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建刚:活祭

Share on Google+

一晃就是十年时光,
初夏的天色布满铅云。
耳边犹闻山呼海啸的泣哭,
吊诡的大地仿佛还在颤震。

残垣断壁早已消失,
废墟上的草木郁郁菁菁。
抚平的创口仍有沉重的叹息,
地狱之门关不住憋闷的灵魂。

我那些瞬间消失的兄弟姐妹,
天国里是否有不灭的神灯?
那些莫名蒸发的花季稚嫩,
何处能留存你无邪的青春?

风的触手探索着呼吸,
地壳深处掩埋着无助的呻吟。
白云倒影在堰塞湖的绿波中,
鬼魅的诱惑寂然无声。

时光在时空隧道中穿梭,
天葬台上布满了黑冰。
秃鹫无精打采地久久盘桓,
捕捉着生命密码的天籁神韵。

望川之水静静地流淌,
滴水穿石的乳笋或隐或明。
漂移的板块未曾停息过挤压,
蓄势等待猝不及防的石破天惊。

和平鸽迷途了夏夜的灯火,
逝者如斯伴随着盛世歌韵。
选择性的遗忘拉高了物化的欲望,
温柔的纤手在温柔地活摘亡灵。

2018年5月11日

纪念那些不幸逝去的生命

美篇·诗魂有道

阅读次数:1,00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