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中陵
悼沙叶新先生
戏弄楊妃一老军,逐游仙窟揭香裙。
胜兰青出秦淮笑,伐左何忧少十斤。
[]沙叶新自嘲名字去左一半成“少十斤“。其传世之作《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在香港公演一票难求。

牟广丰
悼沙叶新兄
痛失诗友渐孤寂,唱和乏人老泪滴。
乱世来前驾鹤走,免遭涂炭且安息!

车天启
悼沙叶新先生
今生无愧只唯真,敢戏江青第一人。
世事民情终是缚,此行方得自由身。

张红果
悼沙叶新先生
髀肉何愁少十斤,纵横剧作谠言真。
愿驱腐殖成归去,换得神州一叶新。
[]沙先生曾取其名之半,自嘲为少十斤。

丁建国
读雪飞兄沙翁归真后帖有咏
沙翁铁骨真,作剧每惊人。
最爱四文化,萧萧若刺秦。

目送斯人去,应哀国失魂。
耽吟吾不寐,残夜接朝暾。
[]沙翁曾作检讨文化、表态文化、宣传文化、腐败文化,犀利如投枪、匕首。

郭业大
气节如山公可敬;痴情似海艺流芳。

沈汇丰
沉痛悼念沙叶新先生
锅里罕人知叶香,梨园沙老绽芬芳。
时留港澳讥猫马,戏蕴春秋刺贼江。
浊世广兴歌左热,良知不畏丧心狂。
今朝虽逝艺名震,举国咸哀忆故详。

再悼沙叶新先生
诗文贵善真,做假屡惊人。
一秉春秋笔,投枪怒刺秦。

闲览弹冠者,几能称国魂。
沙翁常不寐,执笔至朝暾。

蔡咏梅
敬挽沙老
九十年代,文助开放,茶饮湾仔,名家即来,有君铁肩担道义;
廿一世纪,心系笔会,剧演香江,大师此去,何人辣手著文章?

马君骅
悼沙叶新先生
朝秦暮楚一蓝蘋,
胜似青楼卖笑颦。
满足港人多眼福,
绘声绘影谢沙君!
[]沙叶新先生名著《江青和她的丈夫们》在香港上演盛况空前。

李仲兰
悼沙叶新先生
清灵复命带真归,冷暖人生几式微。
聊且随心编故事,绝无奉旨做新衣。
暗蛩声里秋将近,朗月空中星自稀。
一曲挽歌千里外,苍茫暮色影依依。

贺卫方
悼念沙叶新先生
沙叶新先生昨天(2018年7月26日)早晨5:30去世,我们又失去了一位独立的知识人。他人格健全,才华横溢,看得到人生本身的局促,政治的不洁,人性的美丑杂陈,但是又能够始终精神饱满地去争取美好的明天,并且把原本是艰苦的历程变得充满了生机和风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其中,乐此不疲。他的死是整个追求自由的事业的巨大损失,只是想到病魔长期的折磨,又觉得死是一种解脱。
愿沙先生安息!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