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不知触动了中共当局哪根神经,开始鼓捣这个“大胡子”了。最近,由中共宣传部理论局制作五集通俗对话节目《马克思是对的》在央视播出。节目阐述马克思为什么是对的?马克思在当代有怎样的重大价值等等。这个节目播出后,5月5日是老马的诞辰日,中共在北京隆重召开纪念大会,习又发表了重要讲话。中共当局到底想要说些什么?原来是想将马克思主义和习近平的“不忘初心”结合起来,为习氏理论增添色彩而已。且看他们是怎么说的:

“当我们回顾马克思一生践行,为人类工作理想信念,就能理解习近平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终。”的深刻含义。习总指出,中共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马克思就是我们党不断发展的参天大树,是我们党和人民不断奋进的万里长河之源泉—”。

中共当局现在是害了“喜远怯近”之病

笔者发现这样一个诡异的问题,那就是:中共害了“喜远怯近”之病。“喜远怯近”是医学的一个名词,就是患者越是远的东西越不怕,甚至喜欢;越是离得近的东西产生一种心里恐惧。笔者就有一个朋友曾得过这种病,当初他尚未谈恋爱,我们给他介绍一个女朋友,未见面时他谈得眉飞色舞,但是当别人把女子带来时,他紧张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了。习当局现在害的就是这种病,不过是一种“政治病”罢了。为何中共得了这种“政治病”呢?我们要从他们当前的矛盾心理说起——。

按照正常逻辑思维来说,一种理论的正确性要用实践来证实,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曾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意思是真理是需要实践来检验的。现在谈“马克思主义”对不对?最重要的一点是看马克思理论出笼之后他的理论践行者做得如何?因此今天着重谈的应该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等这些一向自我标榜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和继承者们。毛泽东不是曾被吹嘘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将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顶峰”么?应该以他们对马克思理论实践的结果来证实马克思到底对不对?对于中共来说,不能光谈“初心”,“初心”是好的又有什么用?要看后来执政者做得如何?然而,中共当局尽量避开列宁、斯大林,也不谈毛泽东,却谈马克思;也就是说,只谈远的,不谈近的。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原来这里面有个政治利害关系问题:自苏共解体后,前苏共档案已经解密,俄国的十月革命内幕暴光,列宁原是个“俄奸” 他从德皇那里得到5000万金马克(约九吨黄金)回国闹革命,十月革命成功后,列宁下令将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处决,而当年列宁流放时,沙皇政府对他是特别优待的,可见列宁是个多么残忍无耻的家伙。据悉列宁死于花柳病,可见其德性。斯大林是一代枭雄,一个比列宁更无情的刽子手,杀人如麻。列宁、斯大林在俄国做的坏事已是众所周知,就无须多说了,从今天苏联的解体和俄罗斯人民对列宁、斯大林的清算已得到佐证。毛泽东执政期间做的那些祸国殃民之事就更不消说了,列宁、斯大林在他面前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他们做的那些事是不能谈的,一谈就露馅,是见不得阳光的。现在如果将斯大林、毛泽东、金氏王朝、红色高棉波尔布特这些人拿出来谈,只会激起人们的仇恨,人民会立即清算他们的。如果清算他们,必将会触及到中共的执政地位,所以中共当局索性不碰,干脆离远一点。只谈马克思。谈马克思风险不大,马克思主义虽然为共产党的社会主义革命提供了理论根据,但老马毕竟是个学者,不是革命的真接参入者,没有像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还不会激起人们的仇恨。另外,中国共产党最初成立之时,代表们基本上是由一些知识分子组成,也不能否定当年这些知识分子如陈独秀、李达这些人是抱着美好的愿景为中国寻找出路的,他们的“初心”还是良好的,这就是习近平所谓的“不忘初心”,所以把“初心”拿出来做文章不怕,不会引起人们的反感。

马克思主义对这个世界产生了什么影响?

马克思本来就是一个空想社会主义者,“空想社会主义”,又叫乌托邦社会主义,在欧洲19世纪初叶兴起,其代表人物为法国圣西门、傅立叶和英国欧文。马克思就是那个时代的人,他是受了这些空想社会主义的影响的,所以马克思理论都带有空想社会主义成分。他坐在家里冥思苦想,从商品细胞鼓捣出剩余价值,最后预见资本主义一定灭亡无产阶级一定胜利,这本身就是无稽之谈。因为他预计不到在社会生产力和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人性”随着的变化,在这一点他远比不上“现代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亚当斯密生于1723年,比马克思早近一个世纪,但他的预见远超过马克思。亚当-斯密在《国富论》列举了社会发展的四个价段,最后将演进描述为从封建主义走向一个需要有新制度的社会阶段。这种新制度是由市场确定的而不是由同业工会确定的,这就是自由的资本主义制度。这种物质基础的连续改变将带动上层建筑的必然变化,这和马克思的历史观有一个重大差别,马克思体系中的最后动力是阶级斗争,而在亚当-斯密的哲学历史中主要推动机制是“人性”,由自我改善的欲望所驱使,由理智所指导。

那些成熟的资本主义国家根本就不相信马克思主义,而相信马克思主义的国家都是一些贫穷落后的国家。为什么这些贫穷愚昧落后的国家相信马克思主义呢?是这些贫穷国家的所谓“革命家”们看中了马克思的“阶级斗争”理论。这些所谓“革命家”们,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都没看马克思《资本论》,他们也看不懂。但有一本书他们可能都看了,这就是《共产党宣言》,恰恰就是这本书,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穷之灾难。为什么说《共产党宣言》给这个世界带来百年之灾呢?且看里面怎么说: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压迫者和被压迫者,始终处于相互对立的地位,进行不断的、有时隐蔽有时公开的斗争。

我们已经看到,至今的一切社会都是建立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的对立之上的,随着大生产的不断深入,资产阶级的灭亡和无产阶级的胜利是同样不可避免的。

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让统治阶级在共产主义革命面前发抖吧。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

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就是一部魔鬼撒旦篇,被那些野心家、阴谋家、投机分子奉为圭宝,为这些野心家、投机分子提供了革命理论根据,毛泽东就是看了《共产党宣言》和考茨基的《阶级斗争》才确立自己的信仰的。他们在贫穷国家利用穷人仇富心里,挑动阶级斗争,从而达到夺取政权目的。他们夺取政权后,对人民的剥削压榨更加残酷,他们打着所谓社会主义旗号,干的卑鄙无耻之事,甚至连封建帝王、奴隶主都不如,我们从斯大林、毛泽东、金氏王朝、红色高棉已经得到佐证。这些杀人魔王行为的理论根据都是从马克思《共产党宣言》得来的。马克思共产主义理论创建100多年来,死于共产主义运动的无辜者超过一亿人以上,这个“幽灵”至今还在游荡—。

中共当局今天为何又重提马克思?

马克思这个共产主义幽灵游荡了100多年,人们已经看出了它的真面目了,无产阶级夺取政权不仅不能达到共产主义,反而比资本主义更遥远。随着社会主义阵营的纷纷解体,人民已经将它驱赶到无处躲藏了。中国改革开放所取得的成就就是驱散这个幽灵的结果。这一点中国人从上到下都心知肚明。今日的中国还在提市场经济,还在发展私营经济,这实际上是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理论背道而驰的。这说明中共也在逐步抛弃马克思。既然抛弃为何又提马克思,还说“马克思是对的”呢?主要原因是要凭借马克思的意识形态保住这个“党”,保住“既得利益”。众所周知,毛死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让中共起死回生,用的方法就是资本主义。中共尝试到了抛弃马列的甜头,随着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必将要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他们意识到,这样走下去恐怕共产党的执政地位会出现危机。因为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本来就是一个配套工程,在这个问题上,中共一直是跛着腿子走路的,之所以如此是怕失去共产党的执政地位。因此,“保党”是第一要素。然而要保住这个共产党一定要师出有名。本文上面已经说过,列宁、斯大林、毛泽东已劣迹斑斑,用马克思作为包装可以糊弄一些民众。所以他们强作正经说“历史和人民选择马克思主义是完全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把马克思主义写在自己的旗帜下是完全正确的;坚持马克思主义原理同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不断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是完全正确的。”

马克思到底对不对?

当一种“理论”对这个社会起到了推动作用,产生了积极效果,这样的“理论”我们就当推崇的,对于创造这种“理论”的人我们也是应当赞颂的。如前面说的亚当斯密,还有达尔文、孟德斯鸠、爱因斯坦等这样些人。反之,当一种“理论”对这个世界产生了危害,产生了暴力和杀戮,让这个世界得不到安宁,那么这样的“理论”就是“反动理论”;创造这种“理论”的人,必然会受到遣责。马克思已经死去130多年了。将他作为一个学者也无所指责。他出生德国,德国一位学者曾说,马克思是我们德国人,然而值得庆幸的是他的理论拿到东方去作实验去了。马克思提出的“阶级斗争”是欧洲资本主义发展初期一个社会现象,他根据这个现象演绎出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然而,就是这个“阶级斗争和无产阶级专政”让世界回到黑暗的中世纪。毛泽东就是死抱着这条理论不放,晚年发动文化大革命,让中国回到比欧洲更黑暗的中世纪。中国人民,也包括中共多数高官们(其中习氏家属)都惨遭迫害。他们也知道这一切都是毛的“阶级斗争”所造成,而“阶级斗争”就是马克思的原创版。连邓小平都说,什么是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我都搞不懂。并且告诫中共官员争论姓资姓社没有一点意义。邓可是和毛一起参加革命几十年的老共产党员,他奋斗了几十年,都对马克思抱怀疑态度,难道说习比邓还懂马克思吗?马克思曾说:“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无产阶级专政,无产阶级专政是达到消灭一切阶级和进入无阶级社会的过渡—”那么试问:今天中国是无产阶级专政吗?今天的红后代们掌控了70%以上的财富,他们个个都是资本家,都是资产阶级,你们现在谈马克思不觉得脸红吗?本来这个国家是有产阶级统治,却抱着创造无产阶级专政理论的马克思不放,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吗?

结论:中共当局今日搬出马克思说明已经黔驴技穷了。这和以前“三个自信”又加个“文化自信”一样,都是自相矛盾。现在当局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这是放着民主大道不走而走死胡同的必然结果。我们将看其如何表演下去,拭目以待。

2018年5月9日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14/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