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戎在望 不知君子于役 7.28

(基情满满)

在1839年6月底的一天,香港黄泥坑附近英国人的水陆营地外,100多条卖吃食的小船正热火朝天地做着买卖,忽然,洋面上气势汹汹开来20多艘水师船,小贩们见状仓惶逃命,有一些逃走不及的被抓走了。原来林钦差下了命令,禁止中国民人与外夷"授受"。义律为此写了一封抗议信,并要求清朝官宪派人到英国人的水陆营地检查,英国营地里没有鸦片,36条船都是正经商人。但林则徐对这些提议视而不见,他抵赖说:师船既然出现在洋面上,那必然是为缉私捕盗而来,岂有师船断尔接济之说?天朝成例,民人不得与外夷私相授受,因此怪不得老百姓不卖给你们东西。

我们要替义律说句公道话:广州海关规定,凡来华外商,皆可与沿途商民交易免税商品(主要是衣食住行相关)。天朝有许多自相矛盾的法令,便于官吏们随时挑一条出来治人。

在给海关监督豫堃的信中,林则徐说:在那些卖食物的小贩,抓到一个姓胡的,曾经干过鸦片零售小生意。这个姓胡的小贩供称,他想用食物和英国船上换一点鸦片,但英国人告诉他已经没有鸦片卖了。"如此看来,彼(义律)所言当不差。"

但给义律的公文中,他却又一口咬定:"尖沙嘴所泊货船,带来鸦片为数更倍于前,屡经示谕,皆又匿不呈缴。并闻义律宣言于众,更要大卖鸦片……将新来鸦片悉数呈缴,尚可宽其一线。"

(清军中最先进的火器抬枪,每开一枪能把射手震个屁股蹲)

他不明白那些正经商人为何宁愿追随义律躲到一个荒岛上,任由货物发霉,也不愿回十三行来向天朝官宪具结?我们不清楚林则徐的真实想法,他曾对美国传教士称赞过义律和英国人道德高尚,但在公开的谕令及与同僚、皇帝的文书来往中,对夷人却永远都是一副驯化"犬羊"口吻。

1839年7月7日,一桩人命官司加入到千头万续的中英外交关系中来。没有了中国商贩主动兜售,在香港避难的英国人便派出一队30多人的水手,到对岸的九龙附近采购。,这些好不容易抓住作乐机会的人们,在一个村子里买到大量烧酒并把自己灌得烂醉。随后在一座小庙大搞破坏,并与当地村民斗殴,导致一位名叫林维喜的村民次日不冶身亡。我们不知道义律得知消息时的心情,他飞快赶到现场,与林家私了:赔偿1500元,目击者100元疗伤费,为防官府敲诈,又多给了林家400元。但消息很快传到了林则徐那里,他要求英国人按"杀人偿命"交出凶手,为林维喜抵命。义律辩称道:参与斗殴的一共5名英国人和1名美国人,并非"预谋害人",因此罪不至死,况殴斗伤人,5人同责,只拿一人出来砍头,实乃伤害无辜。他准备成立一个法庭,审判参与斗殴的5名英国水手,让清朝官宪派员来会审。

自此双方围绕交凶问题,将中英外交冲突进一步升级。林则徐抓了给英国人做证的目击者刘亚三,可怜的刘亚三,我们不知道他的结局如何,被钦差大臣亲自下令严惩,罪名"汉奸",想必是九死一生,在劫难逃。

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料定义律不会"交凶",正好藉此给英国人施加压力。

义律的法庭果然以故意侵害、斗殴等罪名,判5名水手罚金和监禁,回英国执行。站在义律的立场而言,绝对不能把英国人交到中国官府手上去受酷刑折磨,这是他作为领事对英国人的职责底线所在。林则徐马上下令断绝英国人的接济,在水井里投毒,并下令萄澳总督同时断绝居住在澳门的英国人的食物供给。这下,香港的难民营更加热闹了,义律一面率船潜回澳门去接被驱逐的英国人(很多妇嬬),一面安排船把他们送到新加坡去。在给林则徐的抗议信中,他愤怒写道:"夫英吉利领事不交人偿命,即欲以无辜之病人、婴孩及劬劳之产妇,遽斥其左右,尽绝其口食,兹岂符与国之威仪乎?岂合于承平之理哉?……更兼前业已强为拘留领事,其此等办法,在英国人民之意见,殊为凌辱……"

(水师船)

他随即断绝了和中国官宪的公文来往,但这份措词强硬的文书并没有引起林则徐的警觉。他以为持续给英国人制造恐慌和困境的话,他们迟早会内讧。"众夷正不得齐心,要令就我范围,似已确有把握。"他正亲临澳门"巡阅"(葡萄牙方面认为他是访问),葡萄牙人鸣十九响礼炮欢迎令他非常满意,在给皇帝的奏折中他沾沾自喜地称那是夷人的最高礼节,并把葡萄牙人的仪仗表演称为接受自己的巡阅,还将送给葡萄牙人的礼物说成是赏赐。看起来,他颇为欣赏西洋人"男女平等自定婚姻"的风俗,对葡萄牙人的欢迎晚宴和舞会也颇觉新奇,特地在日记里记下了西洋女人的晩礼服"上露其胸,下裙叠褶。"为了表示自己未被她们迷住,他还特地强调"果夷俗也"。虽然有两艘军舰(林则徐的情报是一艘)从已印度赶来香港,但个头很小,炮位比武装商船多不了几个,他根本不以为意。

在澳门只一夜便又要勿勿赶回那个尔虞我诈的广东官场,任何一个正直的人都难免怅然,也许他还想多参加几次舞会。在给广东巡抚怡良的信中,他感叹:"惜仅一夜。"接着又担忧道:"然替义律设想,总无出路,不知因何尚不回头。"仿佛在担忧一位故人。1839年8月23日,一出恶性事件令中英关系雪上加霜。当天,一艘英国商船在珠江口附近遭到三条不名身份的中国船只攻击,船员几乎全部遇害,搭船的一名乘客被割掉耳朵,不久也死了。所有行李货物被抢(其中四箱真金白银),义律向广东新安县地方官报告了此事,新安县不敢怠慢,急报林则徐,林则徐不由分说一口咬定绝无此事,定是义律"因林维喜命案,该夷理诎势穷,为此谎帖抵卸。"不料几天后,这条遇难船上一位跳海逃生的水手奇迹般获救,证实敌船的攻击方式和船样与中国水师无二,并且,英国人在被丢弃的遇难船上发现了一顶强盗们遗落的水师弁帽。

(舞会)

面对林则徐的赖帐,义律决定不再等待英国政府的指令,当时广州到伦敦之间的通信一来一往需要半年以上,最早要到年底才能收到国内传来的第一份命令。义律认为:袭击没有武装、财物丰厚的英国船只,杀害船员,抢劫货物,此事是一出早就踩好了点的预谋行凶抢劫。虽然未必是林钦差授意,但林钦差对英国人的敌对态度,使水师胆大妄为,他们纪律十分败坏,而且很多人以前就是海盗,趁此机会对英国人落井下石。必须作出强硬回应,否则将有更多英国人遇难。9月4日,他乘坐小艇,率领一艘军舰(只有20多门炮的轻型护卫舰)和一艘商船改装的僚舰,来到九龙附近的中国水师泊锚处,并带来两封信:一封要求中国官府在三小时内恢复对英国人的饮食供应,另一封请求中国人民不要在水井中投毒。中国官员答复说,自己没有权力向大宪转交这样的信。在约定时间还剩半小时时,义律乘坐小船再次前来警告:如果到时还得不到食物供给,英舰将以武力索取。两艘英舰的个头比水师船小很多,装饰和涂绘也远不如水师船那么神气,水师船多势众,岸上还有炮台助阵。时限到后英舰放了三炮,义律却又不愿事态扩大,命令停止炮击撤走,清军炮台万炮齐发,水师在后面一路追赶开炮。这场战斗英军无人伤亡,清军死亡5人,十余受伤。据一名英国新兵回忆(因为初次作战,印象特别深刻):清军炮台一共发射106枚炮弹,战船60多炮,只有一发炮弹击中了英舰桅杆,打飞一些木屑。

就在林则徐从澳门回虎门的途中,他一边在考虑裁撤水师的计划(因为不可告人的原因‘一一他们全都是大烟鬼,而且全靠提成鸦片走私养活,纪律败坏到处敲诈勒索),路上马不停蹄地给皇帝写奏折,说了很多夷人的好话。皇上不知从哪里听来许多关于夷人的天方夜谭,都是些恶毒之词,可见皇上对夷人之厌恶。诸如:拐带童男童女作歹;拐卖人口;作法把人变成猪;用童工作奴隶工厂;鸦片里有人肉。

(南洋华人的吊脚楼)

林则徐一一回复说:并无拐带童男童女出国之事,更无作歹(此谣言可能系澳门传教士郭夫人收养盲人女童并带回国的讹传);在国内没有活路的贫民搭洋船外出务工,属正当雇工而非拐卖人口;船上厨师招呼出洋务工的华人开饭的口号(米饭rice),有些象广东人喂猪时发出的声响,所以广东人戏称为"猪仔",并无将人变猪之事;用童工做奴隶工厂的是中国人,他们把小孩抓来关在黑牢里织一种俗称"鬼子槛杆"的洋布,只是布名有"鬼子"二字,与外国人毫无关系。至于头疼的鸦片里有人肉的问题,他实在无法解答,说鸦片是乌鸦切片,乌鸦吃了死人肉,因此鸦片里也混入了人肉,也未可知……

出访澳门最大的目的,是要请葡澳总督出面,充当自己与义律之间的中间人。对天朝官员来说,放弃过去的官宪-海关-行商-外商的层层投禀制度,改由中立第三方传递信件,已是莫大突破,说明他也已经意识到了天朝体例之弊。我们不知道他委托葡澳总督向义律发出了信号的详情,从给皇上的奏折中透露出一些迹象:他希望和义律谈判解决问题,他不想打仗,也认为英国人不会开战!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禁烟需要国际合作,而非天朝单方面一厢情愿。

但是,当他回到虎门,迎接他的竟然是关天培率一众水师将领,前来报告双方已在九龙交火的消息!

欧阳小戎-赞赏-打赏-转账 欧阳小戎-公众号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