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3

最近几个星期,中国官方和非官方智库就美中贸易关系及未来发展,密集召开各种闭门和开门会议,试图为焦虑中的中国政府献计献策。阅读这些会议记录和文章,不难发现中国方面对当前美中贸易问题及长远关系的想法,包括反思、判断、对策及中国的底线。

特别值得关注的研讨会包括5月7日全球化智库(CCG)举办的中美经贸形势研讨会、5月8日中国宏观经济学会与华创证券在钓鱼台举办的闭门会议和5月12日至13日中信举办的年会。从众多学者和政府官员和前官员的观点看,对美中关系的现状和未来发展的主张大致可分为温和派和强硬派两种。温和派主张中国应再学美国几十年,强硬派则认为,中国要以硬还硬、“以战止和”。

美中关系之所以走到今天这种剑拔弩张的地步,温和派做了一些反思:第一,中国需要明白,取代美国之后世界无老大,中国不过是多元性世界的一极;第二,远交近攻的战略不适宜全球化的今天,中国以什么方式实现超越,如何处理与原有世界的关系,决定了其他国家如何对待中国;第三,中美战略互信尽失,中国的民粹派、现代义和团派以及中美两国的“新冷战派”都有责任。

很久没有发声的中国税务杂志社前社长张木生在钓鱼台会议上提出,“老大是自然形成与世界公认的,要踏踏实实地再向美国学习几十年”。张木生的这个说法,应当是回应社会上那种中国应取代美国成为世界老大的主张。钓鱼台会议还认为,中国要正确地认识自己的力量,正确地认识美国盟友和美国之间的力量;在科技教育等综合实力上,中国与欧美还有很大差距,不能简单的只看总量GDP的数据,中国应该踏踏实实的向美国再好好学习几十年。

如果说,这些看法还比较冷静、客观和理性,有助于美中关系未来的和平与健康发展,那么强硬派的主张,就差强人意了。

强硬派中以中国现任政府官员和前官员居多。他们拒绝反思中国的错误,认为美国方面是这次美中贸易摩擦的始作俑者。商务部美大司原司长江山表示,此次贸易摩擦应该说首先是美方先发难的,中方是被迫应战,做了该做的正当反应。他们解释说,美方挑起中美贸易摩擦的重要根源是国内政治,而削减2000亿美元中方顺差完全是为了迎合选民,并不具备经济学基础。

他们对中国政府提出的建议是,如美方采取行动,中方必须立即反制。他们认为,中国的应对选项有:第一,当特朗普的棒子落下,中国要有“以战止和”的勇气和反制特朗普的手段;第二,要“边打边谈边拉”,防止其他国家与美国站队;第三,“边打边退”,即适当市场开放,降低关税。

这些强硬派提出了中国的底线,认为美国不得触犯中国的底线。他们说,“中国的底线是中国的主权和发展权,无论何种情况这两者都不能触犯”。中国的主权涉及到台湾问题,而发展权则涉及到中国制造2025.对这两个问题,强硬派认为,中国要毫不含糊地坚持原则,树立底线思维,做好军事斗争和外交斗争的准备,打消美国突破底线和乱中的图谋。

对这些主张,笔者的看法是,强硬派提出的中国底线思维,很可能代表了习近平政府的底线思维,但是要对付眼下的美中迫在眉睫的贸易冷战,习近平宁可先采用温和派的主张——安抚美国,不去挑战美国在未来十几年的霸主地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副院长阮宗泽在四月底的一次研讨会上披露,习近平对美方发出一种信号,即中国没有意图也没有能力挑战美国霸主地位,就是明证。

于是问题就来了,中国会不会重回“韬光养晦”?笔者以为,有这种可能性。不过,中国过去几十年快速增长的瞒天过海之战术已经让西方识破了,如果中国重回“韬光养晦”,依然用过去的基本策略“放软身段,学会让步,学会博弈,说狠话也是假狠话,内心要极其坚韧”,西方很难再次上当了。

此外,不管是温和派还是强硬派,他们都认为,中美这次争端不仅关乎贸易问题,更关乎中国未来发展方向。这个判断是准确的。但是,如果他们认为,一个专制国家要想成为世界老大而不遭到西方和全世界不喜欢专制的国家的联合挑战和抵制,那是daydreaming(做白日梦)!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