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八十八岁的老母亲,
你美丽的白发在春风中飘逸。
每一条皱纹都溢满慈颜,
静静地静静地知足惬意。

你降生于长江三峡的起点,
那里有别样的月落乌啼。
你是高山与大江的女儿,
是造物主书写的惊艳之笔。

你的降生拉开了美的序幕,
又一座神女峰亭亭玉立。
白帝城回荡着历史的足音,
夔门群峰从来不缺少倾城美女。

父亲英武地从渤海湾走来,
阅尽春色的他慧眼独具。
虽然没有订婚的金戒指,
但澎湃的激情使你们心魂相许。

父辈们打下江山却无缘安享,
在常年的动荡中饱受无穷的奴役。
不解理想与现实的渐行渐远,
母亲的相随或许是唯一的慰藉。

命途多舛的父亲英年早逝,
你没有过多的悲伤过多的哀戚。
坚贞的城堡一生只放下一次吊桥,
关门闭户后只剩下美美的甜蜜。

经历了中年丧夫老年丧子之痛,
那种刻骨的剜心犹如刀削斧劈。
但你从来没有在生活中退却,
你的坚强和柔软充满天地大义。

到如今你早已白发飘飘,
每一根白发都鸣奏着情愫玉笛。
你是巫山云雨中飞翔的最美之凤,
那份柔情温良永远珍藏在我心里。

注:家母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美凤。

2018-05-13

美篇·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