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焦黄的颜色
是我的心倒在地上的颜色
它听见土地的愤怒
山峰跺着脚
冬天步步逼近
我的肉和眼睛里的石头
被丝柏的火焰搅拌
天空,巨大的平底的锅子
扣住孩子,在贪穷中死亡的花朵
谁在我的后头狂怒地走动
拎着生命
叫我筋疲力尽地倒在土地里
整个田野在身体的周围燃烧

谁是生命的仆人
把丝柏插在[活着]的坑穴里
[死亡]在根茎的触碰中哆嗦
在土地的威胁中贪困
麦子生长。石头没有生殖力永远沉默
秋天把他们带走
谁,能用大地的语言
在苦难的力量里怀孕
创造孩子,击中辽廓的天空
向着人类欢快地笑着
是你吗,诗人
每根骨头都楔进世间的事物

丝柏在喉咙的下面燃烧
火焰从眼眶里喷出来
那些麦芒,细小的金色火舌
我要紧紧抱住你们
泥土,云彩
你们伤害过我,–大地的野兽
抱紧你们!象我悲哀的脸
贴紧艺术并占领生命
别的,我一无所有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