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书的作者乃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宣称此书前后花了二十年写成。从书名来看,大家或许会以为作者是要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角度下重新建构中华民族论,但此书其实是一部关于“中华民族”概念史的著作,其绝大多数篇幅是用来讨论共产党眼中的“反动派”如梁启超、孙中山及蒋介石等在不同年代及背景下的“中华民族”思想及宣传。

作者准确指出“中华民族”是梁启超创造出来的名词,并将之泛指汉族和非汉族共同组成的一个民族。不管是梁启超或费孝通都属于“演化论”,民族源自于历史上客观地渐进的形成模式,但作者反对纯粹的“演化论”。作者也反对所谓的“建构论”,“建构论”是指现代民族国家形塑的过程乃根据人民共同的主观元素结合而完成的。

对立宪派的梁启超来说,他之所以发明“中华民族”是要在支持延续庞大帝国存在之同时,合理化满州人以君主立宪的方式继续统治。这亦反映在作者注意到的满人乌泽声的“五族大同”论述。作者所忽略的正是在这些政治背景下才有“中华民族”这样的产物而逐渐开始散布。在某种意义上,梁启超关于“中华民族”提出论述之行为本身就是“建构论”中所描述的主观元素。进一步的说,包括作者在内的理论家和史家目前在“重塑中华”的时候,也是在参与建构“中华民族”。

值得一提的是,这样建构出来的产物是充满政治性的,正如孙文最初在提到“中华”时是指涉“汉”,后来慢慢转为指涉“五族共和”中的“五族”。当然这是因为如果“汉”能夺取“满”的江山,由汉族统治其他四族就没有问题。更有趣的是,作者在探讨中国共产党人的“中华民族”概念时,只提及抗日战争爆发前后的几则官方说法,刻意回避更早期的三种想法。

其一,中共未成立前,已经受共产主义影响的毛泽东在年轻时期推动湖南独立,曾明确反对“大中华民国”中的帝国及大国思维,提出“二十二行省三特区两藩地,合共二十七个地方,最好分为二十七国”。其二,共产国际为了反对蒋介石的一统天下,中共一直在配合反对其大一统蓝图,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正是当中的产物。其三,抗战前中共反帝当然就要反日,也顺理成章支持朝鲜及台湾独立。当然,中共夺取政权后,事情就不一样。

现实上,帝国与大国的反对者当成为了领导者后,为了合理化帝国或大国存在及其作为领导者的正当性,就会推崇有利巩固其地位的论述,共产党亦然,而此书实际上正好可以为此服务。大家不难想像中共的所谓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未来会愈发强化大中华主义的元素,甚至不惜借用“反动派”的大国思想来维持中共一党专政下的大中国。

RFA
2018-05-24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