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木:扔掉绿茶饮料瓶前的观察

瓶身从上往下看
依次写着:
低糖
统一企业
统一绿茶
绿和茶的中间
印有三瓣的
新鲜绿色茶叶子
接着是两枚白色的小花
中间写着茉莉味
再往下看
写着“亲近自然”
最后是:
茉莉味茶饮料
净含量1升
接近瓶底
还有几个小于芝麻的字
凑近一看
字为“图案仅供参考”
现在我喝完了瓶里
剩下的水
随手扔进垃圾桶

浮木,93年生,原名杜维宗,宁夏固原人。

岳上风:红石头

加油站在拆
挖掘机巨大的铁巴掌
拍向墙体
溅飞的一块石头
打在一位少年工人身上
胳膊上有血流出来
你找死啊
能不能站远点
面对工头的斥骂
他歉疚地憨笑了一下
当工头替他包扎完
他蹲下
把捂伤口的那只手
在拆掉堆地上的
一块石头上
抹了几抹
然后站起身
用脚对着那块红石头
狠狠地
踢了几下

岳上风,本名赵岳枫,曾用名赵血枫。70后,诗人,艺术家。现居山东济宁。

第一闲人:小东西

十点多
想到急需的
小东西
决定去最近的
超市看看
路边护坡上
紫色的牵牛花盛开
拍了两张照片
忘了自己急需的
小东西
一路走一路想
到超市门口
还是没想起
我急需什么
小东西
却被告知
超市早已倒闭

第一闲人,简称闲人,本名吴宁洲。当过兵,参过战,12年提前退休。发表过《冬泳笔记》《犁与剑》等文字,16年开始写口语诗。

云瓦:早市

转完一圈才知道
我应该买
第二家的黄瓜
第六家的土豆
第三家的西红柿
玉米和白菜还都不错
桃子很甜
买得最满意
我坐在街边
吃了2块钱油条和一碗
5毛钱的豆腐脑
男士凉拖10块钱一双
T恤衫狂甩
不分男女老幼
统统29元一件
一块布上写着“理发4元”
我心动了一下
又觉得头发不长
没必要理
经过一个老婆子
她面前摆着一个纸盒
纸盒里整整齐齐码着
一捆一捆袜子
“10块钱5双
10块钱5双”
我走过去了
又想回头告诉她
我的脚受伤了
今年夏天
不能穿袜子

云瓦,原名王卫杰,1980年生于宁夏固原,现居河北邯郸。如今尝试用诗呼吸。

香如故:误算

退居二线的王局
边抹眼泪
边和我这个老同学
诉苦
真不该安排儿子
去当会计
小时候让他抓阄
他就知道抓钱
特别是生下来
两只眼睛
就像算盘珠子
现在进去了
走这一步
我和这小子
都没有算好

香如故,山西省长治市作协会员。一个在诗路上跋涉的旅者。

小媛:自缢者

少不更事的童年记忆里
有一个死去的人
铭心刻骨般
挥之不去
她是邻组自缢身亡者
那年
她的丈夫呼天抢地
把她从悬着的绳索上解下
善良的人们闻讯而至
纷纷低叹、惋惜、议论
有的用热生姜去熨合她不肯闭去的一只眼
有的割下粗大勒索
烧火蒸
传说这样能助她打转
可终究回天无力
她早已命归黄泉
颈上留下几公分宽的暗红勒痕
白皙脚背上
留着做农活来不及
洗净的泥巴

她三个连生的孩子中
最小的女儿
还在摇窝里等她喂奶
她挥着小手哭呀哭呀
想再吃娘的一口奶

小媛,湖南益阳人。诗观:随意写诗,诗意人生。

袁军:精神分裂症患者

二十年前
我们单位一个普通女工
突然一天胡言乱语
说是某某菩萨的真身
整天嘴里念念叨叨
家里香火不断
各种人去跪拜
有病的没病的
有钱的没钱的
当官的和老百姓
单烧香五十
祛病消灾一百两百不等
这么多年下来
居然没有一个人看出
她其实就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
我要替她幸福的是
她这些年买了好几套房
儿子媳妇进了机关
老公找了两个情人后
又回来了

袁军,江苏泰兴人,简单写诗和做人。

周立:无题

蒿菜是一种
草本植物
叶互生
羽状分裂
有安心气
养脾胃之攻效
它又是一个我喜欢的姑娘的名字
这让我在吃它时
左右为难
怎么吃
都有些暧昧

周立,男,已婚。

沉墨:小三

居委会广场
打乒乓球认识了
一对姐妹花
她们来自贵州
我约姐姐
下次一起聊聊
她说不方便
她有男朋友
虽然他不在这里
我约妹妹
下次一起聊聊
她说不方便
她没有男朋友
但她还小着呢
我约姐妹俩
下次一起聊聊
姐姐说
那你和我妹妹
岂不是
都成了小三

沉墨,原名庞建国,在报刊及网络发表有诗歌、散文作品等,曾留学日本学习近代思想史,现居深圳。

如也:陌生与熟悉

陌生的鸟叫
是,陌生的。很近
我推开阳台的门
看了看附近的屋檐
陌生的鸟叫从
对面楼房里传出
隔一会儿就叫
越听越有
哀伤的味道

第二天一大早
我躺床上听哀伤的
鸟叫
不再感到陌生
就像我
熟悉了自己的

如也,阿叔的年纪,认诗不认人。

小岛:调戏

大街上
可爱的小熊
在发传单
一个戴帽子的男人
走了过去
接过传单
猛的拉起头盖儿
我笑了
调戏一下陌生人
是如此的简单

小岛,90后,旅行二十多国,北京奥运会火炬手。热心中华文化推广,曾在印度加尔各中文支教。长期为航空杂志供稿,著有诗集《鱼在海的眼睛里停留》。

原创:极地文化工作室 极地文化工作室 7月9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