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谣‖维马丁(奥地利)

和我们一起唱歌
和我们一起歌唱
和我们坐在一起
和我们一起用餐
让我们再次相聚
让我们再次欢聚
坐在天庭唱歌
坐在天庭歌唱

2017年12月

(选自新世纪诗典微信群 伊沙、老G译 )

祖国‖尚仲敏(中国)

成千上万的天才死去了
我现在说出的话
正是他们来不及说的

他们自身的遭遇
忧郁和苦衷
疾病和灾难
这一切命中注定
超出了你的掌握
或者不曾被你注意

你的大地大得
让他们不得走到更远的地方
他们占据着你偏僻的一隅
生前放声歌唱
死后不留痕迹

如果有朝一日
战火燃烧,大敌当前
我想,我也该趁机子弹上膛
但我首先要干掉的
只能是我自己

我毕竟跟他们命运相同
既然无力自救
又怎能救你

(选自诗锚微信公众号)

人大代表‖秦匹夫(中国)

十五岁。我代表人民辍学
十六岁。我代表人民挖煤
十六岁的一个晚上
我代表人民去救一个兄弟
追来的恶徒把刀架在我的脖子上
我代表人民正气凜然地说――
要么砍。要么放
十七岁。我代表人民南下
代表人民睡马路。饿三天
代表人民去工地。一天晒脱三层皮
代表人民进工厂。加班加班加班
十八岁。加班
十九岁。加班
二十五岁。加班
三十岁。加班
三十五岁。加班加班加班
如今三十八。我代表人民回到家乡
代表人民擦皮鞋
代表人民依然单身
娶不到老婆
迄今为止
我一直在代表人民
我的疾苦
即是人民的疾苦

(选自三个A诗歌排行榜)

它们的天空‖查文瑾(中国)

你看它们各飞各的
谁都没说天空是谁的
你看它们飞过的天空多干净

(诗人王小川推荐)

孤独‖王林燕(中国)

越过两座秃山
喝满一肚子假酒
吹下一箩筐牛皮
此刻老马载着他
走在回家的路上
走在寂静峡谷里
雪从月亮落下来
落在老马长长的睫毛上
落进他滚烫的颈项
他哼唱的老调
将雪和月光
推向遥远的天边

他的女人
提着马灯
带着家犬
踩着裹尸布般的大地
一点点找到他
将独享一日的孤独
悉数还给他

(选自三个A诗歌排行榜)

草之仇‖周鸣(中国)

一群牛羊,在草地上吃草
那些疼痛的草根
显得比牛羊还要安静

因为草根们知道
在来年的春天
肯定会有自己的子孙
生长在牛羊的遗骨上

(选自笨笨微信朋友圈“中午读诗”)

做给活人看‖严小妖(中国)

风吹不动草
也烤不焦草上那
慵懒的露珠
风能吹动别的
比如
空气里
尸体的味道
比如
烤箱里
油脂活跃的胆量
鞭炮响了
他们开始悼念亡灵
看上去
里外都是虔诚
你还是只闻到
烤肉的味道

(选自芳邻旧事随笔47条)

原创: 维马丁等7诗人。 鱼浪诗坊 5月12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