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火焰中的“萨嘎达瓦”

Share on Google+

“萨嘎达瓦”来临之前,拉萨以及整个藏地的气氛已比往日更紧张。事实上,无论是本土的、传统的节日,还是外来的、强加的节日,用时下流行的话来说,一概都是敏感日。

除了敏感日,还有敏感月,比如三月就是敏感月,因为从1959年起,这几十年来,总有许多大事发生在三月。当然,长达一个月的“萨嘎达瓦”也属于敏感月,成千上万的藏人以信仰者的虔诚履行佛事的精神,也是物质至上的无信仰者完全匮乏的精神,他们并不乐意见到。

果然,西藏日报在“萨嘎达瓦”的第二天,就赫然登出了西藏自治区纪委监察厅的通知,并说明此通知于“日前发出”,显然在“萨嘎达瓦”之前就已经公布。通知将“萨嘎达瓦”与“反分裂斗争”联系起来,要求“在反分裂斗争上绝不能有任何动摇”, “确保‘萨嘎达瓦’宗教活动期间全区大事不出、中事不出、力争小事也不出”,这种战事话语使得原本具有宗教意义的节日立刻弥漫了火药味。

看上去,通知是针对这些人的:“党员干部”、“退休党员干部”、“共产党员、国家公职人员、学生”,以及共产党员的“家属和周围人员”等等。实际上涉及的范围是广泛的,言辞则是充满威胁的,短短一个通知,“不参加”或“不得参加”‘萨嘎达瓦’等宗教活动”就出现了三次,甚至明确表明,“一经发现,将严肃处理本人并追究所在单位主要领导的责任。”

耐人寻味的是,通知几次斥责被其警告的“党员干部”、“退休党员干部”、不但“追随达赖”、“ 甚至公开追随达赖”、“ 出境朝拜达赖”,表示要“依法严肃处理”。这可能是当局在其媒体上首次公开承认达赖喇嘛对于藏人的向心力,即便是体制内的、有官职的藏人,不但有“追随”之心,还有“追随”的行动,这其实意味着“反分裂斗争”人心尽失,以至于当局不管不顾地公然违背自己制定的一国之宪法,而在媒体上公开发出禁止宗教活动的指令。

这让我重又回顾了三年前即2009年写的一篇文章:《今年“萨嘎达瓦”的真相》。不回顾不会察觉我们生活其中的现实是多么荒谬,而被剥夺者的反抗又是多么勇敢,当时尽管媒体上没有公开发出禁令,但通过开会传达等方式,“禁令囊括各阶层,虽是老调重弹,然而其中包含的恫吓和恐惧,惟有藏人自己明了。”然而就在藏历四月十五日那天,以康巴为主的两百多名藏人朝着布达拉宫发出“拉嘉洛”的呼喊,其中有些藏人因此身陷囹圄。

而在今年“萨嘎达瓦”的第六天,在神圣的大昭寺与负有镇压职能的八廓街派出所之间,在即是转经道也是商业街还是旅游景点,因此荷枪实弹的军警高度密布的帕廓,两位年轻的、在拉萨打工的安多藏人浴火自焚,一人牺牲,一人受伤而不明,这实际上是对今日图伯特/西藏的真实状况付出生命代价的揭露,令有良心的人们哀痛不已,也令作恶者疯狂报复。

紧接着,“萨嘎达瓦”的第七天,传来了三个孩子的母亲日玖在安多壤塘自焚牺牲的惨痛消息……然而,数日后,发自官方媒体的新闻报道再一次如是炮制:“西藏萨嘎达瓦节迎最高峰 上万信众转经礼佛”,就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藏人“幸福感最强”。

2012/6/7

(本文为RFA藏语专题节目,转载请注明。)

《看不见的西藏~唯色》2012年6月19日

阅读次数:122
Pin I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