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隐寺许愿 | 黑瞳

寺内温度似低了三度
轻轻走
清凉地无人喧嚣
人潮汹涌无人推挤
一人手上各拿三炷香
朝四方各低三次头
在心下许一个愿
心照不宣
我也是要和这红尘
抱紧一些

不能入诗 | 黑瞳

这一个月
我花时间护肤、健身
炖补品
我不希望在诗里哀叹
像一个被抛弃的怨妇
要是能选择
我当然希望
长着最艳俗的样子
写着你想不到的文字

无题 | 吉尔

我刷了碗筷
洗了衣服
拖干净地
习惯了
在家
自己像母亲的样子
没有活儿时
我是一个空的塑料水桶
放在水笼头下
接着水滴

城管来了 | 彭晓杨

菜贩子
开着三轮电动车
一溜烟就没影了
他还在慢吞吞
收着自己的货品
不是胆大
也不是有背景
这一货摊的
玻璃制品
急得他
想哭

敲错门了 | 徐电

5点半药店就关门了
打听到道馆旁废弃楼里
有个黄医生在家里卖药
拐进黑漆漆的楼道
敲门 心很慌
门开了 煤油灯使劲发出黄光
水泥桌台上瓶瓶罐罐像古董油画

开门的竟是我学生
徐教练好
你住这啊
问完我就后悔了
你弟弟呢
在里面做作业呢
你爸妈呢
上夜班了

啊 我听说有个医生
我慌忙打岔
你说那买药的啊
在隔壁
我帮你去看看
说完她小大人似的扭着屁股去敲门了

她们都在笑,只有你露出了牙齿 | 时宁

一张照片让我记住了你
她们都在笑
只有你露出了牙齿
全部的牙齿
那真是一个好范本啊,关于
牙齿的范本
整齐可数的上下牙
咬合完美的上下牙
那一年
临澧县所有的春光
都落在这个
女知青的牙上

当一个印度小孩来乞讨 | 时宁

加尔各答维多利亚纪念馆门口
黑乎乎的小孩用手拉住我们胳膊
加拿大老太太摆摆手不理会
看我有些难过
她安慰道:
They are just working.
我跟着向前走去
我柔软的亚洲心脏
在装护照和卢比的小包里
受伤的鸟雀般
扑腾

黑眼泪 | 刘德稳

散落在深山中的漆树
每年夏天
都要增添新的伤口
割漆人
割开树皮
收集
流出的白色汁液
装入容器中
带回村庄
走乡串户
给新打造的棺木上漆
以此来赚取
微薄的收入
有时候
棺木上的生漆
还未风干
人已收殓进去
那些割漆人
把凝固的生漆
叫作
黑色的眼泪

除夕夜 | 云瓦

巷子里
所有的店都关着门
不,还有一家
在第三个拐角处
门很低矮
他低头侧身进去
问多少钱
她说,50
他们就开始了
她坚持要求戴套
他说加20
不戴
她同意了
结束后
他付她70
她收了60
说,过年
给你优惠

沦陷 | 云瓦

在饭店吃饭
老父亲说要去卫生间
二十多分钟过去了
他还没回来
我去找他
看他像个雕像一样
低着头
一动不动
站在卫生间地上
见我来了
他一脸懊悔

尿在地上了
我说没事走吧
他又说
裤子湿了

去一个葬礼 | 蓝毒

礼金100
我爸交代
票子三沓
特意多买
进入村庄
听唢呐声
找到家门
“千古流芳”
“音容宛在”
映入眼帘
磕过头
落了坐
饭至半饱
酒至微醺
人们起身
就要四散
突然觉得
有些不对
哪里不对
直到此时
我尚不知
死的是谁

这一幕到底发生在哪里? | 西娃

我的前夫
因修习一个奇怪的密宗法门
住进了精神病院
那些熟悉与不熟悉他的人
都在传说:他疯了

我去精神病院看他
喜形于色有重新爱上他的冲动
“每个探索灵性领域的人
都必须过大疯关
你走在了我的前面!”
他大笑着告诉我
他是装疯
与我一同去看他的诗人蓝马
悄声对我说
这其实就是:真疯

尚仲敏在微信上的阅读趣味 | 西娃

他的手指飞快划手机屏幕
阅读自己的微信朋友圈
划到“新诗典刚”推出的诗歌,停顿
点开图片,很慢地读完
又迅速滑动,指头留在一个清丽的女孩图片上
像想起什么,点开,久久凝视
手指仿佛死在了那里

几分钟后,一个文学聚会的宴会
让他的手指复活,犹豫了一下,划过
到我国某领导人安抚民工的图片时
他的手指神经质般地
让手机黑屏

来源:磨铁读诗会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