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诗人不能选择你出生的国家
对于选择题,我最讨厌让答案多选
不管是漏选或超选
都将无分

这就好比
我对于国家
我就是最正确的那一个

——思杨 2016.12.3”

胡全旺,汉族,笔名思杨,男性,85年生,甘肃环县人,暂居深圳福永,佛教徒,奔走于乡村和城市之间,2005年始写诗,因故中间停笔几年,于2010年又重新拾起,笔耕不辍。诗作在《南方日报》《深圳诗人》《青年文学》《陇东报》《南方诗人》《天涯诗刊》《诗岛》《红豆》香港《新文学》《中国诗歌报》《80后文学选》《诗文杂志》《新诗》《打工文学》周刊等书编报刊发表数篇,曾和其他诗友创办诗刊《飞鸟》待出诗集《在城市与乡村之间》。上帝已死在失火的天堂,只有温情的太阳才能照耀大地。

▍祖国在上

谁说不爱这国度
正是爱的深切
才敢于直面每一个模样

装聋作哑
可以对一个仇家如此
对祖国绝不能
我们需要发出不同的声音

玩皇帝的新装
或者掩耳盗铃
允许有些人的行径
我们,不能全部沉沦

这么多的炎黄子孙
总需要温暖

扯着嗓子
吹个锦世繁华
当寒风刮过
光着屁股的人还是会冷

▍自由颂

一棵草或一棵树生在何处
长成什么形状
枝叶是什么样子
那是它们的自由

我赞美这种自由
雷不干涉
电不骚扰

在这人间
嘴巴除了吃饭
也得喊出真相和正义

我们需要不同的声音
让这些声音自由的呼吸

如果割了舌头
满地的疮痍
更能说明他们内心的害怕

▍我们的祖国太需要光明了

如果把我肢解了,身上的油
用来给祖国点灯,我会不犹豫地
躺在地上,任凭你们千刀万剐
我知道,我们的祖国太需要光明了

如果把我的眼睛摘下了
献给祖国,让祖国能够清楚地看到
整个世界的面目和中华大地上的多数子民
生活的尴尬模样以及一些角落里伺机吃人的鬼怪
我立即将食指插进我的眼眶里
我哭泣,我们的祖国太需要光明了

如果祖国需要我做众生的牛马
一丝不苟地在黄土地上两袖清风的耕耘
我此刻就打坐借着佛祖的功德
祈求阎王将我瞬间轮回转世
我跪拜,我们的祖国太需要光明了

▍对祖国我不能说谎

祖国,你是我的大母亲
无论怎样,我要遵守
从上学起,祖国教我
老师教我,家长教我
学习的课本教我
要做一个诚实不说谎的孩子
不能撒谎的原则
这是我永远恪守的信仰
祖国,我知道你想要知道一些真相
我作为一个社会底层的孩子
我和很多社会底层的孩子一样
用眼睛看到了许多
用耳朵听到了不少
你要问,我就做个代表
将你想知道的告诉你
比如,时下的物价
比如,偏远山村无电无路的状况
比如,官二代富二代土豪的光辉形象
比如,小小屁民的心酸血泪史
还有很多的,你想要知道的
我一定会如实的告诉你
祖国,面对你,我的大母亲
我一定不会说谎

▍八零代

我们是时代的符号
也是岁月的标签
我们这一代
是被站在高处或立在低处
俯视或仰视的一代
我们这一代
有人在生活的刀尖上跳舞
有人在温泉的舒适中堕落
我们这一代
是被戴了许多帽子的一代
也是负荷最重或最轻的一代
我们这一代垮掉了很多
我们这一代崛起的不少
我们这一代
在新生代横出的年月
垮掉的那部分不仅开始觉醒
而且学会了沉重的思考
开始在人生的沙漠中求索

注: 部分选自微光诗刊第十二期

荒谬的一代2018.7.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