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媒体采访我为何要推动中国网民与达赖喇嘛的对话时,我回答因为统治者垄断的交流扭曲真相,达赖喇嘛说了多年不追求独立,几乎全世界都知道,当局却始终告诉中国民众达赖喇嘛要分裂中国,追求西藏独立。这的确是我推动对话的目的之一,达赖喇嘛也认为是重要的。他在年初进行的视频对话中回顾:“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之后有一年,我在美国哈佛大学与部分中国知识分子会面,详细介绍了我的中间道路立场。当时,与会的中国朋友几乎异口同声说,如果中国民众有机会了解你的真实想法,那么可以肯定,中国人民会支持达赖喇嘛。”

不过,我觉得这不应该是对话的全部目的。对话是交流,为的是了解对方的各种想法,而不是只了解其中一种想法,尤其不是仅为了解自己愿意接受的想法。如一些中国海外流亡人士,虽然标榜追求民主,在跟流亡藏人对话时却设定前提条件,要求藏人不得提独立,不得反对中国人等,首先已经不是民主。民主必须允许他人畅所欲言。邓小平对西藏说的“除了独立什么都可以谈”是专制权力的态度,而和流亡藏人处境一样的中国海外流亡者,自己也是有家不能回,若以为自己有高于藏人的权力,则是一种可笑的错位。

其次,当我们倾听对方的不同意见,不应该仅是耐着性子的表达姿态,而是要真心地听取对方,了解和自己不一样的观点,思考他们为什么会那样想,合理性在哪里。只有让人家畅快地说出来,自己认真地听进去,才能做到相互理解,最后找到共同点。所以,作为民间人士,汉人和藏人的对话中,应该什么都可以谈,包括独立也可以谈。

我相信达赖喇嘛的判断,当中国民众了解中间道路后,很多人会支持。但那还不等于问题就解决了,因为在达赖喇嘛之外,很多藏人是追求西藏独立的。同雍容大度、理性智慧的达赖喇嘛对话,无疑会有良好的气氛,然而当双方民间进行群体对话时,一定会遇到很多冲突的观点,言语和态度也不一定总是保持理性,如果缺乏开放的心态和努力理解对方的谦虚,很容易渐行渐远,那时对话的效果甚至可能比不对话还糟。

2011-2-2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