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懿:窑洞、黄土地与黍离,告别诗三百时代

Share on Google+

诗三百时代,是华夏文明妖冶得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的时代,这事不需要质疑,不信可以问孔老师孔丘孔仲尼。不要问孔老师为何叫了孔丘又要叫孔仲尼,他会说老子还叫老聃李耳李老师呢。
诗三百时代,应该没有秦腔和信天游,那时的诗和歌可以赋,可以比,可以兴,男孩子和女孩子和诗歌都鲜活水灵,充满了柔情。

原野里有麋鹿啊
英俊敏捷的男孩子把它猎获
我要用树叶把麋鹿包裹起来
献给那位钟情已久的少女
我要获得她更多的欢心

茂密的森林里有一丛美好的灌木
它的树叶馨香纯厚宽大
轻轻地采摘它啊
用来装饰我猎获的小兽
献给你啊,我那纯洁如玉的好姑娘

小冤家啊你不要太心急
小冤家啊你要轻手轻脚慢点再慢点
不要把我的头发和头巾弄得乱糟糟不成样子
不要惊动我家的小狗儿惊动了我的家人和邻居

这不是我杜撰的黄色小调,它的名字也不叫做《小树林里的秘密》。孔丘老师和文学博士说它叫《诗经.召南.野有死麕》。原始的样子是这样子的:

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
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

在诗三百时代和诗三百里,这样的艳情诗很多,我就不一一列举。我们通过这些诗篇,可以发现,黄土高原和黄河中下游平原沙尘无有,树木参天,河水清且涟漪,河水清且直漪,河水清且沦漪,小兽和鸣禽岁月静好,少男少女把情歌唱。这才是华夏文明最初的样子,那个叫中国的老男人最初年轻时的样子。

直到神性凋败,半神或者伪神降临,战争汹涌,世界濒临末日境况。人说,翻开有记载的中国历史资料库存来细看,除去282年无战事,其余皆在战争中熬煎。战争是什么?是生命的无限制屠杀和快意!是物质财富的无限制毁灭和快意!是环境的极大破坏和快意!是人类之恶的极端放纵和快意!
那些能够在频仍的战争中傲然而立的人是什么妖怪?那些在妖怪面前载歌载舞的人是什么妖孽?那些在所有这些强权和死亡化妆师前匍匐于尘埃的是什么样的蝼蚁?我无以从容叙述。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猗……
坎坎伐辐兮,置之河之侧兮。河水清且直猗……
坎坎伐轮兮,置之河之漘兮。河水清且沦猗……

树有何罪?砍那么多树伯伯干什么?
战争如火如荼,需要大量的木材建筑城堡和工事,需要大量木材做战车。亲爱的哥佬倌,那时候没有足够的钢铁或者合金做米其林做车轮,需要大量的好木材做车轱辘。把它们堆积在河水汤汤的河边吧,方便快快运抵大城或者战争最前线。亲爱的哥佬倌,这条河是一个非常特定的大河流,就是你们后来称做黄河的河,那时的河一点不黄不浑浊——她清澈着,她奔腾着,她泛起波浪和旋涡。每一个战争狂人都宣称自己是独一无二领受天命的大虫,大虫和大虫的撕咬就是兵僰,抢它个干干净净,杀他个片甲不留,戮他个断子绝孙,烧它个寸草不生。
一旦荣登大宝,必享方城宫室之美,必享后宫如云之乐。

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五步一楼,十步一阁;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盘盘焉,囷囷焉,蜂房水涡,矗不知其几千万落!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高低冥迷,不知西东。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一日之内,一宫之间,而气候不齐……楚人一炬,可怜焦土!

可怜焦土之后,是《黍离》之悲。数年之后,数十年之后,你从原野上走过。宫阙万间都成土,土里长满一望无际的黍苗,黍苗的尖头,是摇摇晃晃悠悠的穗。怎不叫人痛苦忧伤啊!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中心如醉。
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

如此,诗三百时代灭绝了!那些可爱的男孩子和可爱的女孩子和诗歌都鲜活水灵充满了柔情的时代灭绝了。那些森林、草原和那条清且涟漪的大河都灭绝了。代之而起的是更厉害的杀伐,代之而起的是黄沙荡荡、黄汤浩荡、沟壑纵横……
吾未见黄泉。
吾已然看见,地之下,有窑洞如黄泉,有披着麻片或者一张老羊皮的人民如老鼠如蝼蚁。

由此我可以说,农耕时代和农耕文明及其沉郁我可以大致言说。黄土高原和黄河道距离我自己的生活环境也比较遥远,其下的黄色文明黄河文明也大致可以言说。但其沉重之烈,非我的小心脏能够承受。来点信天游啊,来点秦腔啊,来点摇滚啊,但也不能排减我心中的沉重与忧伤。

我的心中的沉重和忧伤配得上罗瑜老师“黄土地系列”的两幅画,和老一代摇滚大拿侯牧人先生的《山梁梁上有棵树》和《黑月亮》:

山梁梁上有棵树,那是俺哥哥二柱……
高高的山啊漫漫的长路,那是俺妹妹翠花……

哇呜哇呜哇
他们说你是个丑八怪
他们说你是个秃脑袋
他们说你没有耳朵
他们说你总是发呆
他们说你是个和尚
你们说你没有欲望
他们说你不放光芒
他们说你是个黑月亮
你是一个黑月亮
你是一个黑月亮
嘿 黑月亮

罗瑜老师的“黄土地系列”,我看见的第三幅正好可以配上《黍离》。

以《黍离》为诗三百时代安魂,为华夏文明的远古时代安魂,真是一个奇迹。呜呼哀哉,诗三百时代,尚飨。

我过去一直担心罗瑜老师的画只有笔墨,没有历史和思想,看了今天的这三幅作品之后,我不敢再担心了。

2018年11月11日 甘江

阅读次数:301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