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平:打不赢的“战争”——伟大的爱国者特朗普

Share on Google+

1

7月6日,美中贸易战已经开始。但我以为,特朗普可能打打即收手,双方再谈判,迫使中国多让些利给美国。作为务实的总统,特朗普清楚大规模的贸易战对美国会造成重大伤害。

坊间言贸易战是歼敌一千自损八百。美国作为民主国家,很难承受“自损八百”的代价,因为“人民”不愿承受。为了美国长远利益,美国当然需要遏制中国的扩张势头;但是民主制度的欠缺也就是国家制定政策较短视,因为政权来于民众的选票,而民众多重视当下的利益,作为实际生活者,民众不会去考虑几十年以后的事,生活很现实,民众顾虑的是眼下这几年怎么过。

如果中美贸易战真打起来,中国的损失肯定会更大,其将重创中国经济,甚至是崩溃性的,大批企业将倒闭,资本出逃,股市爆跌,失业潮席卷全国。政治上,贸易战可能导致中国有两种可能:其一是习政权垮台——或政变或辞职,换上亲美的新政权。其二习借此鼓动民族主义,进一步强化中央集权、国家主义。这两种可能都存在,而后者的可能更大一些。如果结果是前一种,那么也还是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换上开明的亲美的政权,屈就美国,回到江路线;再一种是没有习近平的“习政权”——鼓动民族主义,强化中央集权及国家主义。相对民主制度,极权国家的政权更能承受经济和社会之压力,因为其有更强的控制力。

大规模的贸易战,是美国遏止中国的有力手段。但问题是,美国能为此承担多少代价。特朗普对华贸易的政策反反复复,说明其左右为难。长远考虑,他希望遏制中国的膨胀势头,特别是中国高科技的发展;但另一方面,他又要考虑贸易战一旦开启,美国经济所遭受的损失。比如,美国将丢失中国的巨大市场、美国物价将上涨、重创美国的经济链,某些部门的企业会倒闭或外迁、商业将会遭重创、股市受挫……,甚至带来经济恐慌。等等这些,是美国遏制中国所必需承负的代价,并且短时间内难以扭转。而美国作为自由经济国家,这是很难承受的,而且这也将直接影响到中下层民众的就业和生活。民主政治,政府必需顾及选票,要看民众的“脸色”行事。如果特朗普执意开启贸易战,美国近两年的经济肯定会受挫,由此他会丢失下届的连任。

从战略上考虑,美国有必要遏制中国的扩张,甚至摧毁它,这对美国乃至整个西方世界都是有益的。经济时代,“经济战”某种程度上可以达到战争的目的。如果美国下定决心,联合西方,不惜代价,那么完全可以“经济战”摧毁中国经济,使之国家崩溃。问题是,美国是否有此决心,能否承受代价?

但如果仅是着眼经济,那么特朗普的贸易战未必有胜算;即使贸易战打败了中国,也没有可能复兴美国的制造业;制造业不足,国内消费势必依靠进口,由此也就不能扭转贸易逆差。就算贸易商遏制了中国,但其它低端国家的产品就会顶上去,因为市场有需求。美国全面实行贸易壁垒吗?世界各国也会“壁垒”美国,这等于美国回到“闭关锁国”,对美国这样一个世界帝国,此无异于自杀。

美国制造业之流失,不是因为其制造能力不行,而是因为制造的人工成本即社会成本太高,以至于在美国“制造”是赔本买卖。美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消费大于产出。此问题不解决,美国的贸易战即打不赢,不可能靠此复兴美国经济。

2

与“政治正确”的时尚相较,我倾向特朗普,起码他正视现实,看到并勇于说出美国的问题;而“政治正确”论,却一味地唱高调,而不顾及美国的现实与实际利益。

特朗普看到并指出美国现存的主要问题,而这是美国大多数政治家回避,或看到也不说的问题。

特朗普提出的问题及倾向大致如下:

1、美国优先。也就是说,美国作为世界“老大”,在国际事务中担负太重、花费太多,大有损美国利益。美国将不再做维护世界秩序的“冤大头”,要向孤立主义回归,减少对国际事务的承担和干涉,而要将美国的国家及民众的利益放在首位。

2、复兴美国制造业。在全球化中,美国的制造业流失,此增加了中下层民众的失业和生活困境。而且,制造业是国家经济之基础,制造业流失,将使美国经济走向衰败。因此,特朗普意欲实行贸易壁垒,复兴美国制造业。

3、反移民。大量移民,有害于美国。最直接的是移民抢走了美国人的工作,因为移民拿的报酬更低,而工作更努力。再,移民带来异质文化、宗教、生活习惯,很难同化;大量移民带来更多的社会矛盾与冲突,而且对美国社会和传统文化有瓦解作用;特别是当今大多数移民来于世界落后国家和地区。事实证明,大多数移民来美国是为了讨一份好的生活,而并不能从心里、情感、文化、信仰上归属美国。

4、维护中下层白人。特朗普有种族主义的倾向,但维护白人的话,他不能明说。美国是欧洲白人移民创建的国家,美国民族的主体是欧洲白人之后裔。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以前,美国尚是白人至上的国家。但经过上世纪六十年代平权运动,美国实行种族平等,压制白人的种族主义。并且为弥补历史上的“欠债”,国家在政策上给予黑人及少数族裔一定的照顾。六十年代后,美国左翼思潮占上风,一路下来美国中下层白人地位下降,导致他们的不满。此届特朗普当选,主要得助于中下层白人的支持,特朗普代表他们,说了他们不能说的话。

5、维护美国传统价值;抵制穆斯林。美国虽然是民主国家,政教分离,但基督教新教精神伦理则是美国立国之本。上世纪六十年代是美国精神文化的一个转折,自后以新教精神伦理为核心的美国传统精神文化迅速衰落。特朗普维护美国传统,倡导美国传统价值。再,伊斯兰势力却在全世界悄然膨胀,直到“9.11”西方才为之所震惊。基督教文明与伊斯兰文明有千年之冲突;当今,后者乃是前者决定性的挑战力量。特朗普看到此威胁,力图抵制;其之“亲俄”,乃是因为他认为俄国属于基督教国家。

3

特朗普是爱国者,其基本立场的核心词是:美国、美国制造业、美国白人、美国传统价值。

立于美国之利益,特朗普没有错,他看到美国在走向衰落,戳破“政治正确”的迷雾,指出了美国的问题。特朗普确实是想救美国。但是他能做什么呢?他能做的很有限,他的拯救美国是个梦想,最终将破灭。

文明有如生命,其发展到什么阶段就是什么,而长不回去。由此而看,特朗普是“逆历史而动”,是个“后退”、“反动”的家伙。

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其实美国从来都是将自身的利益放于首位。美国正是由于走出了“孤立主义”,才成为世界头号昌盛强大的美国。比如两次世界大战的参与,促进美国制造业成倍地翻升,成为全球最大的物质供给国,最富有的国家,聚集了世界百分之七十的黄金储备。1944年二战结束之际,美国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以美元为世界货币,拯救了被战争摧毁的世界经济,特别是帮助了战后欧洲的重建。而布雷顿森林体系之建立,也使美国成为“金元帝国”,主导世界经济。其可以靠输出美元,向世界进行经济扩张,美国可以超额印刷货币,稳定国内经济,支付外债,剪全世界的羊毛。至今,美国仍享有美元作为世界主导货币的巨大好处。美元一旦失去世界主导货币的地位,美国经济即被摧毁,沦入希腊经济的处境。

帝国的膨胀是双刃剑,有其利,也必有其害。美国作为世界“老大”于全世界获利,但同时其也给自身带来无数的麻烦和负担。维持世界“老大”的地位,就必须保持庞大的军事开支,在世界各地驻军,承担维护世界秩序的责任,担负各种国际义务和责任。否则人家凭什么认你做老大?特朗普抱怨“美国几乎支付了北约的全部的费用”。的确,美国让世界事务拖累得疲惫不堪,“老大”什么都得管。特朗普想脱身而出。

问题是,“老大”不是想脱身就脱得了的。美国置身自身及发达国家所建立世界秩序中,是台柱子,如果美国脱身而出,则是现世界秩序的崩溃,而这是美国承受不了的。

当然,美国可以有限退出,即特朗普当下所做的,不断由多边走向单边。但代价是,美国将不断损失自己的国际信誉。当今,尽管美国持续超印货币,但是各国还是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将美元作为主要储备货币,因为美国的信誉在。由当下实利看,特朗普的“退出”政策是对的,但长远而言则是信誉的透支。当美国“老大”的信誉丧失到一定程度,美元就会被抛弃,那将是美国的灾难。

4

美国经济的根本问题是制造业流失,这是美国贸易巨额逆差、中、下层阶级失去就业保障的原因。如果不恢复制造业,美国未来的经济没有希望。复兴美国制造业是特朗普治理美国的核心,他的政策是,对内减税;对外实行贸易壁垒。对中国开启贸易战,目的即保护美国制造业及高科技的强势。

美国制造业流失的根本原因是:在全球化经济中,美国制造业失去竞争力;原因很简单,即制造成本太高,包括人工成本及社会成本。美国作为发达国家,随着经济的发展,文明程度的提高,就要提高工人的薪金、福利,而人权意识的提高,也是工人自觉地为提升自身福利而斗争;同时社会的发展,也使社会成本提升,由此企业的税收及各种社会负担加重,这就提高了企业的制造成本,失去竞争力。面临此境,企业或者倒闭,或者将企业迁至低端国家,以降低成本。

2008年金融危机,牵连美国汽车制造业面临倒闭,如果不是美国政府出手相救,并强力要求工会降低工人薪金和福利,美国汽车制造业将覆灭。美国曾是汽车王国,却陷入几乎倒闭的困境,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工人薪金和福利节节攀升,以致企业难以承负。当时,通用汽车工人工资和各项福利开支达到每小时78.21美元,而三大公司的平均人力成本约为73美元/小时/人。此外,公司还要为用工上缴雇佣税、失业保险等税款。而当时日本丰田汽车工人的工资和福利为48美元时薪。当时中国汽车行业的工人工资及福利为16.29元/小时人民币。可见美国制造业的高成本,使之无法在世界市场竞争,结果只能是制造业流失。

特朗普无论出台什么政策,但如果不降低美国制造的成本,那么美国制造业在世界上就没有竞争力,制造业也就不会流回美国。即使美国努力降低制造成本,但所能降低的空间却有限,况且美国劳工争取提高薪金福利尚不及,怎么可能接受降低薪金福利。特朗普想通过减税、贸易壁垒,复兴美国制造业,效果有限,前景渺茫。

美国复兴制造业,需要举国民众发扬爱国精神,自愿拿低薪,加倍努力工作,买高价美国产品。但这是做不到的;但非此美国制造业又如何复兴呢?

5

在移民问题上,美国尚有一定的可作为的空间,比如限制移民吃福利,减少移民数量,不接受老人移民,提高对移民的文化要求,强化边界管理,等等。

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移民是美国创造力的动能,这不仅是因为其引进了世界最优秀的人才,还在于移民——包括底层移民——是最有活力、奋斗力的生命体,持续不断的移民使美国生机勃勃,这是任何国家所不能比拟的。至今,移民仍是美国最有创造力和活力的成分。不说高科技移民,即使下层移民也是美国经济的活力。美国现有一千多万非法移民,他们从事美国最底层、最繁重的工作——这些工作是美国人不做的,拿最低的薪金。没有他们,美国许多农场、餐馆、建筑公司将会破产,许多城市将被垃圾堆满。因此,美国政府对下层非法移民一向是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美国的繁荣、福利制度大量滋生寄生者和懒汉,大批美国人宁可吃福利,也不做底层工作。因此,美国大量的血汗工只能有非法移民做,没有这些血汗工,美国的经济就不能正常运转。也就是说,美国社会离不开非法移民。

再,吸纳世界优秀人才,是美国高科技领先的保障,而高科技是美国的领头羊,非此美国就不能引领世界,保持其强大之优势。但是大量吸纳外来人才,则抢了美国本国人才的机会。比如硅谷高科技人才,仅亚裔即占50%以上。美国人不仅要问,硅谷是属于美国的,还是属于全世界的?可以肯定地说,硅谷高科技公司不会考虑“美国优先”。

为防范非法移民,特朗普力图在美墨边境修建高墙。但这只会是增加了偷渡困难,但并不能阻止住偷渡客入境美国,其会有新办法越墙入境美国。只要美国与其以南地域存在巨大生活落差,非法移民即难以阻止。

移民不仅仅是经济问题,更是社会问题。美国的种族问题,原本只限于黑人和白人的矛盾,但随着移民数量的不断增加,而产生了白人、黑人与其它族裔的矛盾,比如东亚裔、印度裔、阿拉伯裔、南美裔等等。作为移民,其即使成为了美国公民,但在心底里还是更认同母国及母国文化。这就带了新的社会矛盾与分裂。比如最近美国舒适城市爆发的反对特朗普移民政策的抗议活动,其潜在地蕴含新移民和美国中下层白人权益冲突。

再,美国作为信仰基督教的国家,宗教矛盾主要体现于信与不信之间,基督教中的教派之争亦无大害,但是随着穆斯林移民及后裔的增加,基督教和伊斯兰教间的矛盾和冲突显现出来,特别是9.11之后,在前这本不是问题,但未来将会成为美国的严重的社会及文化冲突。在全球,默斯林人口的增长都是惊人的。据统计,1970年美国穆斯林人口为数十万,至今已为900万,未来将会更以更大比例地增长。法国、英国所发生的穆斯林问题,将来也会在美国出现。

特朗普可以限制新移民数量的增加,但现有的移民问题怎么解决呢?最近,出于全国各地抗议的压力,特朗普被迫低头,修正了他对非法移民的“零容忍”政策。

6

种族矛盾是美国一道不可弥合的深沟,从根本上说其是不可解决的。种族矛盾根于人的自然生物性,种族间的生存竞争。人类文明可以尽量缓和其冲突,但不能从根本上消除。

美国作为一个白人至上的国家,从六十年代到奥巴马当选总统,有了不起的进步,显示美国文明程度长足提高。其具体做法是,实行种族平等的国策,立法废止种族隔离,抑制白人的种族主义,保障黑人的公民权利;制定“仇恨罪”,禁止歧视性伤害;国家在福利、教育、就业上给予黑人政策性照顾;在意识形态上,宣扬自由、平等、人权之普世价值。这充分显示了基督教文明的宽容及博爱的精神,应该说就弥合种族冲突,美国做到了可能之极限。当然,在美国现实生活中,种族歧视仍然存在;但这是人性所然,非人为所能消除。如果强行将之全然消除,那就是乌托邦。

美国“政治正确”论具有乌托邦性质。“政治正确”所主张的内容本身是对的,但是离开具体背景,将之无限夸大、延伸,以致脱离实际,不计后果,就是将之浪漫化、乌托邦化,结果会恰得其反。比如,抵制种族主义当然对,但是视李将军为种族主义者,推到他的纪念雕像则过分了,此等于否定、推翻美国传统。如此推论,人类文明没有什么是值得肯定和维护的,都需要打倒。激进的反种族主义,结果是重新激化种族冲突。推到李将军雕像的结果是唤起白人的种族记忆,迫使其起来维护美国传统的价值和历史,结果导致流血冲突。

六十年代后,美国白人的种族意识是受压制的,这是美国调和白人与黑人种族冲突的必要政策,这也是美国作为一个伟大国家之体现。但是,随着移民不断增长,中下层白人的地位不断下降,“政治正确”的舆论越来越强势;中下层白人压抑的种族意识则开始抬头。他们提出“这是谁的美国?”种族意识是人性中深层本能意识,其可沉睡,但不可消除。特朗普之当选总统,内中包含有中下层白人种族意识的因素。

美国的种族矛盾原本仅是黑人和白人的矛盾,但随着移民的大量增加,又产生了新的种族种族问题,如白人、黑人与其它族裔的矛盾——在前已提及,特别是与穆斯林族裔的矛盾逐渐增长。出于社会和国家的安全,媒体一般不对之报道,但实际其是现实存在的。

总之,种族矛盾与冲突时美国无法解决的问题,是美国深层不可弥合的内在分裂,而且在未来将会演化得更激烈更普遍,从六十年代到奥巴马,美国历届政府都是对种族问题采取调和的政策,对黑人和少数族裔尽量安抚。此次特朗普当选,其立场则明显偏向白人,这将加剧美国的种族矛盾。

美国有一个根本性的需要回避,却无法回避的问题:美国是欧洲白人移民,按照他们的精神模道德式创建的国家,美国的历史是白人至上——至上世纪六十年代才改变;对之否定,便会否定美国传统;而对之肯定,复兴传统,便又会重新唤起种族主义。

7

美国作为移民国家,自然是多种族、多语言、多文化、多宗教信仰的国家。美国倡导多元文化自然没有错,有适应国情之根据,况且这与全球化一致。

不同文明、宗教、文化之间有相互宽容、融合、汲取、共处的一面;但同时它们之间也有相互抵触、对立、排斥的一面,这是不可否认的,人类历史上曾为之发生过无数的战争。人们对全球化过于乐观了,忽视了文明间的对立与排斥性。

我们简单、概念化地将上世纪六十年代作为美国文化转折的一个标界,其前我们称为老美国传统;其后我们称为美国现当代文化。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但早期移民主要是欧洲白人,毋庸置疑美国是欧洲白人移民创立的国家,他们从欧洲带来了:经济上,自由经济;政治上,民主制度;精神上,基督教。这三者是美国立国的基础。美国的精神文化是以基督教新教为核心发展起来的,并形成传统,此即老美国传统文化。

一种伟大的文明,具有广阔的包容性,以及汲取、融汇其它文明的能力;但前提是保持其文明的主脉——核心价值与传统。再伟大的文明,它的包容性及融汇性都是有限的。

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本身都是排它性很强的一神教。但是美国是民主制度,实行政教分离,这就是使美国文化有充分的自由,以及广阔的容纳性、包容性,同时又保有新教精神伦理的主脉。

但是在伴随着美国的发展,有两种力量瓦解了老美国传统,一是美国在世俗化的进程中,基督教信仰逐渐衰落,一代又一代的青年人越来越不相信宗教,追求世俗价值与享乐。至上世纪六十年代形成浩大的反文化运动——新教精神伦理是主要的反叛与革命的对象,嬉皮精神成为青年人的时尚。由此,美国新教精神伦理溃败,被排斥到边缘。

再,大量增长的移民带来异域精神、文化、信仰,填补了新教精神伦理流失的空缺,比如黑人文化、印度文化、佛教、毛思想等等都曾成为时尚,在青年中流行。多元文化似乎是合理的,但是其潜在的危害是消解美国传统精神文化;前者越强,后者越弱。任何国家、民族都需要共同的意识、精神、道德,其是该族群共生之根据——而制度、国家仅仅是外在之保障,如果丧失此根据,该共生体即走向解体。

六十年代后,老美国传统——以新教精神伦理为核心的传统流失,取而代之的是左翼思想成为美国主流思想,多元化、全球化、女权、自然主义、普世价值等等。作为思想,这些都有意义,但是其缺少了文明中核心:人怎样成为“人”,也就是人如何要求、修养自己。按照美国当下的文化状态,美国将失去未来,因为人放弃了对自身的精神、道德要求。

特朗普本人或许是“花花公子”,但他当选总统后所倡导的是老美国传统——美国传统价值与文化,他看到了美国传统的流失,力图维护美国传统。比如,他维护基督教信仰,抵制伊斯兰,提倡爱国主义,维护家庭,反对堕胎、同性恋、崇尚劳动、自立,等等。这些都是美国的传统价值。

特朗普能否挽救老美国传统?不乐观。回归美国老传统,归根结底要看大多数美国人,特别是青年一代是否回归基督教信仰与教会。这大概没有指望。如果没有多数人对基督教的信仰,那么就不可能回归新教精神伦理。当今美国,“个人”、“自由”是核心价值,而这两个词语的具体内容则是个人的“成功”与“享乐”,这是美国青年人的主导精神。而新教精神则是建立在禁欲基础之上的,其以上帝所喜悦的完美道德为人生目的。于当今,这是人们难以理喻的,但是美国之所以能成为如此伟大的国家,正是得于此种伟大精神与道德;以至今天美国种种高尚、美好的精神、事务都是其遗产。

8

特朗普看到美国在走向衰落,指出了问题所在,他誓言挽救美国,使之再次伟大。他无疑是敢挑战命运与历史的爱国者,于此他值得尊敬,但是他实乃逆历史而动,无论他有怎样的勇气和能力,却无法带领美国重返青春。在历史与命运中,这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

并不是说,当今如何不好,过去如何好;而是文明发展到人生以成功与享乐为目的的阶段,就不可能再退回去;况且老传统亦有老传统的弊端与问题。文明有如生命,每个阶段有每个阶段的色彩与形态。所有的文明都有诞生、成长、繁盛、衰落、解体,这是文明的完整历程,其必然的命运;每一代人赶上哪里即是哪里,这也是每一代人在文明中的命运。

2018年6月28日-7月1日 于伊萨卡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7/19/2018

阅读次数:1,098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