚步 奔跑过草原

我发现远处是海 波潮涌动

草地上 风疾驰而过

笔在此停搁,我感到一种莫名的困顿与空乏。思想的原野上一匹瘦骨嶙峋的枣红牡马,瘫倒草地,我恸泣它的瘦弱、无助与肮脏而布满泪痕的脸际,是谁将这匹羸弱的牡马遗弃在这片凄凉的草地?阔大的草原上没有一丝光亮,只存空旷天际微末星光。这匹枣红马枯卧突兀的砾石旁,石块如黑铁一样冷峻,石缝里艰活着一丛野草,淡淡的暮色里呈现墨的色调。我在想,一堆砾石在广阔的草原上如此富有情意,侧立牡马身旁,仿佛是守卫,于这样一个奄奄一息的生命即将失却的回忆里。

繁星的光辉胜过了躲在云层里的月,月目睹了这一切,却毋视了生命的将息。繁星闪烁不停,似乎迫不及待,可它们的力量何其遥远与微茫!这匹思想里的牡马羸弱,它是幼小的躯体。也许它从未有过奔驰千里疆域的快感,更无狂风飘鬃,引颈长嘶的兴致,这一切也许只是它的童年时代,在走失马群前的回忆里,它依偎母马身旁,晴朗的日子里吮吸着母马硕实的乳房,这惬意的每一天。风侵雨袭时藏在母马腹膝下,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灾难。如今它却遗世孤独,只存身旁黑铁的记忆里曾存现过一场将死的孤绝场景。

黑铁是沉默的,它之上的野草在朔风里拂动着,一切没有言语,没有提问,亦没有回答,只留下一缕将逝的思绪伴以这广阔夜幕下的草原。

(马可菠萝 于青唐 )

雪儿东珠:我是藏人

我以卑微的姿态,生活
在高贵的雪域
我以单纯的母语,诉说
那虚假的历史
埋没真相的日子里,我们
以藏人的身份,努力挖掘
人间的真理

背一把吉他,徒步
走在逐渐沙化的草原上
悲惨地歌唱,无力地弹琴
从帐篷到高楼
从骏马到轿车
整个过程弥漫着浓浓的“伪道”

弯着脊背,
父亲拿起沧桑的经轮
祈祷雪域处处可见的冤魂
恋人老去的日子里
我们承受过最凄凉的牧歌
半夜,一声叹息
胜过无数狗吠

踢踏、锅庄、弦子
谁震动沉睡的原野
骏马、铠甲、利剑
谁统帅苏醒的兵团

默默地望着,像母亲一样的庙宇
守望那最后的玛尼堆

等待的日子太长
游子的旅程太远

藏人,正在慢慢爬起
忍着疼痛,驮着尊严

2010年2月10日写于安多

牧笛:我是藏人

就这样
我们生活在
伸手,能触及太阳的地方
雪一般的纯净的地方
以最高贵姿态
生活在雪山围绕的地方

并不是空穴来风
那阵带着流感病毒一样的风
终于 经过万千的筹划
席卷而来
使牧歌、母语
甚至经卷昏昏欲睡

我是藏人
我深知站在屋外
不敢迈步的痛楚
我是藏人
我深知驱逐在外
寻觅故乡的悲哀
我是藏人
我深知母语边缘
难遇亲人的凄凉

我们都是藏人
没有沉睡不醒的梦
没有通向峭壁的路
没有寻找不到的家
只要我们携起手
因为我们都是藏人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2月15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