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眨眼就是五十年,
往事并不如烟。
还记得那是一个黎明,
阳光依旧灿烂。

转而阴云密布,
吞噬了一张张青春的笑脸。
学校被封闭,
书本被焚烧,
大江南北赤潮汹涌,
举国皆是红宝书和雄文四卷。
老师被批斗,
校长被打死,
开国元勋的脊梁领受皮鞭。

人性在扭曲中邪恶地狞笑,
文攻武卫成为盛宴狂欢。
竖起了多少雅各宾的绞架,
多少头颅滚进了肮脏的竹篮。
革命就是这么任性的暴烈,
谁有异议就是叛道逆天。
革命不是优雅的温良恭俭让,
更不是绘画绣花和请客吃饭。
革命离不开血泪开路,
神圣的理想要以鲜活的生命祭奠。
一个民族整体性的疯狂不是夜话,
它真实地发生在理性尽失的昨天。

仅仅五十年,
恍若隔世又弹指挥间。
五十年前的悲情闹剧,
是近,还是远?
非理性的全民狂躁,
从来都是野心家的摇篮。

看啊,那些尘嚣甚上的怪调,
血锈刀剑并未马放南山。
如果血色再次逆袭苦难的大地,
善良的人啊,你将怎么办!

侯建刚写于——2016.5.16

后记:历史已经判明,“文化大革命”是一场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革命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各族人民带来严重灾难的内乱。——中国共产党十一届六中全会《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

美篇·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