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十郎:极权谎言世界需建“考今学”

Share on Google+

虽然,世界上的动物千殊万类,即使按纲目科属种细分起来,每一种动物都有它独到的特征与独特的本领。但这一切比起人类来从总体上看都是小儿科。因为只有“人”,“在他身上自然界达到了自我意识”(恩格斯《自然辩证法·导言》,《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P373)。

人类凭这种优于其它动物的“自我意识”,他通过语言、文字形成的书籍可以知道自己发展的历史,自己三千年前的形貌及活动环境。只有人能为自己设计未来,了解未来,预见未来,.在这一点上动物却不堪设想。中华鲟,万万没有想到我们在三峡筑起一条大坝和一些小坝阻住它产卵的通道。专家预言“这一在地球上生活了1.5亿年的古老物种,可能再过37年就将在自然界消失。(《南方周末》2015年3月10日D22环境)鳄鱼,在漫长的进化中完成了它作为杀戮机器的完备本能,但它也不能预料自己的未来。

人类知道自己的过去与未来生活过的环境(即组成的社会)很大一部分得归功于考古学。英国考古学家霍德华·卡特1922年11月发现了沉睡地下几千年的法老陵墓,震惊了世界。中国的考古专家夏鼐1950年在辉县发掘,第一次发现了早于殷墟的商文化遗址等等。如果要开一个清单可以延伸到几百几千页。

考古虽然有考古的难处——因为年代久远,但在全世界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借助发达的科学技术往往取得了丰硕的成果。但我今天要说的是:由于社会体制的局限,由于政治的因素,横亘在当今中国学者面前的比考古更为重要的任务是:我们应该创立一门崭新的学问——考今学。

因为“今”在流失,“今”在人为因素的干预下正在改变历史的面貌,使得我们好些人快要认不出“历史”了。

譬如说吧:上世纪59-61年中国到底饿死了或曰非正常死亡数是多少?“89·64”中共的装甲车、坦克车血洗天安门广场中国失去了多少生命?上世纪震惊世界的“文革”武斗中我们有多少“革命群众”成为史无前例运动的祭品——这不是一句“为有牺牲多壮志”搪塞得了的。

鉴于政府的干预,努力建立一个详细地震中死亡学生网上数据库的谭作人被监禁,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罪”,至今,08年地震死亡学生人数还是个“语焉不详”,可见“考今”之难。

中国的“大跃进”,外媒也有评说——“‘大跃进’造成了如此严重的经济上的混乱,造成了大饥荒,不得不放弃了。因为‘大跃进’而死亡的人数是骇人听闻的。毛泽东死后,美国的人口学家可以看到统计材料,他们断言:在‘大跃进’所造成的大饥荒中,至少有三千万中国人死于饥饿。而关于那次大饥荒的惨状,外界人士甚至还不知道呢(贾思普·贝克《饿鬼:中国那场绝密的大饥荒》,<伦敦,1996年版页ⅩⅠ>,转引自《共产主义实录》P86”)

59-61年死亡人数问题也见谬说迭起。有人闭着眼睛说根本就没饿死人,诬言杨继绳《墓碑》所言不实;有人著文称“三年困难时期,只有250万人以下的“营养性死亡”(据《炎黄春秋》2014年11期:《有关大饥荒的新谬说——四川官方数据“营养性死亡”250万人的荒谬性》)。由美国霍德华·斯波德编著的《世界通史——公元前10000-公元2009年〈第四版〉》在叙述中国“大跃进”时也说“由强大的政府遥控试图根据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来组织国家经济体系的大跃进,导致了中国经济的崩溃,包括上百万人饿死。”(该书P778)

看来谬种已流传到海外了!此数字比中共党史第二卷公开认可的非正常死亡“一千万”还少。

《炎黄春秋》2014年11期以确凿的数据作证,仅四川一省就有700万人死亡(按:杨继绳推算为797万人)。

看国外学者——“美国人口与人口委员会主席普林斯顿大学教授安斯利·科尔认为超线性死亡2700万”(1984);美国人口统计学家朱迪斯·班尼斯特认为非正常死亡为3000万人(1987);费正清认为约有2000万到3000万人由于缺乏营养在饥饿中丧失;麦克法夸尔认为非正常死亡人数有1600万到2700万人。(《炎黄春秋》2014年11号引)

关于“文革”(1966-1975)武斗死亡人数也值得“考今学”大费一番功夫,又说伤亡10人或以上武斗事件有57227件,其中伤亡100人或以上有9790件,报案失踪的有227300多人(中共中央文化革命武斗事件调查组)。

又有数据为:“文革”武斗伤亡为五十万到二百万之间。

叶剑英称(经两年零七个月调查核实)有745万人受迫害,420万人被关押审查。单高级知识分子被迫跳楼、上吊、投河、服毒死亡就达20万人。可见“考今学”空间之大。

“考今”不是为茶余酒后的贫嘴,旨在如太史公司马迁所言“述往事,思来者”,记住历史教训,为建设一个和谐社会为目标。

其实,“考今学”已有人在开历史先河了。《炎黄春秋》2015年1月号载有李素立先生:《探寻1959年河南商城“死绝村”》。

李先生面对资料记载:“1959年冬,1960年春,信阳地区发生了严重的死人事件。据统计,全区···死绝五万多户,村庄毁灭1万多个”,“仅息县就有639个村子死绝,固始县(全县)无人烟的村庄有四百多个”。而商县“死绝村庄435个”。

作者通过走访、询问,终于弄明白了:“商城死绝”的435个村庄应该是自然村,不是行政村或生产队。生产队不等于一个村子,一个生产队可能包容几个自然村。“总的来说在20余天的采访中,可以确定为“‘死绝村’的有如下的村子”(略)。结论为“死绝村”背后有人祸,情况有“人相食死人肉、活人肉”。“大饥荒是客观存在的历史”。“真正的信史不仅需要客观的历史脉络和数据,也同样需要大量真实、丰富、具体的细节;文献数据重要,故事、案例同样重要。口述研究,对于大饥荒研究的深化,细化和实证化意义重大。我们每挖掘一个真实的案例,就结结实实在给谎言钉上了一枚棺钉。”

有识者,有条件者拿起你手中的锤子来,筑建一门崭新的“考今学”,给谎言钉上牢牢的不可任意移动的棺钉。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5/30/2018

阅读次数:1,06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