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k-review-620.jpgnull
Daron Acemoglu 与 James Robinson 著 :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权力、繁荣与贫穷的起源》(Why Nations Fail : The Origins of Power, Prosperity, and Poverty)

社会走向富裕繁荣还是衰落贫困,是否有迹可寻?何以欧美国家远比非洲的富强?南北韩不过由三八线分隔,何以两地经济发展有天渊之别?只求经济改革、政治不变的发展策略,为中国带来巨大的经济增长,但这种办法可以持续下去吗?连串问题,不外是寻找国家经济发展成败的关键,也向来是不少人努力探索的课题,而《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突出之处,是从古今中外多个国家的成败经验之中,找到走向长治久安、繁荣富强的锁匙。

两位作者的结论只有一个:一个国家必须改革,采纳开放包容(inclusive)的政治及经济制度,才能打破历史宿命,走上富强康庄之路。他们指出,开放包容的经济制度,保障产权、维护公平竞争、鼓励科技创新及投资,从而促进经济成长,而开放包容的政治制度让更多人分享权力,从而建立管治权威,贯彻法治,无须照顾特殊阶层的特殊利益。因此,由科技革新而产生创造性摧毁(creative destruction)的后果,把过时的生产技术甩掉,导致既得利益者受损亦在所不计。

相反,盘剥(extractive)的政治制度权力高度集中,其制度目的正是盘剥更大的经济利益,既为自己的好处,也为取得更多资源,以维持统治者的权势及有利其统治的政治制度。至于盘剥的经济制度,产权无保障,科技创新欠诱因,好让少数统治阶层剥削多数人的资源。在经济上及政治制度的双重盘剥下,经济只会日走下坡,万劫不复。

不过,作者认为,经济增长不是开放包容制度的专利。一些政治上封闭集权的国家如中国及一些非洲国家,只要手握权力,亦可投入资源取得经济成长。但长远而言,盘剥的政治制度即使实行较开放包容的经济改革,却始终要照顾特权阶层谋取巨利,无法保障产权,也难以鼓励创新,因为创造性摧毁的后果,即使提升了整体经济力量,却损害既得利益而被禁止。同时,执政者权倾天下,独揽政经利益于一身,势必引发内部权斗,以夺取最大利益,因此注定是同室操戈频仍,政局难求稳定。

无疑,按照作者的历史分析,开放的经济制度遇上包容的政治制度,不仅互相支持,更构成良性循环,让国家繁荣昌盛;而封闭的经济制度遇上盘剥的政治制度亦互相加强,构成恶性循环,国家就在劫难逃了。不过,古往今来,中国中古由盛而衰,美国近代平地而起,都代表一些国家不但可以打破历史惯性,更可改变命运,扭转发展的走势,由衰而盛,或者由盛而衰。

究竟国家会拨乱反正,还是步入穷途? 作者认为,关键在于现行制度如何应对重大历史关头。南北美洲的殖民发展,同样是外族入侵,但碍于两地政经制度不同,令殖民者只能采取不同策略,亦引致两地发展殊途。南美洲走向独裁、盘剥的体制,而北美洲则逐步确立自由经济和民主政体。非洲的博茨瓦纳(Botswana)和塞拉利昂(Sierra Leone)同样沦为殖民地,也由于前者向来倾向不同部族权力均分,而后者一贯是独裁体制,结果两地先后独立,博茨瓦纳经济蒸蒸日上,塞拉利昂却万劫不复。同样是工业革命,结果是西欧由此日渐兴盛,东欧却无动于衷,亦是源于原有制度差异,使西欧趁机转型,东欧却原地踏步。

基于理论分析和历史反省,两位作者认定,要振兴一国经济,不能只靠国际组织所设计的经济措施,不能期待小修小补的外国援助计划,而是要加强公民社会成长,形成动力,让民间有效监察政府,并且参与决策,才能逐步建立开放包容的政经体制,让国家纳入长治久安的正轨。

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