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得数年前仍在韩国留学从事研究的时候,有一天一位在大学兼教本科生课程的韩国男性长辈朋友,邀请我跟他一同吃晚饭。那晚整场晚饭的安排,都是按着一贯韩国人最流行的方式进行:傍晚我们先行在一家韩食店吃过晚饭,并喝了一点韩国烧酒。过后大概在晚上9时左右,他便邀请一位在他任教课程内的女学生前来,与我们再到另一家炸鸡酒吧边吃边喝边聊天。

后来我们3人一同喝啤酒直到晚上12时,意犹未尽的长辈男性朋友便提出,再到附近的居酒屋再多喝一轮日本清酒,并极力游说那位女学生留下,待喝多一会再回家。那刻,我早已从那位女学生的脸上,窥看出她因为夜深而根本不想再多留,且希望可早点回家休息,只是碍于老师的邀请,作为后辈的女生实在难以推却。结果,就在居酒屋多留15分钟以后,她便以家中有事为由,向他的老师告辞而别。

然而,就在她草草离开以后,为了向老师致歉,表明她不是有心扫兴,便立刻跟我身边的那位男长辈老师致电解释。对话中,我虽未有一字一句听得清楚,但却完全在她的语气中,感受在韩国作为一位女学生,她这样的行为,或多或少都会为她带来在老师心目中留下不好的印象,甚至影响对她作业的评分的后果,而在充满性别歧视的韩国社会里,她根本无力反抗,只能低头道歉,默默地承受这种不由自主的实际现况。

那位女学生的处境,虽然无奈,但却在韩国这个国家之内,从来也不是什么奇异的事情。由韩国著名作家赵南柱撰写的一本有关韩国女生面对性别歧视的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近一年半载在韩国引来广大社会热议,就在小说公开发售以后,不消一年多时间已在韩国卖出50万本,成为年度韩国最畅销的小说作品之一。其实小说《82年生的金智英》能够在韩国引起难以抵挡的热潮,是源于著作内容引起绝大部份韩国女性的会心共鸣。

小说从女主角的名字说起,她生于1982年,名字叫“金智英”。她之所以被父亲起名为“金智英”,别无什么特别原因,原因只是因为“智英”是80年代韩国社会中最流行又常见的名字而已,而这也是反映出她的父亲一直从不重视自己的女儿,连起名也不愿多想,终究原因是“女儿”的原罪。

金智英一家5口,上家姊姊下有弟弟,爸爸一直尤其溺爱儿子,从来不愿意为两个女儿花上一分一毫,有一次智英下课时不幸被补习班中的一位跟踪狂的男学生骚扰,她留言给父亲希望他能前来巴士站带她回家,只是爸爸一直只是无心装载。他不但迟来,后来甚至在回家以后向智英无理大骂,说她早不应为了省家庭开支而到那间便宜的补习社上课,只有母亲懂得如何慰藉她的不安。

大学时,智英感受到的差别待遇却不是随着成长与社会进步而减少,反而是变本加厉。她在道貌岸然的男同学口中听过,由于自己曾经与别的男生拍拖,他们却说不会与智英谈恋爱,原因是“不会吃别人吃过的口香糖”;大学毕业后,获得第一份工作的面试机会,当她乘的士前往公司时,司机却跟她说到:“看你是求职族便慷慨地帮一下吧,平常每天第一单生意,我是不会载女生的”;后来,在面试场合,考官向她问到:“如果在与客户谈生意时,对方对自己毛手毛脚,你会如何处理?”,因为智英未有答出考官期望的答案,只是在说:“我会借意到洗手间或拿资料离开一下”,结果她面试失败。

后来,拥有事业与家室的智英,却要因为怀孕而放弃工作,但她身边的丈夫只在说会帮她处理家务。而以“帮”这个字眼,更叫智英感到心伤,想到根本没人明白她的内心所想。孩子出生以后,她有天在街上喝着杯廉价咖啡时,却又遭走过的上班族男生对她窃窃私语,说智英是不善生产,只懂花丈夫金钱,并只顾喝咖啡而不工作的“妈虫”。但每一次遇上被歧视的环境时,智英只会沉着气默不作声。最终,她因为一生背负着“女生要接受被牺牲”的名字,不幸患上精神病。

韩国女生一直自视为社会中的“二等公民”,随着韩国近月爆发“MeToo”社会运动,还有这本《82年生的金智英》小说广受大众欢迎与认同后,希望韩国社会能从藏污纳垢的社会根本性问题开始着力,把植根在文化底蕴中对女性歧视的歪风,连根拔起,让韩国成为一个不单只是经济数字上现代化的国家,更是在文化与对女性平权方面,也会叫生活在这个国家内的女性,感到自在自豪。

RFA
2018-06-01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