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30

长生假疫苗引起中国全国震惊与恐慌,环球时报的总编辑胡锡进力斥中国人不用脑,不相信政府消息,指网上有少数人“千方百计推波助澜,试图瓦解政府努力处理事件产生的正面效果”,是“中国互联网的破坏力量,真正搞屎棍”云云。

环球时报较早前更找来中国专家,去解释“假疫苗”或“疫苗造假”是“不准确”的说法,指疫苗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生产纪录造假”,这和实际产品造假不同云云;叫中国人不要恐慌,甚至说中国制的疫苗“性价比”高过外国的;至于一大堆受害人打疫苗后出问题甚至身亡,再被公安拘留的问题,则轻轻带过,转眼却做“放蛇”特辑,踢爆在大陆有中介推介来香港打针,而亲共政党的立法会议员陈恒镔,则对环时表示“在药企保持香港市场供应稳定下,欢迎大陆人来香港打疫苗”云云,立即在网络上被力斥为卖港贼。

从环球时报的“转向”报导,清楚看到中国人民宁愿相信所谓“谎言”与“恐慌”,也不愿相信环时总编辑胡锡进的言论;为何环时不继续力斥不需要来香港打针呢?不是说中国制的疫苗“性价比”高过外国的吗?为何环时不踢爆香港搞“港独”,走去输入中国敌人的疫苗──如美国的疫苗,而竟“资敌”叫中国人民来香港打西方资本主义的针药呢?为何晶片(芯片)要自主研发,但疫苗却要借香港来买外国的呢?在贸易战时不打中国疫苗,这算得上“爱国”吗?

一如2008年三鹿毒奶粉后,香港的奶粉输入量,由91公吨,急升至2012年的1500公吨,即中国带来的需求是香港本身需求奶粉量的十几倍以上,同样道理下中国儿童对疫苗的需求,估计也远远超过香港本身所需要的疫苗;这些中国人原本都是打中国自己生产的疫苗,如今忽然纷纷改打外国疫苗,结果必然是造成供应的严重紧张,以至打疫苗的医生、护士以至香港诊所需求的紧张;而没有一家工厂会无故疯狂增产自己的疫苗十几倍,这巨大的数字必然会造成长时间的疫苗短缺。事实上早在长生疫苗丑闻之前,如预防子宫颈癌的HPV九价疫苗供应短缺,已令香港人面对缺货无针打的情况,大陆人甚至联队来香港示威,在美国默沙东药厂的办事处门口,打出“不要欺骗中国人”的横额抗议;有这些先例在前,目前香港法例既没有监管介绍打针的中介,更没有监管医疗集团滥收新症却没有足够的疫苗,请问如何去确保有“稳定”的供应?这根本是存心欺骗香港人。

更荒谬的是香港的公营系统,仍每月有120个配额,以$365元的价钱去蚀本接待新症;单是疫苗的成本已超过$500港元,更未计医护以至租金成本,何况本身香港医疗系统长期人手短缺,这种外来医疗市场吸光了香港的医护人手,那么本地人的医疗服务又怎会够人呢?政府一面说不够医生护士,一面大开中门叫非本地人来使用香港的公私营医疗服务,结果谁也可以预料,必然抢光香港疫苗与医疗资源!

RFA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