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最大的隐忍,
这个季节不去江南。
梅雨正在生成,
我的矜持不容蓬头垢面。

明前茶刚刚采摘,
满盞漂浮着鲜绿的嫩片。
我更爱黑茶与普洱的厚重,
凝滞是欲言又止的宣言。

太湖与鉴湖是否一脉相承,
西施与秋瑾谁是梦怀深恋?
投醪酬师虚饰了豪情壮怀,
何处可见夫差与勾践?

江南的雨巷在浅浅地招摇,
望梅止渴的不仅是油油纸伞。
更阴毒的是百媚浅笑,
难成的诗赋早已魂飞魄散。

江南熬成了鲜美的鸡汤,
饮鸩止渴已臻迷蒙的大限。
唯有诗歌能穿越古今,
剩下的是不足无论的过往云烟!

2018.05.06

作者博客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