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15日,余文生律师收到2份北京市司法局的决定书。《注销余文生律师证决定书》、《不予余文生律师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决定书》。

1月18日,余文生律师发了修改宪法的建议信。

1月19日,早上约6:30分,余文生律师在送孩子上学的楼下停车场失去自由。

1月19日,黄汉中律师到达北京新古城派出所,查询余文生律师、要求会见。不予。

1月20,北京市石景山分局以渉嫌妨害公务罪刑事拘留余文生律师。

1月20日,马卫律师、宋玉生律师和许艳,到达新古城派出所和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要求会见与为余文生律师存钱。不予会见和存钱。

1月21日,许艳去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为余文生律师存钱。不予存钱。

1月22日,马卫律师、宋玉生律师去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要求会见。不予会见。

1月23日,纪中久去北京市石景山看守要求会见余文生。不予会见。

1月24日,黄汉中律师、纪中久律师,在石景山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不予会见。

1月25日,许艳去石景山看守所,为余文生存钱。不予存钱。

1月26日,卢廷阁律师在北京市石景山看守所,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不予会见。

1月26日,卢庭阁律师、王宇律师、许艳,去北京市石景山区监察委员会,反应情况。至今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1月27日,余文生律师被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江苏省徐州市钢山局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月4日,黄汉中律师、常伯阳律师,去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不予会见。

2月23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去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不予会见。

3月22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去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不予会见。也是这次,警察告诉辩护律师,余文生被抓,因修改宪法的建议信。

3月22日,陪同一起在徐州的倪玉兰夫妻、许艳,不被允许进去。后来,在努力下,许艳被允许进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信访接待室。

3月23日,许艳去徐州市铜山区检察院,申请对徐州市公安局,监督。至今没有答复。

3月23日,许艳去徐州市检察院,申请对徐州市公安局,监督。至今没有答复。

3月26日,代理律师卢廷阁律师、何伟律师等在上海静安区法院,起诉澎湃新闻。至今没有立案、没有答复。

4月1日,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对许艳进行第二次传唤到派出所。传唤过程中,徐州市公安局警察孙某说,我4月14日到徐州,安排我与余文生视频。4月14日,我来回花了千元路费,到达徐州后,竟然不安排。徐州市公安局警察孙某公然骗老百姓。

4月17、18、19、20日: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在徐州市铜山区公安局,辩护律师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警察拿出一份解除辩护律师的声明,当时,开始不承认辩护律师身份,不接待,不谈话、不接手续。

辩护律师拿出去会见当事人的法条给警察看,警察仍然不安排会见。

4月23日,一律师朋友在徐州市看守所,想给余文生律师存钱,看守所不予存钱。

4月24日,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针对解聘律师声明,发表了辩护人声明。

4月24日,许艳向徐州市看守所对余文生什么时候羁押于徐州市看守所、入所体检信息、是否患病及治疗情况、监室面积、等10项内容申请信息公开。看守所答复,不属于信息公开内容。

4月27日,许艳在另外5位律师陪同下,到达全国律师协会、北京市律师协会,申请为余文生律师维权。至今没有任何回复。

5月2日,许艳向徐州市检察院、江苏省检察院用EMS邮寄申请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监督。

5月7日,许艳在另外3位律师和朋友的陪同下,到达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申请监督的材料,不收材料,后邮寄,至今没有收到回复。

5月11日,许艳向徐州市公安局邮寄,余文生身体健康情况、审讯室摄像头情况、提讯起止时间与登记情况、对权利的告知等8项内容信息公开申请。答复不属于信息公开内容。

5月15、16、17日,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在徐州。辩护律师去徐州市看守所提交手续,申请会见。工作人员刚输入电脑,显示限制会见。辩护律师问什么原因限制会见?谁设置限制会见的?工作人员回答,去问办案单位。我们问办案单位是谁?工作人员不告诉,然后工作人员走了。

律师到达徐州市公安局,在门口不让进,没有办案人员接待辩护律师,让到公安局信访。信访先是答应转交律师材料。也给律师写了转交材料收条。后接一个电话后,突然不转交材料,并且要拿回收条,律师刚想解释,突然围上来约4人,野蛮的抢走了收条。
后来,以被解聘声明为由,继续不接待辩护律师。

许艳又到达徐州市检察院、徐州监察委、徐州市人大常委会、徐州市信访局,递交申请监督的材料。至今没有一个部门回复。

5月28日,许艳被从长期背后跟踪状态,变成社区警察、居委会人员、国宝2米之内,近距离跟踪状态。许艳的母亲也被平房监视人员3次恐吓,让她劝我不要为余文生律师维权。

5月30日,另一律师在徐州市看守所想为余文生律师存钱。不让存。

6月5日,许艳关于起诉澎湃新闻,向上海市静安区监督委举报法官违法不立案。至今没有回复。

6月6日,许艳针对余文生律师是否遭遇到北京市石景山分局酷刑问题,申请信息公开。至今没有回复。

6月8日,许艳和代理律师到达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关于北京市司法局不予余文生律师成立个人律师所决定书,依法进行行政起诉。北京市西城区法院公然违法,不收材料、不立案。后材料邮寄,至今没有任何回复。

6月11日,辩护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和另外2律师,到达全国律师协会申请为余文生律师维权。谢阳要求工作人员记录一下我们的维权申请,工作人员不记录。至今没有回复维权情况。

6月14日,许艳到达徐州市公安局,想查询余文生律师案办案人员是谁?交一份取保候审申请。没有办案人员接待。门卫让我去公安局信访。信访先是让我必须存包。不收材料。来了约8个保安一直坐在我身后。我走后,他们和我同时走岀信访室。

6月15日,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许艳、另外2律师到达全国律师协会申请为余文生律师维权。至今没有回复。

6月20日,许艳因找不到徐州市公安局办案人员查询案件情况,给徐州市检察院打电话,得到余文生案件被延期。至今我和辩护律师都没有收到延期通知书。

6月30日,许艳在另一律师陪同下,去北京市律师协会申请维权、申请见会长。至今没有回复。

7月2日,许艳到达徐州市看守所为余文生存钱。发现余文生帐户上余额一分钱没有少。是不是一直没有让余文生花钱?工作人员没有给我答复。

去徐州市检察院查询案件情况,工作人员以先安检才让查询案件为条件。最后必须安检,查询结果,余文生案件被延期。

7月4日,二拔朋友去徐州市看守所为余文生律师存钱。不让存。

7月8日,约15位律师为余文生律师开了余文生案法律研讨会。

7月9日,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许艳,去中国公安部为余文生律师案申请交材料。公安部不接侍,让去公安部信访,信访也不管给推开了。

7月12日,许艳在代理律师帮助下,关于北京市司法局注销余文生律师证决定书,向北京市西城区法院邮寄行政起诉材料。至今没有回复。

7月23日,许艳,野靖春、李美青、陈燕华、肖娟、季新华到达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起诉澎湃新闻。答复7日内答复。正在等答复。

7月26日,许艳收到从徐州市看守所,退回的信件。余文生律师的通信权被剥夺。

近期,辩护律师常伯阳律师、谢阳律师和许艳,将考虑再一次去徐州要求会见余文生律师等申请。

几乎所有的努力都得不到部门回复,也得不到监督部门监督。但是辩护律师和家属不会放弃,会继续坚持努力为余文生律师维权。

谢谢大家的关注与帮助余文生律师。

709家属许艳
2018.7.26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