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拜别吴宇清

我想不通吴宇清
为什么要跳楼
罗鸣说他有抑郁症
病发时精神处于
失常状态
对此,不知吴宇清本人
是否同意。
我不了解抑郁症
就像我不了解哮喘病
抑郁症是忧伤的
加强版吗
哮喘病是歇斯底里的
咳嗽吗

我与吴宇清见过三两次
他每次出场的样子
都很帅,很谦和
像个没有攻击性的袋鼠
(把人比成动物是一种不好的暗示
刘立杆说我是蟒蛇
然后刘立杆自夸为狗)
(杨黎又发明了把人比为虚构人物
他说我有点像金庸小说中
星宿派的丁春秋。无聊啊。)

吴宇清在去年九月份跳楼
那时他刚好五十岁
新皇登基也有好几载
天下太平,万物安宁
草民丰衣足食,比猪还要快乐
他有何理由自绝于世
除了罗鸣说的抑郁症
吴宇清似乎再也找不出为自己跳楼
辩护的理由

当然,吴宇清终于还是跳了
我难过,为他与我相通的心灵
深夜,我打开国际互联网
搜索吴宇清生前与我的联系
在某网站的一个角落里
他贴了一篇我的小说《梦境》
下面一个叫“鲁白”的
唱歌的小姑娘写道:
“收到。待有空再读。”

| 写一个梦

如果这梦在我年青的时候做
我会把它写成小说
梦讲述了我贫穷时发生的一件事
我与老婆那时没饭吃
从山上砍了树枝扎成一捆

我提着这小捆树枝
走在黎明灰色的街道上
同路的一个妇女跟我用上海话
说,上海很好
我敷衍一下她
继续走到街角卖肉的摊子前

我将树枝递给卖肉的汉子
他剁了一大块肉,又提上来一桶油
一起交到我手上
这时我看清了汉子的脸
他是金磊,一个现实中的常州人
曾经对我这么好

我提着他给我的肉和油
内心充实又快乐地醒来

| 死去孩子们的聚集

你们聚集在
幽暗的空间

在天堂里的城市
你们不需要吃饭

更无法像蝴蝶一样展翅
你们就是一群

眼红的赌徒
你们的对手是些

老不死的东西
在一个星星和月亮缺失的夜晚

你们输掉了身体
死去的孩子们

你们输得很彻底
是的,你们是长不大的幽灵

你们在进行无聊的聚集

吴晨骏,南京诗人。著有诗集《棉花小球》,小说集《明朝书生》《柔软的心》等。

原创: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7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