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谬的梦:他开枪打老师,他只是个孩子

Share on Google+

记梦
一个比一个更荒诞的梦

梦说了一百遍
就成真了

梦1:时空隧道

时间流失了,时间溜走了

在梦里月亮成了学校的吊灯成了高空旗帜

我从隧道滑行,我忽然自杀,我放任自己从中途滚落,然后死去,那个隧道只有两千多米

时光移转,我和青梅竹马的男孩子居然能互相偷窥,快到尽头的时候他拦住了隧道,我没死,他说我们像不像六岁的时候.. ….

我无奈的现场重现,醒了,剧终。

我忘不了高空上那个可怕的月亮,曾是我的愿望寄托,它成了一个怪物, 生出许多肿瘤的学校大吊灯,同时扮演旗帜的角色,夜如重墨,梦里的时间使我透不过气来,不害怕结束, 观赏时间的流失欣赏回忆和欲望一样流动是个奇妙的危险动作。

醒来,头疼, 时间又溜走了,再也不想像这样睡觉了,我感到恐慌,失落,一无所成。没有任何期待被满足, 也什么都没有发生。人生洪荒互相取暖。

梦2:他只是个孩子

他还是孩子,和交椅一般高,不知所为,开枪打黑板,中弹的却是自己的手臂,他逃到教室外,在长凳边躺了会儿,惊讶肉身之痛,他疼着哭着把手臂丢了,丢在草坪.上, 血淌个不停…..

少年时期,考试才排名第六,他不能接受自己不是第一名的任何排名。

他悲愤交加,觉得自己被不公对待。站在教室里, 在同学中间与老师唇枪舌剑,接着开枪打老师。这一次是因为发现了许多秘密。可恨的秘密。

他只是个孩子。

梦3:旧友

梦里的阴天清清白白,天空毫无遮拦,徒然的暗。石板路上没有一具影子,人们的碎步是轻的,行人再多,也无法近身。

穿梭于近似景德镇的街巷,来不及跨进一家老人经营的古饰店,她便现身了。她竟然没有回避我,-望见她熟悉的脸孔,我就忘却了前嫌,甚至感到温存,而压抑萦绕着我们,她仍然话中带刺,愤怒化作笃然的平静,一路走,就一路吸食沉默。走到一个荒无人烟的拐角,遇到绿树和江水,灰色的江水激浪滔滔,浪花又脏又破碎也能这样美,只因它替我流露了感情。

我扶着石栏唏嘘好美啊.她说我比恶心更恶心,她永远不会跟一一个会去猛推婴儿车的人做朋友。她说的事情我从未做过,我想这大概是一个她对我的类比。 她认为我毫无良心。我想了想,我爸的脾气与她的形容更贴切。

我爸真的来了,大概喝醉了酒,在我们立足的这条淡黄色的小路上,推走了一辆公车,公车几乎撞上前路的树,乘客们不知道有没有死,然后又怒不可遏的狠狠推了一把正扶着婴儿车的妇人, 如有神力,所有人的位置都乱了。我爸口中念念有词。她的正义感被唤醒。和我爸打起架来,互相踢腿,都想把对方置于死地,我慌忙站在他们中间疯狂重复“非暴力沟通”我爸哀怨道他二十多岁的时候原本是被要枪决的,监狱长看到他没有头发,满头流硬脓就说你虽犯了罪,但这是由于你没受到社会半点好的对待。看你可怜,好好改造重新做人吧。我爸于是就刻苦学习,把头箍住,当上监狱里的三好学生,才在27岁出了狱,不然得坐牢到32岁, 32岁才出来,人这一辈子就完了。

她觉得我全家都是精神错乱的人渣,我们再度不欢而散。我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没有用也就无话可说。

荒谬的一代
2018.7.2

阅读次数:2,283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