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http://www.youtube.com/watch?v=tWPo13rTwvU上,看见Our Tibet – Tibetan Wind – Tibet’s True Heart。我的一首诗(原本是作为歌词的)《回家》,与许多张精美的图片、优美的音乐,构成了这个催人神伤的视频。

感谢制作这个视频的人。感谢把《回家》译为英文的A.E.Clark。其相关信息如下:

Images from the book “Our Tibet” © 2008 Flying Mystics Press and from the Australia Tibet Council “Tibet: Never Give Up” Photo Exhibition 2009. Used by permission. Woeser, “Come Home” (2000), as translated in Tibet’s True Heart. © 2008 Ragged Banner Press. Used by permission. Chanting sound track “Om Mani Padme Hung” from Tibetan Wind. © 2004. SAC Music International. SAC had not responded when posted. Will display their permission here when granted. Inspired by Isabella, compiled by Rob Perry.

我最喜欢当六字真言Om mani peme hung出现时,画面上是穿红衣的老尼双手举着尊者达赖喇嘛的法像顶于额头,她隐忍激动而闭目的表情,是我在藏人脸上非常熟悉的表情。

而《回家》,写于2000年3月10日。当时我还写了这样一些文字:

2000年3月10日,一个特殊的日子,我早早地赶到大昭寺广场,广场似乎如常,转经的转经,煨桑的煨桑,只有高高挂在某一处的喇叭异常响亮,旋律激越,犹如文革时期。

大昭寺门前依然是磕长头的老百姓,此起彼伏;但大门紧闭着。后门也紧闭着。

只好转帕廓。转了三圈。第二圈时才感觉气氛的隐隐异样。似乎有一半的便衣。一半的信徒。但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不寻常的事件都没有看见。

晚上收听广播,听到了达赖喇嘛的声音,说英语,语调如常,却让人悲伤。他说,只要众生幸福,我可以不必回来。我可以像一个受伤的动物那样走到远处,打坐,禅修,思考来世……

他已经老了。41年的风霜,41年的沧桑啊。一个24岁的年轻人在流亡的岁月中很快地变成了65岁的老人。每次我一念及,就忍不住含泪,忍不住祈祷,为他的长寿,为自己能够有见到他的一天。

但一身酒气的朋友说,他周围的许多藏人早已忘记了这一天,他们在酒吧里喝酒,在歌厅里唱歌,今天是什么日子,他们早忘了。

于是,我写了两首歌词,一首是怀念41年前的那个晚上,24岁的达赖喇嘛从几曲河上坐牛皮船开始了他的流亡生涯,一首是纪念41年后,他向全世界吐露的心声多么悲哀……

• 回家

在一个寒冷冬天
风暴卷走了经幡
我的神鹰啊
它被魔鬼所伤
它惊飞的样子
我想起来就会流泪

许多年已经过去
大地弥漫着香火
我的神鹰啊
它在哪里养伤
它疼痛的样子
我想起来就会流泪

嗡嘛呢叭咪哄
嗡嘛呢叭咪哄
回家吧
让我的神鹰回家吧
回家吧
让我们的神鹰回家吧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0年3月2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