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乡村爱情

那个年代
三姨和姨夫走路总挽着手
这在偏远小山村
是让大家笑话的事情
五十出头三姨就得癌去世了
她一生为姨夫生了
二个儿子三个女儿
去世后三姨夫没把三姨
埋进偏远祖坟
自家住村头
他在靠院子一个小山包下
选了一方平地
前边有泉水后边靠树林
把三姨葬了
姨夫和孩子们分了家
在坟的不远处
动手盖了二间茅草房
自己过日子
有天见面问他过得怎么样
姨夫回我:
放心吧我很好
吃饭干活喂鸡养鹅
一抬眼就能看见
你三姨

| 我爹娘间的恩情

“叫驴…”
村里人背后
都这样喊我爹
因为他脾气暴烈
对与不对
娘从不敢正面说我爹
邻里说:
你娘就是被你爹
压跨了的一根木梁

见爹酒后打娘
总想反抗
娘总摁住我:
他就那样
你爹是个好人
大了你也要 顺着他点
那时我十几岁
在外求学

邻里爷爷讲
娘命苦
家庭成分不好
四岁没了父亲
十九岁那年
爹闯关东回来
奶奶服毒抗拒他也不顾
娶我娘
做了媳妇

| 屈服

我少年时
和父亲经常干架
他的暴烈我从无惧怕

只是有一次傍黑
干完架我一夜睡在
村头麦垛掏出的洞里
那是冬天
娘挂念我在家门口
坐等了整整一宿
寒气把她浸透
昏睡数天
身体几乎垮掉

从那起我就
惧怕了爹的酒气和狂暴
也习惯了他酒后
骂我骂到没有力气

| 两只羊

小时候放羊牵羊回家
经过北街一户人家
羊总挣着往他家门口跑
将此事告知母亲
母亲说
那是孙姓的三老爷家
因成份不好
家属与他划清界线都躲了
每天要去公社
交代材料挨批斗
肯定他家里那只母羊
关在院里没人管了
你可往他家院里扔些青草
阶级斗争很紧
你不要让咱家的公羊
和他家的那只
走得太近

| 村主任选举

全村三百六十四户人家
他买了
三百六十四双皮鞋
每家先送了一只
左脚的
右脚的
承诺当选后再送
结果出来
他以一票之差
败给了一个每家送一身
西服的对手
他招呼几个小兄弟
一把火
把那些右脚的鞋
烧了

| 不吱声

水泥地上
他踩着她的头:
你服不服?
她挣扎
他的脚再用力:
你服不服?
她不吱声
奋力想扒开他的脚
到底服不服?
他再用力
她的嘴角流出血
仍不吱声
很多人围上来
他拿下脚
她翻身向上
闭上眼睛静静地
躺着
不吱一声
所有围观的人
不吱一声

| 失态

年关了市里倡议
企业家要和乡下最穷的户
结对子助他们过个好年

贫困县东庄村刘书记
开着他的雅阁
女企业家开路虎
停在了村后一间
泥坯房前
张奶奶八十多了无子女
屋内除了一张饭桌
一只泥巴炉子一张床
只一床破被堆在
麦秸铺底的草席上
阴暗潮冷 烧不起煤球
老人正哆嗦着
在点一把柴火
女企业家看后呆住了
一阵悸动之后
嚎啕大哭

刘书记闪一旁
跟乡里随行的领导低声说:
事业干那么大又有钱
怎么还这样感性和失态
边说边皱起眉
摇了摇头

| 憔悴的女人

一个五岁
一个三岁
两个孩子淘在
她身边
同车的阿姨对她说
你两个女儿真漂亮
她回: 还有一个姐姐呢
都上四年级了
阿姨兴奋地
喊起来:
呀,再等几年都大了
你可有得福享了
她羞涩地笑笑:
怎么可能呢
公公婆婆还等着
抱孙子呢

| 下水道

办公大楼的下水道堵了
请来专业的疏通公司
无数的避孕套
绞在一起
一大坨甩在楼后的
下水道出口处
一条巨大的软体鱉虫
从湿漉漉的套子里
探出头来

| 高级时代的设计学

路是灰色的
天是灰色的
创业板也是灰色的
高级的时代
流行高级灰
根据颜色设计学原理
灰色系要搭三原色
才更高级和靓丽
于是现实中就有了:
高速路上
汽车连环撞
产生的红
娱乐城里
烟酒声色间
萌生的黄
重霾红色预警下
万民宅家里
想象的蓝

| 愤怒

将一块石头
砸进
池塘里
水中的自己
立刻碎得没有了
任何样子

| 小树林

因为规划
整个林子就要砍伐
林地的主人正激烈地
和政府人员争吵
围观者一大堆
议论声阵阵响起
十多岁的女儿
扯扯我的衣服
指着树顶的几个鸟窝
眼圈微红
问:
那些鸟儿
怎么办

| 低头一族

商场下行电梯口
低头玩手机的
一个女孩摔倒
扑在前边玩手机的
男子身上
跟在她身后的一位
躲闪不及
手机摔出
人压在她的身上
第四第五位端着手机
跃过两人
同时回头说了声

| 一声高喊的祝福

破旧的三轮车
把宝时捷卡宴的
后腚蹭了
“对不起对不起……”
骑三轮车的黑瘦老人
边说边慌慌张张摸身上
显然是在找钱
“你走吧,以后注意”
年轻的豪车车主
挥了挥手上车走了
愣一会儿
老人忽然激动起来
冲着离去的豪车
大喊:
“老板,你一定会更有钱的”

| 空花盆

冬日三亚
一个富人社区
尽是老人
每天聚在一起
运动 唱曲
聊些儿女在外事情
他们约定
每天早晨或午后
谁有任何原因
不再下楼
要么电话
要么在自家窗台
大家能望见的地方
放只花盆

岳上风:有关口语现代诗的几句散言

自然,生活中生存里许多事实和事件就摆在那里,生发或者毁灭,你只要如实地以诗的语言记下,适度地呈现,那么它的意义,它作为事实所显示的当下的诗意,所内含的价值,就已丰满和确定。

诗是活出来的。说人话,讲真话,写事实,以事实去呈现诗意,并把自己放进诗中去,无须有任何的废言和解辞,这样,一个真实的你,一首反映时代或者当下生存现状及生命生活的真正的诗,一种真实而有现实力量的诗意,就自然而然地呈现出来。

“我” 与诗同在,诗就自然而然地有了体温和体重,有了自己的形体了。真我在其中的诗,才会震撼人心,有力量。

诗从语言始,但应当排斥并摆脱语言对它本性的包裹和束缚,过多的追求语言,诗就会失去诗性和劲气,变得苍白,繁芜和空洞。所谓 “迷人文字中求,悟人向心而觉”,这个心,就是坚硬的诗核,这个觉,就是为呈现事实的诗意而应有的想象力。

想象力和事实对撞、结合并产生诗意,这是口语现代诗应追求的目标和方向。没有了想象力,就没有了诗歌,它是诗人和诗歌必须具有的一种内在潜质和表现能力。就是先锋,后现代和超现实的东西,都一定是在先锋,后现代和超现实的想象力中生发的结果。

另外,口语不是口水,但口语和口水仅一字之差,稍不谨慎,口语就会淹进口水里。所以,写口语现代诗须讲究、提炼语言和语境,即汉语使用的成熟度,一个成熟的口语现代诗人,需要在语言上向“大顺”之境迈进,做到语言的无“挂”无“碍”。

看似最简单最生活的东西,写作起来往往是最艰难的,“……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谁说不是口语,但多一字不能,少一字也不可。

岳上风,原名赵岳枫,曾用名赵血枫。诗人,艺术家。有诗发表并入选《新世纪诗典》《2016年度中国最佳诗歌100首》《中国先锋诗歌年鉴》《中国朦胧诗纯情诗赏析词典》《李锋评诗》《中国新锐诗歌双年选》等多种文本及选集。磨铁读诗会2016、2017年度中国百佳诗人。七零后,现居山东济宁。

栏目主持 | 西楠、绿鱼
选题策划 | 极地文化工作室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