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噶伦赤巴为什么不念扎白的名字?

Share on Google+

1月4日,在第四天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结束时,新当选的噶伦赤巴(流亡西藏总理)洛桑森格讲了话。感谢他讲述境内自焚藏人的悲壮事迹,感谢他逐个念诵境内自焚藏人的名字、年龄。尊者达赖喇嘛在这一时刻难抑悲痛的表情令人动容。但在这个相当重要的场合,噶伦赤巴仍然不提2009年发生在境内藏地的第一起自焚事件,在他念诵的名单中,也没有第一个自焚的境内藏人——扎白。

对此,我要问我们的噶伦赤巴,这到底是为什么?

是噶伦赤巴不知道吗?他去年11月底在欧洲访问、报告藏地情势时,把境内自焚者的数字少说了一个,当时我在博客和脸书上就提醒,第一起境内藏地自焚事件发生于2009年2月27日,第一位自焚的境内藏人是安多阿坝格尔登寺20岁僧人扎白。请不要忽略他所付出的牺牲,他自焚时被中共军警枪击致残,至今下落不明,生死不明,请不要忘记扎白!

当时有境外同胞通过网络告诉我,已将这个提醒转达给了噶伦赤巴,噶伦赤巴也表示他已知道。我为此感到安慰,相信我们的噶伦赤巴会修正说法,因为他亲口说过,自焚藏人“不只是一个数字”,而是代表了生命。时隔一个多月,噶伦赤巴在这次重要的法会上,在念诵境内自焚者名单的时候,虽然的确有了修正,却只是加了一个“2011年”的限定。这种修正仍然把扎白排除在外,却可以不必被挑出毛病,因为2011年的境内自焚人数,噶伦赤巴的确没说错。可是,如此修正不正是在数字上做文章吗?不正是把自焚同胞当成了数字吗?

我想问的是,噶伦赤巴为什么坚持把第一个自焚的扎白排除在外?难道扎白不是为西藏付出牺牲的生命吗?难道扎白不是2011年乃至2012年伊始,境内多达15位的自焚者最初的榜样吗?难道扎白的家人、乡亲和同修不是翘首以待,祈望我们的噶伦赤巴在尊者达赖喇嘛主持的、众多高僧大德云集的时轮金刚灌顶法会上念出他的名字,使扎白得到应有的承认、尊重和祈祷吗?对噶伦赤巴来说,念出扎白的名字和年龄,只是嘴唇多动两下的事,而扎白在境内的亲人却能由此看到他付出牺牲的价值,得到莫大的安慰。可是为什么,我们的噶伦赤巴如此吝惜这几个发音,让扎白的家人、乡亲和同修感觉他被遗忘呢?

我想噶伦赤巴唯一可以拿出的理由是,扎白自焚已事隔三年,可以不提。可是时间应该成为消除记忆、取消纪念的理由吗?如果三年前付出巨大代价的英雄无需再提,那么半个多世纪以来为我们民族牺牲的无数烈士,是不是都可以被视为烟消云散、不必铭记了呢?

也许,噶伦赤巴只是想以时间划线来统计自焚者,那么是不是从现在开始,我们以后就只能这样叙述:2012年以来境内藏地已有三位藏人自焚,而无需提及2011年的十二位自焚者?当然,也就更是无需再提2009年的扎白呢?

鉴于此,如果我们的噶伦赤巴还是继续坚持不提扎白,那么,很抱歉,我会在这个话题上持续不停地发声,直至事实被还原。

而我们,同样需要记住的是,在境外藏人中,60多岁的图丹欧珠于1998年在印度德里自焚牺牲;而去年11月,在尼泊尔加德满都和印度新德里,僧人博楚和俗人米玛次仁自焚受伤。

2012/1/7日-9日

(本文为RFA藏语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2年1月15日

阅读次数:136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