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临的寒风驱散热暑,
嶙峋的冰雪呼啸山谷。
俏崖上的松柏纵横沧桑,
宏声宣誓着有所建树。

挥之不去的宿命如影随形,
箴言式的缠绕屡新如故。
启示录般的梦靥百代千秋,
谁能破析没有正解的天书?

春天的冀望渐行渐远,
冬日的守望难言孤独。
理想与信念随风摇曳,
诗者的歌吟长夜当哭。

悲伤墙在百年祭奠中矗立,
不忘初心溢满血色恐怖。
王朝的兴替殷鉴不远,
危情盛世高悬着堰塞湖。

谎言与真相歃血为盟,
被教化的真理奴颜媚骨。
圣殿外黑压压跪倒的山呼万岁,
被噬去精魂的长不大的民族。

光电突进织成夸克级的蛛网,
长城捉襟见肘于量子的速度。
忠诚与背叛都虚拟的蒙面,
不到末日谁会展开藏匕的献图?

秦砖汉瓦潜藏着历史的泪眼,
高速路上的逆行飞扬跋扈。
笑里藏刀的宣言字正腔圆。
陨落与崛起自有命定天数。

日渐迫近的晨光熹微,
终有朝阳喷薄而出。
再创世纪的脚步声声入耳,
有所建树的别意是普天救赎!

2018/06/01
诗魂有道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