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水》

下了班
才说人话
一上班
就端起来
有的端一杯水
有的端一碗水
还有的
端一缸水
请想象:
那些终生
把自己
打扮成
怀着七胞胎的
永不分娩的
超级孕妇
2018/4/22

《关系好》

他们是同事,也是死党
常一块喝酒,一块打球
谁家需要帮忙,都很仗义
人们说起某一个
都会想到另外几个
现在,其中的一个
要竞选处级干部了
民主投票时
几个哥们没一个选他
背着他私下商量过:
“虽然大家玩得好
但他做领导还真不太行”
“再说呢
投票也没那么重要
谁能上是早就定好的”

2018/4/1

《名媛》

说她漂亮倒是真的
又很会穿衣
任何时候
都妆容精致
绝对的
名媛气质
但如果
跟她沟通工作
她永远是
“我不知道”
“我不了解”
“我没听说啊”
“不是我负责的”
“领导没给我说”
“都上周表了啊,真的吗
“上过新闻网?什么时候”……
最起初
以为她只和下边的人
打太极,后来发现
她对领导交代的任务也如此
但某个男领导
很欣赏她
在会上说
你们要向她
“学学怎么打扮”
“学学怎么生活”
“学学怎么工作”

2018/4/28

《私人记录》

她读大学的外孙
为她拍了纪录片
在她家的客厅
我们默默看完
她的确
受了很多苦
与那些
生于30年代的
同龄人的遭遇
几乎全部雷同
这才是
最让人
感到悲伤的原因:
一个人
等于
成千上万个人

2018/04/15

《陕北》

一个女人,边跑边喊:
看见我闺女没
看见我闺女没

直到现在,我还是
一到人多的地方
脑中就窜出这个镜头

母亲终于
在好几个村子外
找到了我

我嘴里吃着、手里拿着
口袋里装着
各种食物
一直在哭

旁边看管我的叔叔开玩笑:
再找不到她娘
就卖到陕北去……

噢,“陕北”
从此根植于我头脑中的
第一印象
是“拐卖”
三十年来,无可取代

2018/4/17

《乌鸦嘴》

58

能做同事也是缘份
我总会遇到
下了班
想见也见不到的人

59

小区里总有鸟的叫声
但每天早上叫醒我的
是手机里的鸟鸣

60

我的黑裙子胸前印着三只大猩猩
但还没人盯着我的胸看过
猩猩的表情分别是
托腮+白眼、惊吓、捂脸

61

一只白气球窜上了玉兰树
小女孩儿急得直转圈
她在树下望了会儿,突然说:
“妈妈,这才是最大的花”

62

我住在象嘴路的斑马村
我隐没在人群,如同一只羊
我写着先锋诗
“我是一匹来自北方的狼”

63

握着相机,在街头游荡了仨小时
晚安家居的巨幅广告

祝我Goodnight,十几个平方的霓虹灯光
打在公交车中昏睡的男人脸上

64

梦到我在点名:欧阳凡芸
“老师,她退休了”
“扯犊子,刚上学退什么休”
“老师,她是你妈妈”

65

玩摄影接力游戏
每次都需要@对手
我经常不知道要@某个人
于是只好@某类人

66

穿红马甲的老先生
总牵着一条
穿红马甲的狗逛街
狗的名字叫“老伴儿”

67

一位常讲官话套话的领导
在一场无聊的会议上
用手机欣赏了一个多小时梵高的画
从那天开始,我才感到此人面善

68

为一个人写一部情诗
这个愿望应该停止
是古堡就让它继续沉睡
是暗礁就让它永在海底

69

无水的时候很孤独
有水的时候也很孤独
走在沙漠上的一只骆驼
身体里有一朵花

70

你48岁生日这天
说起自己是特种兵出身
英雄般的过往以各种版本被反复论及
大家都喝了很多,顺便说你有高血压

71

万美人儿那张脸
既不是圆脸,也不是瓜子脸
被我称之为
巴旦木脸

沙凯歌,女,先锋诗人、摄影师。同性婚姻法案支持者。现居长沙。
作品发布公众号:“沙凯歌”;个人微信号:626540667。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