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领奖被禁止,三月被软禁……

Share on Google+

去年9月,我在拉萨的时候,得知获得了2011年度克劳斯亲王奖。

并得知,克劳斯亲王基金会对我的评价是:一位通过自己的作品给当今西藏的复杂性提供独特视角的勇敢藏人作家/博主。

我深感荣幸。

而颁奖仪式,依照惯例,将由荷兰大使馆颁发给获奖者。获奖者可以邀请朋友,及媒体。

原本定于今天,即3月1日,在北京的荷兰驻中国大使馆给我颁奖。这之前还有一个安排是,克劳斯亲王基金会会长将抵达北京,与大使一起颁奖。

但不曾料想,先是克劳斯亲王基金会会长无法来北京,因为被拒签了。尽管除了给我颁奖,会长还有一个计划是与曾经获过此奖的中国人士见面。。

接着又传来消息:前些天,荷兰驻中国大使馆被中国外交部约见,要求取消给我的颁奖活动。 随后中方又在荷兰提出要求,不能举行给我的颁奖活动。迫于这些压力,荷兰使馆把颁奖活动的规格一再降低,最后变成一个在荷兰大使的临时住所(大使官邸正在维修)举行一个小型封闭家宴,并且设下各种自律,如不对外报道,不得拍摄现场等,低调得基本无声。

尽管如此,北京公安局的国保昨天来人,通知我不得去参加这个活动,如果我一定要去,也是去不成的,因为警察已经在我家楼下上了岗,布下看守人员。

同时,我邀请的几个一块去参加荷兰大使家宴的朋友,也被国保分头告之,不得参加活动。

更不讲道理的是,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国保,竟堂而皇之地通知,我(包括我先生王力雄)在随后一段时间都会被限制行动自由,出门要经过他们同意,即使同意我们出去,也要在他们监控之下。

其实二月以来,他们已经在家门口设岗监控我们,包括跟踪,只不过那不是明着来。现在则是公开地宣告,我们已经被软禁。具体多长时间,没有明确交待, 应该跟“两会”有关,当然也跟西藏的局势有关。看起来,最快也是要到“两会”结束,即三月十五日之后,才能解禁。

两个月来已被“喝茶”四次。昨晚我相当郁闷,王力雄安慰我说,想一想你的族人那么多自焚的、被捕的和失踪的,你只是没有去参加一个颁奖,算得了什么?软禁毕竟也是在家里。这个时候你要是没事,不才是奇怪吗?

但想想还是叹为观止。这之前,中国有崔健、贾樟柯等艺术家获过同样的克劳斯亲王奖,也都由荷兰使馆举行了颁奖活动,都是公开的、正式的、有规模的活动,却没听说哪一个被阻止不准去领奖。为何我就被如此“特殊化”?

难道仅仅因为我是藏人吗?

是为记。

2012年3月1日,于北京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2年3月1日

阅读次数:675
Pin It

评论功能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