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东:逝去的草房之歌(诗3首)

Share on Google+

| 逝去的草房之歌

夏天的光临照一栋草房
房子是新起的,屋顶于是金黄。
村上其他的房子相对灰暗
顶上的草已失去新鲜的颜色。
有的黄黑,有的全黑,有的灰白了
(像老人的稀发披散下来
中间还有头缝)。
但整个村子依然美丽
因为有盖了新草的房子承接夏天的光
就像一潭死水接住暴雨。

新起的房子也会变旧,变灰变黑
但村上总有人家盖新房
总有强光如瀑的夏天。
于是就有一块块的金黄在村庄的绿色树后
在时间的池塘里明明灭灭。

| 河水

父亲在河里沉浮
岸边的草丛中
我负责看管他的衣服、手表和鞋。
离死亡还有七年
他只是躺在河面上休息。
那个夏日的正午
那年夏天的每一天。

路上有挑着担子的农民走过
这之后就只有河水的声音。
有一阵父亲不见了
随波逐流飘走了
空空的河面被阳光照得晃眼。
我想起他的话:
水面发烫,但水下很凉。

还有一次他一动不动
像一截剥了皮的木头
随着河水起伏。
岸边放着他的衣服、手表和鞋。
没有人经过
我也已经不在那里。

| 土丘

在土丘的脚下我们埋了一只猫
然后,回到房子里向外面张望。

土丘变成了一座大坟
而我们埋葬的猫是白色的。

“其实,我们埋葬的是她的骨灰。”
“但即使是骨灰,也是灰白的。”

争论的时候开始下雪,纷纷扬扬
一座雪冢就此伫立在我的窗前。

我们不再说话,已心满意足。
即使是土丘也不再是原来的褐色。

韩东,中国当代最重要的作家、诗人,为“第三代诗歌”的标志性人物。著有诗集、小说集、长篇小说、剧本、随笔集等四十余种。现居南京。

原创: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7月9日

阅读次数:209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