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7月7日

1837年,在武昌街头,一队披枷带锁囚犯被游街示众,兵丁们用鞭子抽打着前来围观的老百姓,为这些可怜的私盐贩子们开出一条踉跄赶赴上法场之路。这是新任总督林则徐大人打击私盐买卖的雷霆手段,这类买卖两千年来素属非法,但真正下力气严查的官吏并不多,两千多年来,这项交易养活着许多因衣食无靠铤而走险的人们。只有皇帝最忠实的鹰犬才会提着私盐贩子的人头去谋取升官之路,私盐贩子们把皇帝嘴边的肥肉割一块来卖给老百姓,那块肉本就该是天下人的,鲜有人认为这是一项罪过。在秦始皇建制之前,读书人们曾把君王“与民争利”当成是一大罪状;两千年后,境况完全颠倒过来了。

到处都流传着私盐贩子们仗义、守信、宁死也不出卖同伙的英雄故事,他们被当作绿林好汉受人尊重,也被用来吓唬小孩。他们属于一个组织程度很高的秘密网络,熟读史书的书生们晓得,这些人曾经引爆过很多乱事,在导致隋朝灭亡的战争中他们充当着生力军。打击私盐贩子,既能保护皇帝的钱袋,又能消弭潜在的叛乱。

武汉三镇是中国国内市场的一个重要集散地。乌篷船在江上杳然来去,配合上纤歌和脚夫号子,还有落在栈道上的千年足印,将南方各省联成一片。商贸格局至少在唐代便已形成,在“千里江陵一日还”、“君向潇湘我向秦”这些诗句中千古传颂,并打造着南方人与北方人微妙的气质差异。

(洞庭湖上)

私盐交易同样在这里集散,那些不产盐省份的小贩们,从武昌购盐后秘密运回各自故乡销售。林大人的霹雳手段使这些人逃散或藏匿起来,不敢问市,于是盐价暴跌。林大人非常满意,这是他第一次和走私贩们过招,他曾经用训诫的口吻要求商人们不许哄抬盐价,谴责他们唯利是图,命令他们降价出售,但市场毫无反应。于是他尝试把一部分人抓起来杀掉,果然十分奏效。这些人只吃砍刀不听训诫,这更加剧了他对走私贩们的轻蔑。

至于风头过后盐价又会重新涨上来,涨到比先前更高;或者靠杀人手段造成湖北的盐价的下挫,只会导致其它省份的盐价上涨,这些道理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关心的是在自己的任上,在自己的省内,盐价被平息下来了,皇帝一定会因自己办差得力非常高兴,随后将自己调到别处,到那时,此间诸事于我复有何干?

两年后,已经成为钦差大臣的林则徐赴任广州,皇帝曾十九次接见他,并赐他紫禁城骑马的殊荣,因为他不惯骑马,皇帝又特恩准他紫禁城坐轿。他信誓旦旦向皇帝保证禁烟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难,他的策略包括三步:缴毁烟具,没收烟土;要求洋商签署不卖鸦片的具结;启动五户保甲连坐,一旦拿获吸食、贩卖和制作烟具的罪犯,把保长、甲户、租主们一并杀头,联保者诛连治罪。

道光皇帝起初将信将疑,但林则徐和他的支持者们一面恐吓道光皇帝“此祸不除,十年之后,不惟无可筹之饷,且无可用之兵”。皇帝的决心随着这些耸人听闻的预言和林则徐毋庸置疑的信心日渐强化,最终下定决心以林则徐为钦差大臣,节度广东水师,赴粤禁烟。林则徐的信心来自两个方面:一是他没有意识到广州的贸易背后存在着一个他无法打败的近代文明,他必须谨慎行事以免挑起战端。他仅仅把广州的贸易当成是一些中外走私贩团伙们的牟利行为,这些走私贩并不武昌的私盐贩子们有力多少。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只要写出奏章,让皇帝相信广州烟祸已被自己浇灭,随后就可以象以往一样被皇帝调往它处办差,自己一拍屁股走人之后,接下来便是继任者的事。编造一场政绩来蒙骗皇帝,能升迁到象他这样高位的人,这是必须娴熟掌握的技能,它既是向皇帝那颗由粪便和破棉线掺和而成的大脑发动攻势的利器,又是抵御政敌攻讦的盾牌。所有人高官都在这样干,和皇帝打交道必须靠蒙,这是官场的铁律,他们都把皇帝当傻子(实情也许果真如此),这个傻子也把他们收拾得死去活来。

在赴任路上林则徐一共走了60天,比他的继任者琦善和奕山都要多耽误几天,但这并不能证明那两个贪官比他更尽职。包括3名幕僚和6名仆役,这对一个二品大员来说已经非常节俭。他要求6名仆役与自己同行,因为他们会藉着打前站的机会去沿路勒索盘剥,可见清廉如林钦差,仍需要这些腌臜厮们来伺候。

3月19日到达广州,次日,林钦差立刻把行商们都集合起来训诫,痛骂他们利欲熏心,勾结洋人输入毒物。到了21日,他通过行商们向洋人们传话,要求洋人交出鸦片。当然,这两天他很忙,居民很快被编入保甲,四处捉拿瘾君子、洋买办、走私贩、烟管老板……城内人心惶惶,看来新来的钦差大臣雷厉风行,却没有捉拿美国旗昌洋行的买办,也不要求旗昌洋行上缴鸦片。旗昌洋行的理由是:“我们只做代理业务,所有货物都不是自己的,我们不能把委托人的货物交出来。”其它国家有鸦片的商人也纷纷效法旗昌洋行的口吻,有些是实情,有些是搪塞。但林钦差对此不予理睬,教外国人深感疑惑。

深谙中国官场的行商领袖伍秉鉴(浩官)明白:美国的对华贸易总量位居第二,几乎与英国相当。拉拢较弱的一个来打击较强的一个,这是钦差大臣的权谋之术。由于美国和墨西哥接壤,未受银荒影响,仍在一船一船地将墨西哥鹰洋输入中国来支付丝茶交易,钦差大臣不愿与美国商人交恶。

伍秉鉴据说是当时世界首富。1834年,广州的外国人为了解闷估算过他的财产:伍家在广州的生意大约2600万银元,在武夷山有一处茶叶生产基地,估值2000万银元以上,光这两项相加就已经超过了当时的世界首富罗斯柴尔德。不过把伍秉鉴和后来倒台的琦善相比,恐怕就需要让出这“世界首富”之位。琦善被抄没的家产中,光“番银”就有一千万元,金银元宝及散碎金银无数;当铺2家,商号81间,私田3600亩,房屋340间,这些资产估价2000万,外加珍珠、首饰、古玩字画、名贵药材、盆景、绫罗……无数无法估价的奇珍异宝,伍浩官却要相形见绌。

琦善未必是高官中最有钱的一个,如果当时有福布斯排行榜,这伙人一定牢牢霸占榜单前几页。中国人不会对这种现象感到困惑,这只是古来的中国特色而已。

(世界首富伍秉鉴)

伍秉鉴认为,建议外商们凑1000多箱鸦片满足新来钦差的情面。两广总督邓廷桢赴任之初,就曾经砍了两个中国人的头,以此向夷人们表明当今圣上禁烟的决心。当原先的“老规矩”翻了一番之后,邓督马上和颜悦色劝慰外国商人们说:“鸦片就象喝茶那样美好。”

伍秉鉴的儿子伍绍荣向林则徐交出1037箱鸦片,其中有170箱是他自己买来,以旗昌洋行的名义上缴。林则徐见状大怒,怒的不是交来的鸦片太少,而是因为伍秉鉴看穿了自己想分化瓦解洋人的计谋。于是,伍绍荣被锁拿起来,披枷带锁来向十三行内的洋人传令:“烟毒不绝一日,本钦差一日不离开广州。”他下令关闭了广州的贸易,兵丁包围了商馆,威胁若不全数交出鸦片,便将外国人抓起来砍头。

伍秉鉴明白大事不好,连忙去钦差大臣那里救儿子,表示自己愿用家财赎罪。林则徐答道:“本钦差不要你钱,要你头尔!”

动真格的来了,广州城内已经有大批人被捕,一位美国商人写道:“据说广州城内已经有数千人被捕,根据过去我们对中国官府的了解,大多数人一进监狱便再也无人过问,直到死在狱中。”

关于广州城内中国人境况,由于缺乏记载我们已经难以知晓。只能继续围绕林钦差与洋人之间的争斗继续展开。当林则徐查封商馆,中断贸易,英国的商务总监义律也从澳门火速赶来。这对冤家展开了各自都认为正义在自己一方的斗法。义律并非等闲之辈,林则徐在给皇帝的奏折中称其为:“四等职夷(义律为子爵)”,他并不认为义律是英国政府的在中国的全权事务代表,仅认为是“各国皆望于英夷,而众英夷推诿义律。”

在林则徐看来,派兵包围商馆,宣称要杀了这些奸夷,实则命令士兵不可轻举肇衅,已经是对奸夷们莫大的恩惠,换了是中国人的话,早抓起来扔黑牢里斩监侯了。他要“以静制动,意在不恶而严,使诸夷怀德畏威。”外国人理当感戴天朝怀柔远人。

但义律绝不这么认为。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