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在康区旅行,专程去了巴塘。从理塘到巴塘路上,经大草原,路很烂,开车的朋友说比新藏线还差。新藏线指的是从新疆叶城到藏北阿里的路。不过在雨中泥泞的路上,还有汉地游客自驾游,越野车的窗户上绘着中国国旗,而一百零六年前,带着军队去镇压巴塘的赵尔丰也曾经过这里。我发现,警车一路跟着我们。

与藏地的许多地方一样,但凡有山的地方都在开矿,但凡有水的地方都在修水电站,而有山有水的地方,比如巴塘,既在开矿又在修水电站。我们到达巴塘县城时已近傍晚,可是全城停电,一些商店和旅馆靠发电机照明。这是夏天,季节最好的时候,为何会没有电呢?我们找到旅馆住下后,向当地人打听,了解到巴塘境内正在大修水电站,为此将电都输送到工地上,从去年年底起,经常全城停电,给当地民众的生活造成极大不便,后来有许多退休干部到县政府表示不满,说晚上不看电视不行,才改为白天停电,晚上7点通电直到11点。

显然不只是退休干部不满。在巴塘,只要与当地人谈起这个话题,都会被他们深深的忧虑所感染。暂时的停电甚至长年累月的停电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滥修水电站会带来的严重后果,就像去年夏天发生在舟曲的泥石流,并不只是与暴雨有关,更与生态环境遭到人为破坏有关。森林被滥砍伐,群山被滥挖矿,汹涌的河流上被几十座大大小小的水电站所分割,这些以“发展”为名实则对自然资源疯狂的攫取,造成舟曲悲惨覆没,也将会造成类似舟曲的其他地方蒙难。说起舟曲,巴塘人心有余悸。

有关巴塘水电开发的资料可以从网上找到一些。如2008年有关官员及公司在巴塘调研水电开发的官方报道上介绍:“巴塘县地处金沙江中游……截止2007年底,全县共有水电站31处、41台……富有很大的开发潜力”。又如2011年作为“甘孜州优势资源招商引资项目”中的“巴塘县巴楚河水电开发项目”介绍,规划中的大型水电站有党恩、松多、拉拉山、党巴、巴塘五个水电站,而这些大型水电站现已属于国有重点大型企业——中国华能集团负责开发。事实上,造成巴塘全县经常停电的正是修建中的松多水电站。

我还从网上找到一个广东游客的游记,他因高原反应在巴塘县医院输氧,医生与他聊天时愤然直言:“砍我们的树好像剝我们的皮,搞到水土流失。跟着挖我们的矿好像挖我们的心,挖矿又污染河水。现在又建水电站,好像抽我们的血,许多河床无水,破坏生态。”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个广东游客虽然说“我们的工作是否要反思?如滥砍伐,滥挖矿,滥筑水电站”,结论却很阴毒,竟然说“当地公安对这些社情民意是否收集,对党对社会严重不满的人,特别是严重不滿的知识分子是否掌握,国安是否深层面的掌控?”

而前不久广为转发的一条微博上写着:“老家四川省甘孜州巴塘县的父老乡亲们从去年2010年12月底一直生活在有电没电的日夜里,直到目前,没电的情况是越来越严重,了解到家乡82岁的老爷子需要在凌晨3点起来打酥油茶,我被泪水蒙住了双眼!不敢想象因为没有电,饱一顿,饿一顿的父老乡亲!”

2011/12/14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1年12月20日

By 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