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马尼干戈的牦牛肉加工厂

Share on Google+

马尼干戈是一个交通枢纽。有人说,马尼干戈像香港武侠电影《新龙门客栈》,有着康巴汉子充满豪气的江湖味。其实这并不是它原本的味道。其实马尼干戈的意思是:山坡上铺满了刻有经文的玛尼石。显然当年的确拥有这样的风景,而今已然不见。那么多的玛尼石呢?是在文革时代还是在更早些年的“民改”时代,被革命者拿走修建了军营还是修建了乡政府?而剩下的,是不是被人民群众顺手牵羊,盖了人畜共住的房屋?

七月底的这天,我们从佐钦寺赶往马尼干戈,远远看见一幅巨大的关于计划生育的宣传画矗立路边:一对穿着德格服饰的康巴夫妇笑吟吟地手捧哈达,跟前是一个举着鲜花的小男孩和一头小牦牛、两只小羊羔,构成一幅幸福生活的画面。马尼干戈已没有“新龙门客栈”的风味了。满街都是四川人开的饭馆和商店。一对南充夫妇说,在这里开饭馆已经二十多年了,老家的房子也盖好了。

过去在停满各种车辆的街上不时可见的黑牦牛也无踪无影了。五年前,即2006年夏天,就在马尼干戈,一个汉地公司开的牦牛肉加工厂被当地藏人给烧了。一些藏人被抓、被判刑了。网上说这是因为大肆屠宰牦牛的方式与藏人的传统习俗背离,导致冲突发生。仅仅如此吗?后来我见到一位在甘孜州新闻单位工作的朋友,才知晓内幕远非这么简单。

没错,文化冲突是其一。朋友说他见过那种现代工业化的屠宰方式。工人只是用手指按一下某个枢纽,两扇原本张开的金属架子猛地合拢过来,就能把一头庞大的牦牛紧紧地卡住,令它动弹不得;工人再用手指按一下某个枢纽,被夹住的牦牛便陡然被升上半空,再翻过身来。接着就是机器操作屠宰过程,非常迅速地,一头完整的活着的牦牛就被肢解成了肉是肉、骨头是骨头。朋友说,他亲眼看见那头牦牛被倒挂之时,一颗颗硕大的泪珠从牦牛眼睛里滚滚而下。

藏人并不是不杀牦牛,但杀得很有限,从未像加工牦牛肉的工厂每天都在不停地杀。看着从工厂流出的血水染红了草地,闻着从工厂飘来的血腥味弥漫了四周,马尼干戈的藏人们内心当然不忍接受。

然而还有更不能让人接受的,是这么多从当地收购的牦牛其价格事实上并不公平。但是开工厂的公司与当地官员达成协议,而官员责令老百姓以很低的价格交出牦牛,这其中藏着什么用心,任谁都能一眼看穿。当老百姓不愿意如此贱卖牦牛时,工厂甚至从一些贪钱人手中收购信众们放生的牦牛,于是早已积压的怨愤化作了大火,藏人们烧掉了这个牦牛肉加工厂。当然,这一层最主要的原因是官员们必须紧紧捂住的,宁可归结于文化的冲突。

我曾写过:公司就像一头怪物,而另一头更凶猛的怪物是政府,或者说,这是一种长着两个脑袋的怪物。这个双头怪物打着“开发”、“发展”的旗帜,张牙舞爪地闯进藏人的家园,带来的却是什么呢?我想我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带来的是当地人权益的丧失。而权益的丧失则包括:生产资料如土地、牲畜的丧失;生活方式如传统、习俗的丧失;文化如命名权的丧失;自我如内心的丧失;乃至最终,将是一个民族的丧失。

2011-9-7,拉萨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9月17日

阅读次数:198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