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人,具有良知的人,看见一袭绛红色的袈裟裹着窜天的火焰在四川省甘孜州道孚县的街道上行走,他的灵魂一定会被震撼。如此惨烈的非暴力抗争,虽然在中国内地各省市、在天安门也不时发生,但是当穿着绛红色袈裟的尼姑裹着烈火,在藏人惊骇的尖叫声中最终倒在地上的时候,一句发自心底的质问还是冲出我的喉咙:”反分裂饭还要吃多久?”

甘丹曲林尼姑寺的35岁藏族尼姑班丹曲措自焚的视频被公布了,她是自今年3月16日,阿坝格尔登寺20岁僧人平措自焚之后,第11个自焚的佛教徒,也是死亡的第六人。

中共历史回避不了阿坝和格尔登寺

阿坝藏族自治州是四川省的第二大藏区,”阿坝”本身就是藏语,是西藏阿里地区的移民自称”阿里瓦”的音译。格尔登寺是此地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是公元1412年宗喀巴大师的心传弟子绒青更登坚木赞在阿坝县茸安乡创建的,距今已经有六百年历史,文革期间,这座寺院曾作为”四旧”被拆毁,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胡耀邦执政期间,才得以重新修复。

阿坝州和甘孜州就是当年红军长征经过的 “雪山草地”,中央红军曾三次进出阿坝,在此地驻留转战十六个月之久。在格尔登寺,中共中央在此曾召开过五次政治局会议。当年,阿坝辖区不足六万平方公里,人口仅二十余万,人均粮食不足六百斤,当地的藏羌族人民却为红军筹粮三千万斤,大小牲畜二十万头,这些都成了红军征服雪山草地的的基本物资基础。格尔登寺的僧侣也捐出了大量糌粑和酥油,还有不少贫苦青年参加了红军。中共建政之后,阿坝州有九个县和一百一十四个乡镇被命名为革命老根据地。

胡耀邦是改正西藏政策的第一人

1980年5月,刚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3个月的胡耀邦和刚被任命为副总理一个月的万里一同到西藏考察。5月29日胡耀邦在拉萨干部大会上作报告,提出六件大事,概括起来是两点:一,政策左了。他说:”二十多年来,西藏地区没有把经济发展起来,使人民生活得到改善和提高,根本问题是一条极左路线对我们党的民族政策的破坏很大。充分尊重西藏人民实行民族区域自治的自主权,这是一切问题的关键所在。”二,汉族干部要撤。他说”国家每年给西藏六个亿,都让汉族干部吃掉了,藏族老百姓没有得到好处。””一百人申请,七十人批准,技术干部要留下来。”万里插话:”八十人批准。”

胡耀邦的报告引起极大的波动,这是解放军入藏29年以来,西藏干部和老百姓没有听到过的声音。他的报告作为中央文件下发,遭到党内左派的强烈批评,认为是民族工作的错误倾向。邓小平决定收回胡耀邦的报告。当时西藏第一批汉族干部撤离已经完成,第二批撤离停止,一切恢复原样。

胡耀邦继续坚持民族问题要批左,1980年、1984年他主持两次”西藏工作座谈会”,都是批左。

十二大,胡耀邦担任总书记之后,调彝族干部伍精华担任西藏第一书记。藏族干部说”走了(汉族)老大哥,来了(彝族)小弟弟。”这位”小弟弟”主政时期,示威的藏民曾经把他的住处包围,中央命令开枪,伍精华没有执行,半夜翻墙逃跑了。后来在北京开会,万里、田纪云问他:”你为什么不开枪?”他回答:”我下不了手。”

六四之后时兴”吃反分裂饭”

1987年1月,邓小平召开老人帮的”生活会”,罢免了总书记胡耀邦。邓力群对他进行了两个半天的批判发言,把他提出的民族政策作为自由化的重大错误进行批判。自十三大之后,中共中央任命的西藏第一把手,新疆第一把手,都与伍精华相反,都是”下得了手的人。”而且个个青云直上,位居要津。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含冤去世,激发出中共执政之后最大的一场天安门民主运动,邓小平六四血腥镇压之后,”反台独”、”反藏独”、”反疆独”逐渐甚嚣尘上,而且都与”海外反华势力”相勾结。那种氛围,俨然是毛泽东时代把国民分裂出”地富反坏右”阶级敌人,在国际上要打倒”帝修反”,那种大折腾的回潮。

“三.一四”事件发生,中共仍旧归罪于胡耀邦的民族政策。三年多来,从拉萨到阿坝到处是荷枪实弹的武警,”反藏独”提升为藏族地区”维稳”的”硬任务”,刚卸任的西藏第一书记(调任河北省)张庆黎在电视讲话中用”豺狼”、”恶魔”侮辱达赖喇嘛,言犹在耳。他说”党中央才是老百姓的活菩萨”,竟然上了新华社的通栏大标题。今年3月平措自焚之后,当局抓走格尔登寺几百僧人,又派工作组入寺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强迫僧众批判达赖喇嘛。至使该寺僧人自焚事件连续不断。目前仍有二、三百人在寺内强迫僧众参加建设”和谐寺观教堂”活动。班丹曲措尼姑自焚之后,当局又在格尔登寺抓了人。

惨烈的僧人、尼姑的自焚,是崇尚和平的藏族人民用生命捍卫宗教文化的一种强烈抗争。”反分裂”不停止,惨烈的抗争难道就能停止吗?

(作者简介:高瑜,中国独立记者,专栏作家。原在中新社工作,后担任《经济学周报》副总编。因参加八九民主运动,两次系狱。作品广有影响。)

DW
16.01.2012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