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美国总统川普与北朝鲜金正恩在新加波举行了关于核武的会谈。只根据会谈公报很难判断这次会谈是否成功。这次北朝鲜答应的条款以前也曾经应诺过,但北朝鲜以前没有遵守协议暗地发展核武器和弹道导弹。当然这并不是说这次会谈一定失败,因为可能背后有谅解。考虑到参与这次会谈的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和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博尔顿都是强硬派,这种可能性不小。到底这次会谈是成功还是失败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看出。这篇文章里我将提供背景:分析国际政治大局,防止核武器扩散的重要性,和北朝鲜的未来走向。

我曾写过几篇介绍国际关系学基本知识的文章。[1]是根据一本本科教科书写的,这里不再重复。因为国际关系学需要政治学,经济学,历史,哲学,宗教等基础知识作准备,一般来说要到研究院才认真学习国际关系学,所以那篇文章过于简单。这里我绕开学问象牙塔,以比较简单的比喻来说明防止核武器扩散的必要和北朝鲜的将来。

大多数中国领导和学者教授不懂国际关系学。有人可能会疑惑中国有那么长久的历史怎么会不懂国际关系呢?古代国家与现代国家不一样,那时主导国家的宗教/意识形态都是普天下的。中国基本不与别的主权国家打交道。中国有一句古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那时中国的皇帝称为天子,意思是天底下都是中国皇帝的地盘。皇帝现在不去管理是不屑管理,或是没有时间管理。古中国皇帝在思想上从来不认为与周边国家有对等的关系。

现在世界政治的框架是一个国际体系(state system),其中包括了许多主权国家。在这个体系里,每个国家都有主权,也就是说它决定自己的政治体制和外交关系,不受他国支配。有的人会问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不一样吗?答案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相似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首先一个国家是不是可以用一个人来代表就是一个大问题;这在政治哲学里有专门课题研究,这里不谈。但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有时类似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这时可以用比喻的方法来近似解释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中国古代有许多人与人国与国明争暗斗的战略战术,例如孙子兵法,春秋战国史,三国演义。这些用于国际体系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我们必须知道其局限。

研究国际关系的理论基础是政治哲学。政治哲学研究的开始限于一个国家的内政。著名政治哲学家有霍布斯,洛克,康德。马克思曾提出过一个人类发展理论(历史唯物论),但历史唯物论早已经被否定(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在有些国际关系学者里还有一些影响)。许多学者认为康德关于国际政治的理论模型太超前,于现今的价值不大。现在对国际政治有用的是霍布斯哲学和洛克哲学。洛克是自由主义和自由民主制的奠基人。政治哲学推广到国际体系成为国际关系学。现今国际关系学最重要的有两个派别,自由主义(Liberalism)和实用主义(Realism)。自由主义比较容易理解,是洛克自由主义哲学的延伸。由于现今世界自由主义的应用范围仍然有限(不少国家不是自由民主制),实用主义从现实出发处理国际关系。

霍布斯哲学是洛克哲学的前身也是它的基础。因为自由主义在现实世界适用范围有限,霍布斯哲学仍然有很大价值。霍布斯陈述了一种非常基本的原则:人们有一种强大的动力去增加自己的幸福。不幸的是在人的自然状态下,这种愿望会带来冲突。我们都希望同样的东西 (丈夫或妻子,食物,住宅 )因为这些东西数量有限,这种愿望会导致竞争和冲突。因为每个人都有能力杀死别人以夺取他所想要的或者保护他已经有的,暴力(或者说至少暴力的威胁)总是离人不远。更糟的是,人们存在着强有力的动机先发制人袭击以占取优势。因此在自然状态下,每个人生活在永久的担心被攻击的恐惧中。用霍布斯的原话:人的一生“孤独,贫穷,肮脏的,野蛮的生活,和短(命)”(life of man, solitary, poor, nasty, brutish, and short)。那怎样可以改进?霍布斯假设每一个人与其他人签订一个“契约”,所有人都顺从一个贯穿一切的主权。每个人都让出一些他们自己的天然自由来建立国家,作为回报得以保护不受野蛮的攻击和不遭受混乱的自然状态。这个契约同时即使国家合法化也使大家都得到好处。为了有能力制止混乱,国家主权的权力必须非常大。强大的国家还带来一些其它好处,例如可以保证签合同的双方履行他们的合同。这对贸易很重要。因为人们不需要随时担心被攻击,使人们可以有机会发展他们的智力和艺术才能。这促使了科学和艺术的发展。虽然形成国家会使人失掉一些自由,但是霍布斯认为是值得的。如果某个国家的国家机制全部或大部分丧失,这个国家成为失败国家(failed state)即霍布斯世界(Hobbesian world),例如2000年代初的索马里[2]。霍布斯世界里人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完全没有保障。

现在来看国际体系。如果可以把一个国家看作是一个人的话,霍布斯哲学可以用来近似描述国际体系。如果没有有效的机制来遏制恶性竞争,则国与国之间会频繁发生战争。过去的欧洲历史正是如此。欧洲有许多国家,以前国与国之间常发生战争。1648年的威斯特伐利亚 (Westphalia)条约首先开创欧洲各国可能和平共存的框架。但建立国际体系是个缓慢艰难且常有反复的过程。二战以后才有一个比较稳定的国际体系。有人称谓二战以后是法治下的自由世界秩序。但实际上无论法治还是自由主义都相当微弱;现实世界远达不到洛克哲学的要求。如果从霍布斯哲学来看,每个国家需要交出很多主权,然后建立一个超越国家的机构并配合非常强大的关键机制,例如警察和军队。但几乎没有国家会情愿交出主权。现实中的联合国与上述超国家机构有一点相似。但即使一个小国家,国家机器(军队,警察,财力,政府)对这个国家的个人就有几乎无限大的权力。相对来说联合国的权力和资源简直微不足道。所以联合国缺乏权力、机制、和资源用来维护国际和平。

核武器的出现使得世界非常危险。相对于先前的武器来说,核武器不仅仅是一种强大的新武器。如果爆发大规模的核战争的话,整个人类很可能毁灭。大量核弹爆炸不仅使直接受害区的人无法存活,而且整个世界会遭受核冬天其结果可能使全人类灭亡。即使不是核大战而是有限核战争,数百万人甚至数亿人可能会死亡且地球环境会受大破坏。如果每个国家都有核武器,那不一定哪一天某个国家会向另一个国家发动核战争,甚至误会也可能导致核战争。核战可能会很快升级,最后导致世界的毁灭。所以防止核扩散是关系到人类存亡的大事。

北朝鲜没有需要也不应该研发核武器。美国和南韩几十年来从没有攻击北朝鲜的打算。即使南北韩之间发生战争也只会是常规战争,除非北朝鲜先使用核武器。像北朝鲜这样一个极权国家拥有核武器对世界和平是一个很大的威胁。金正恩执政时间不长但有些事件已经表明其狠毒。为保护其权力金正恩不会顾虑其它无辜平民的生命。

有专家认为完全消除北朝鲜的核武器不可能。有一种说法,北朝鲜看到利比亚的卡扎菲放弃发展核武器以后失去政权和生命。这种逻辑其实不值一驳。卡扎菲交出核武器研究资料时英美法没有也不可能保证卡扎菲永远掌权。那时利比亚不存在反叛力量,英美法也没有计划多年以后搞掉卡扎菲。几年后卡扎菲残酷镇压反叛力量,英美法才出动飞机轰炸帮助叛军。现在美国也不可能保证金正恩永远掌权(无论川普现在怎么说)。还有一种说法,金家王朝花了极大精力和资源研制成功核武器,因为北朝鲜有核武才取得现在的地位,所以北朝鲜不会放弃核武器。如果这种逻辑成立,那岂不是所有国家都有理由发展核武器,人类的毁灭指日可待?另外有专家借用冷战时期的“相互保证毁灭威慑(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deterrence)”战略。但是苏联当时的领袖(赫鲁晓夫)虽然自负狂妄还不至于失去理智。如果古巴导弹危机时赫鲁晓夫不惜孤注一掷,那恐怕世界已经不存在了。金正恩可是比赫鲁晓夫残忍得多了。

反过来如果从金正恩的角度考虑,放弃核武器很难。金家王朝是靠反美和统一朝鲜为执政基础的。如果放弃核武停止反美,金正恩立刻失去了掌权的合法性。很难预测金正恩这种情况下会采取什么策略来维持其统治。有人会说可以走中国道路,即发展经济来取得政治合法性。但对北朝鲜来说,走中国道路不是那么容易。中国的改革是在毛去世新的领导掌权以后采取的一个政策大转弯。北朝鲜则情况不同。北朝鲜一直是金家王朝掌权。金正恩很难在不否认以前的政策下来个大转弯。因为极权统治和社会主义经济政策,原来与韩国同样经济水平的北朝鲜现在只有不到韩国的二十分之一。如果北朝鲜开放新闻和言论自由,怎样解释这些?其它还有许多问题。北朝鲜问题怎样解决,让我们拭目以待。

注释:

(1)韩家亮:现代国际关系与钓鱼台岛屿争端 http://my.cnd.org/modules/wfsection/article.php?articleid=35698

(2)BEICHMAN: Troubled nations’ Hobbesian world – Washington Times

https://www.washingtontimes.com/news/2008/oct/16/a-life-beyond-strife/

相关链接:

1)韩家亮:北朝鲜核武危机有多严重?

2)韩家亮:从古巴导弹危机看北韩危机 http://chinainperspective.com/ArtShow.aspx?AID=183409

——《纵览中国》首发 —— 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站刊登日期: Monday, June 18, 2018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